落霞小说

第226章 反噬 · 1

尼罗2018年08月05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无心夜里不睡觉,蹲在厨房里守株待兔,想要尽快捉到怪婴送还给丁家父子。

凌晨时分,客厅里同时开了两扇门。史高飞和史丹凤一起裹着厚衣服出了来。两人在光线暗淡的客厅里打了个照面,史丹凤怔了一下,随即问道:“你睡醒了?”

史高飞把一根手指竖到唇边,鬼鬼祟祟的对她“嘘”了一声。

然后两个人心有灵犀似的,一起走向了厨房。并肩站在厨房门口,他们看到了睡在墙角里的无心。无心穿着单薄的新睡衣,整个儿的蜷缩在一件羽绒服里,只斜斜的伸出了一只雪白赤脚,睡裤的裤管微微卷了,露出的脚踝已经冻到白里透青。

史高飞蹑手蹑脚的走上前去,小心翼翼的弯腰把他?#26012;?#36215;来。?#20154;?#36716;身走出厨房门口了,史丹凤迈步跟上,伸手为他拢了拢羽绒服的前襟,又顺便摸了摸他的脚。脚凉如冰,简直不是活?#35828;?#20919;法。

姐弟二人静悄悄的进了史高飞的卧室。无心睡得很沉,身体软绵绵沉甸甸,摆成什么样子是什么样子。史高飞把他送进了热被窝里,同时听到史丹凤嘁嘁喳喳的低声嘀咕:“要是真把他冻病了,我看你把他往哪家医院送!”

史高飞把无心身上的羽绒服放到床垫边上,因为摸他的头脸也很凉,所以扯过一条枕巾蒙了他的额头耳朵。史丹凤见他忙得一言不发,忍不住又添了几句:“我发现你现在是越来越傻了,白大千还没怎么样呢,你倒是先把无心贡献出去熬夜受冻了。到底谁是你刨出来的?亲疏远近都不分了?有活儿全让无心去干,有钱可没见分给无心多少,都让你们两个吞了。你这算盘可打得真精,明天我?#19981;?#23478;刨地去,万一再刨个无心出来,我下半辈子都有依靠了……”

她轻声细语唠唠叨叨,没有一句话是中听的,最后她做了总结陈词:“你要养就好好养,不爱养?#36865;?#20010;坑把他埋回去!”

史高飞打了个哈欠,终于做了回应:“姐,你烦死人了。”

然后他俯身低头,在无心的脸上亲了一下,亲过之后他问史丹凤:“姐,他好可爱,你要不要也亲他一下?”

-落-霞-小-说w ww ^ lU oX i a^ c o m.

史丹凤抬手把长头发掖到耳后,犹犹豫豫的答道:“行,那就亲一下吧!”

跪在无心身边深深弯腰,史丹凤用嘴唇轻轻触碰了他的眉心,一触即收,不作停留,因为怕惊醒了他。

无心一觉睡到大天亮,睁眼之时已是日上三竿。屋子里只剩了史高飞陪着他,史丹凤和白大千早下楼到公司里去了。

无心抱着棉被呆望窗外,看夜里下了一场大雪,覆盖出了一个起起伏伏的白世界。他不知道怎样才能抓到怪婴,抓不到怪婴,就打发不走丁思汉。丁思汉口中的“她”,到底是谁来着?想不起来了,只记得“她”是个危险人物,很危险。

无心的心中素来很少有恨,因为在无涯的时间面前,他的敌人们下场统一,迟早都会化为一抔黄土。死去元知万事空,人家死都死了,没都没了,他还恨什么?不过他想自己肯定是恨过“她”的,而且恨得要命。几十年上百年过去了,往事全模糊成梦里的影子了,“恨”却还在,可见是真恨,至少当初是真恨。

极力的伸长了一条腿,他蹬了前方的史高飞一脚:“爸,还有我的早饭吗?”

史高飞盯着电视屏幕答道:“厨房里有热粥,自?#27721;?#21543;!”

无心慢吞吞的穿起了衣裤:“姐煮了粥?”

史高飞心不在焉的答道:“她说你夜里冻着了,今天应该喝点儿热粥驱寒。”

无心听了这话,心中一阵欢?#30149;?/p>

?#22016;?#24471;稠而滚烫,无心捧着饭碗喝出了一头的热汗,不知怎的,他忽然想起了白琉璃。白琉璃的不分?#20040;?#19968;?#28909;?#20182;?#36865;?#20102;心,不过毕竟是老朋友了,哪怕在一起时是相看两相厌,分开久了,还是要惦念。喝着史丹凤给他煮的热粥,他格外想要献宝似的让白琉璃看看自己现在的?#33945;?#27963;。

正当此时,骨神出现了。

骨神横眉怒目,光芒万丈的从天花板向下沉,经过无心时他没有暂停的意思,看势头是要继续往下穿透楼板。无心汗涔涔的抢着问了一句:“干什么去?”

骨神翕动着鼻孔,做无敌金刚状:“去报仇。”

无心愣了一下,随即追着说道:“怎么着?你的仇人来了?不行,你现在可别去添乱。你的仇人有精神分裂症,一旦你把他惹毛了,他兴许会发疯!”

骨神的大脑袋缓缓消失于地面,只留下一句气冲冲的怒吼:“不把他宰掉我?#19981;?#30127;的!”

无心留不住骨神,于是放下饭碗,他一转身冲出厨房,穿过客厅也开门下楼去了。

骨神虽然可以直线下降,但是因为怒火攻心,一时失控,直接降到了写字楼地下一层。他在地下迷了方向,气急败坏的向上一窜,结果瞬间窜上了六楼。而无心目标明确,反倒?#20154;?#19968;步的进了公?#23613;?/p>

公司里果然是来了客人,然而白大千不在,只有史丹凤一人负责招待寒暄。无心进了里间办公室一瞧,只见丁思汉父子坐在靠墙的一排沙发上,史丹凤一边给他们斟茶递水,一边微笑着解释道:“白大师早上接了个电话,去市里给一?#22812;?#21496;看风水去了,说?#21069;?#22825;之内肯定能回来。两位先生要是不急的话,就请坐下稍等一会儿吧。”

丁思汉上身穿着一件花格子羊绒外套,下身配着卡其色裤子和低帮皮靴,?#39134;?#25140;着一顶圆圆的小礼帽,乍一看像个富有英?#36861;?#24773;的女学生。笑眯眯的对着史丹凤一点头,他随即转向了门口的无心:“来了?早上好。”

史丹凤放下茶杯直起了腰,认为丁思汉虽然造型奇特了一点,但依然不失为一个可爱的小老头。给无心也倒了一杯茶放到办公桌上,她静悄悄的走回外间坐了。

无心望着花枝招展的丁思汉,下意识的要冒冷汗:“今天……开始?”

丁思汉从丁丁手中接过了一只扁扁的牛皮书包。把书包放在腿上,他开?#21363;?#37324;面一样一样的往外掏东西。沙发是新购置的,沙发?#26263;?#23567;茶几也是新购置的,配着沙发上的丁家父子,正是鲜艳成了一团。把一沓黄纸端端正正的放在茶几正中了,丁思汉随即又掏出了两只精致的木头盒子,分别放在了黄符两边。最后从书包表面的小口袋里抽出一条丝绸手帕,丁思汉擦了擦手,恭而敬之的打开了两只盒子。原来两只盒子里面并无玄机,其中一盒是香烟,另一盒是红色的印泥。

无心侧身?#35828;?#24202;边站住了,倒要看看丁思汉的本事。丁思汉摘下眼镜又擦了擦,一边擦一边说道:“丁丁,给阿爸点根烟。”

丁丁依言点了一根香烟递给他。而他把烟叼进嘴里,正要伸手去摸黄纸,房间之内却是陡然卷入一阵寒风。无心看?#20204;?#26970;,正是骨神携着?#20570;?#20043;怒来了。

光芒万丈的悬浮在丁思汉正前方,骨神歪着脑袋怒视了他,同时高高的抬起了双手。丁思汉漫不经心的向前扫了一眼,随即伸出右手食指,在印泥盒子里捺了一指头。暗红色的指尖落上黄纸,他龙飞凤舞的画了一道符,在骨神的双手将要落下之时,他抄起黄符向前一甩手,薄薄的黄符平行飞出,正中了骨神的鬼影。鬼影瞬间?#20102;?#20102;一下,骨神大喝一声落下双手,只听半空中一声轻微爆响,黄符竟然自行破碎成了无数纸屑。

未等纸屑落地,第二张黄符飞向了骨神。骨神怒目圆睁,双手用力一拍。黄符悬在他的双掌之中,“?#23613;?#30340;一声又成了碎屑。然而未等骨神松手,第三张黄符又来了。

史丹凤坐在前台,只听办公室内噼噼啪啪响成了串。一片纸屑飘飘摇摇的落到了她的头发上,抬手摘了一瞧,纸?#23478;?#38754;是黄色,另一面是红色,带着股子甜腥的怪气?#19969;?#22905;起了好奇心,正要起身去窥视一眼,可未?#20154;?#21160;作,无心忽然发出了声音:“丁思汉,放了他吧!”

丁思汉咬着香烟低着头,充耳不闻的继续画符。将最后一道黄符向前猛地一挥,骨神向后一仰,要躲而没躲开。周身的金光骤然暗了,他求?#20154;?#30340;扭头去看无心。张了张嘴没说出话,他的光芒越来越微弱,不过片刻的工夫,他的影子彻底消失了。

半空中的纸符飘然而落。丁丁起身绕过茶几,想要去捡。不料无心忽然弯腰出手,在他头里抢到了纸符。

搜索关注 落霞小说 公众?#29275;?#24494;信看书更方便!

 

发表评论

足球在线直播免费
快乐8彩票 上海时时乐福利彩票 中国体彩网论坛 211期福彩3d预测 海南彩票中奖概率 一码中特的网站 67期一肖中特 体彩安徽11选5走势图 新疆18选7开奖结果查询 e球彩中奖容易 11选5最聪明的玩法 通比牛牛手机棋牌 陕西11选5遗漏号码 足球比分188samplingid126 新疆25选7中奖程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