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191章 不眠之夜

尼罗2018年08月04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苏桃心无杂念,说睡就睡。而无心等到她的气息沉稳悠长了,便轻轻的抽出手臂,塞了个小包袱给她做枕头。趴在兽皮褥子上抬起头,他笑嘻嘻的对着白琉璃摇头晃脑。白琉璃从猫头鹰的大翅膀下伸出了脑袋,虎视眈眈的对他怒目而视。

无心满心都是幸灾乐祸的痛快,对着白琉璃先是一挑眉毛,随即一挤眼睛,最后一伸舌头。猫头鹰作为一只小小的妖精,?#26434;?#22934;气十分敏感,本来就要吓晕了,此刻欣赏了无心的鬼脸,越发的要站不住。而无心又对着帐篷外指了指,对着白琉璃做口型:“她来啦。”

白琉璃一扭头,心想她来不来的关我屁事!

帐篷外面起了轻轻的响动,无心眼望白琉璃,同时抬手一指苏桃,又对帐篷外面一歪嘴巴。眼看白琉璃盘成一堆八风不动,他转而采取怀柔政策,对着白琉璃双手合什拜了拜。

白琉璃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然后腾空而起窜出了蛇身。猫头鹰一哆嗦,被一股子阴森的鬼气狠狠一激,舒服死了。

无心没哆嗦,他爬到帐篷边沿,把帆布兽皮掀起一线,偷偷的向外窥视战情。白狐狸果然来了,变了个一身白旗袍的美女样子,一双眼睛滴溜溜乱转。忽然向上一抬头,她仿佛是见了什么稀罕物件,转身追?#36276;?#36208;几步,她随即改走为跑,一溜烟的没影了。

无心知道是白琉璃把她引进了林子里。坐在兽皮上想了想,他灵机一动,把猫头鹰抱到怀里?#20599;?#30340;嘱咐了几句,然后一掀帘子出?#33487;?#31735;,一路尾随着观战去了。

再说白琉璃把白狐狸引到了林子深处。林中荒凉,阴气最重,正是妖魔鬼?#21482;?#21160;的好地方。白狐狸已然修炼出一双阴阳眼,此刻亭亭玉立的站在一丛荒草之中,她举目向前一望,就见白琉璃清清楚楚的飘在空中,果然是个如假包换的死鬼。上上下下的将白琉璃打量了一番,白狐狸心中有了自信,当即抬手指向白琉璃,口中骂道:“贱人!敢和姑奶奶抢无心!”

白琉璃?#20013;?#21448;愧的低下了头,没想到自己居然沦落到要和一只狐狸争风吃醋的地步,争风吃醋的目标还是无心。一辈子的脸,现在一?#24067;?#20840;丢光了。

白狐狸双手叉腰,继续大骂:“臭不要脸的,也不撒泡尿照照你那披头散发的死样子!你要身段没身段,要线条没线条,侧面像门板成精,正面像吊死鬼落地,凭你这种姿色,也敢在姑奶奶面?#30333;?#20081;?”

白琉璃没有受过如此猛烈的抨击,几乎被骂昏了头,但是没有生气,因为?#26434;?#33258;己的形象不甚在乎,像门板也好,像吊死鬼也好,都没关系。

他不?#26434;錚?#23548;致白狐狸以为他城府极深,是位劲?#23567;?#28145;深的吸了一口气,白狐狸发动了第二轮攻击:“小骚货,不许装聋作哑!信不信姑奶奶暴脾气,打散了你让你去投个猪狗胎?老狐不发威,当我是病猫!连我的男人也敢抢,今夜姑奶奶非让你再死一回不可!”

话到此处,白狐狸妖气大盛,一双眼睛也隐隐的泛了红光。白琉璃先前生生死死几十年,只和猫头鹰打过交道,所以?#26434;?#22934;精的手段很不了解。莫名其妙的抬起头,他一脸好奇的望向白狐狸。而白狐狸和他对?#24736;?#21051;之后,眼中的红光忽然退了——在动武之前,她忍不住还想再骂几句:“瞧你这副德行,越看越像个男人,一点儿女人气都没有,真不知道你是怎么勾搭上的无心!我听无心说你什么美什么高,好的了不得!我倒想知道你哪里美哪里高?我怎么就一样都没看出来呢?”

白琉璃很认真的思索了一番,末了开口答道:“我也不知道。他大概只是随口一说,他是个骗子,经常说谎。”

白狐狸后退一步,高声叫道:?#24052;?#25805;!你声音好粗,越来越像男人了!”

白琉璃有些窘迫:“我的确是个男人。”

此言一出,白狐狸张大了嘴,足足安静了十分钟。十分钟后她做了个深呼吸,对着白琉璃怒道:“既然你是个男人,为什么不守男?#35828;?#26412;分?”

白琉璃很懵懂的歪着脑袋看她:“男?#35828;?#26412;分……是什么?”

白狐狸不假思索的答道:“男?#35828;?#26412;分就是离无心远点儿!”

白琉璃想了想,随即一本正经的摇了头:“不。”

白狐狸没想到他?#22812;晃?#20196;,当即怒不可遏的向前一跃,在半空之中?#25351;丛?#24418;,抖擞着一身雪白皮毛落到白琉璃面前。双眼?#33080;?#20004;?#30424;?#36879;的火红珠子,她开始对着白琉璃发狠,口中一呼?#26179;?#21943;出的全是青色毒雾。而白琉璃缓缓飘落到一?#32654;?#26641;下盘腿坐了,弯腰垂头闭了眼睛。

无心躲在远处的草窝子里,目不转睛的静静观战。他只盼着白琉璃给白狐狸一个下马威,让白狐狸自己知难而退。然而术业有专攻,白琉璃的本领显然不适?#35828;?#20809;剑影的真战场。普通的树枝石头伤不了白狐狸,而在白琉璃喃喃念咒的空当里,白狐狸仰头对着夜空?#36276;?#22823;嘴,慢慢吐出了自己的内丹。妖精的灵性出于日积月累,法力则全是凭着勤修苦练。躯壳为鼎炉,精神为药物,妖精无论大小,只要是真成了精,体内都藏有一颗修炼而得的内丹。此刻白狐狸吐出一团鲜红的烟雾,雾中一?#23545;?#29664;光芒?#20102;福?#20960;百年的修为都凝结在丹?#23567;?#30333;琉璃若是被她的内丹伤了,后果可是不堪设想。

白琉璃的咒术是个慢功夫,白狐狸内丹已出,却是随时可以给他迎头一击。无心大惊失色,起身就往前跑。跑了几步之后他一转身上了树,猴子似的抓着树枝向前悠荡。眼看就要到达战场上空了,一个黑影在他头顶盘旋一周,“嗥”的发出了一声猫头鹰?#23567;?/p>

猫头鹰是留在家里坐镇的,如果没?#24184;?#22806;情况,绝对不会冒险溜出帐篷寻找无心。无心分身乏术,只能先救眼前的急。眼看白狐狸的内丹距离白琉璃越来越近了,他一狠心纵身一跃,想要从天而降压住白狐狸,暂时阻止她的攻势。不料树枝都被冻脆了,不能由着他拉扯借力。张牙舞爪的从天而降,只听“扑通”一声,他擦着白狐狸的鼻头着?#21073;?#25226;半空中的内丹给拍到土里去了。

双手撑地猛一抬头,他大声喊道:“白琉璃快回家,家里可能出事了!”

白琉璃一闪身,登时飘了个无影无踪。而白狐狸猝不及防的受了一惊,此刻用两只?#30333;?#25410;着鼻头,望着无心直发呆。无心把手伸到胸前一抓,抓到一枚热腾腾的浑圆珠子。攥着珠子一跃而起,他一转身,也撒丫子跑了。

白狐狸不怕他跑,可是内丹还在他的手里,如果丢了内丹,她几百年的修为就算是喂了狗,恐怕连变个人形都?#27427;?#38590;。两只?#30333;?#20445;护着受了?#35828;?#40763;头,她迈动两条后腿,体态修长的追着无心也跑了。

无心的速度比?#24052;没?#24555;,不出片刻的工夫,已经回到了村子。村子里面没有灯火,然而无人入睡,全惶惶然的站在木刻楞外窃窃私语。无心再一细瞧,发?#25351;?#23478;连?#27427;?#37117;收拾得了,是个随时要走的模样。

他在帐篷?#36276;?#25214;到了苏桃,苏桃挎着书包,抱着背包,一见他出现了,她当即狠狠一跺脚:“大半夜的,你上哪儿去了?”

?? 落|霞|小|说|w w w | l u ox i a | co m|

无心回答不出,只接过了她的背包背上,又低声问道:“发生什么事情了?”

苏桃方才等他等得心急如焚,简直隐隐的快要就地发疯。如今吐出了一口气,她在劫后余生的轻松中小声答道:“有人说县革委会要派民兵来搜?#21073;?#35201;把山里的人全都抓住?#19981;?#21407;籍。”

无心一听,连忙又去找了旁人细问。原来此言并非空穴来风,长白山下的原始森林里,如今已经有了?#30473;?#22788;盲流聚集点。入夜之后他们刚得的消息,说是昨天夜里,真有民兵袭击了距离此处一百多里地远的一处盲流村,抓了?#30473;?#30334;人。几百人中溜出了几条特别机灵的漏网之鱼,其中一条鱼逃来此处,?#20040;?#37324;的人马上做出逃亡的?#24613;浮?/p>

无心打听清楚了,钻回帐篷看到了猫头鹰和白琉璃。白琉璃已经附回了蛇身,正在猫头鹰的翅膀下东张西望。无心把他抻出来往怀里一塞,然后扯起兽皮褥子把猫头鹰一裹,抱孩子似的抱在胸前。钻出帐篷拉住了苏桃的手,他算是把家里的活物都带齐了。

全村的人像桩子似的在外面站了一夜,随时预备着往山林里逃。白狐狸此刻没?#24515;?#20025;,法力消失了十之八九,导致她现在有点儿缺乏自信,一见人多,竟然没敢贸然进村。捂着鼻头在林子边缘也陪站了一宿。

好容?#35013;?#21040;了天亮,民兵并未出现,村子里随之渐渐?#25351;?#20102;往日的生机。众人不敢生火做饭,怕?#22534;?#20250;引起民兵的注意,只用炭火对付着煮些稀粥。小全看无心抱了个毛茸茸的兔皮襁褓,大吃一惊,以为苏桃生了孩子。凑过去一瞧,他登时笑出了声,原来襁褓之中躺着个大猫头鹰。猫头鹰值了一夜的更,此刻闭着眼睛,竟是已然入睡了。

帐篷里的火塘是昼夜不息的,上面总吊着一壶?#20154;?#26080;心和苏桃钻回帐篷对付着吃喝了,无心看苏桃脸上?#20063;圆?#30340;,几乎带了病容,就安慰她道:“民兵来了也没事,?#28860;?#26159;把我们?#19981;?#25991;县。回文县就回文县,大不?#35828;?#25991;县我们买张火?#28783;保?#29031;样是想去哪里就去哪里。”

苏桃处在崩溃与麻木之间,要说怕,也没感觉很怕。自顾自的倒了一杯?#20154;?#22905;疲惫的?#31909;止竟荊骸白?#21040;山里了还不得太?#21073;?#37027;些民兵真是吃饱了饭没事做!”

无心仰起头,从帐篷的孔洞中看天色:“好像要下大雪了。一旦下了大雪,大雪封?#21073;?#25105;们就安全了。”

无心这话说出不久,外面果然飘起了小雪。小雪落在地上就不化,慢慢的越积越厚。及至到了傍晚,无心和苏桃吃过晚饭,眼看天色越来越暗,苏桃便把兽皮褥子重新铺好,无心则是钻出帐篷,把小帐篷上的积雪扫了扫,免得帐篷被雪压塌。

下雪的时候,天气往往不冷。无心把帐篷扫干净了,回到火塘边烤火。正是惬意之时,帐篷帘子忽然动了动,同时一个声音模仿了敲门的声音:“咚咚咚。”

无心望向门帘:?#20843;?#21834;?”

外面有人?#39038;?#25991;文的回答道:“嗷,我是大白呀。”

无心摸着棉袄?#36947;?#30340;圆珠子,发现这大白狐狸没了内丹,倒是变得文明多了。

搜索关注 落霞小说 公众号,微?#36276;?#20070;更方便!

 

发表评论

足球在线直播免费
云南快乐10分开獎结果 湖北30选5中奖规则 捷报足球比分网即时比分 [老杨说彩]双色球第042期红胆蓝球精推 广西快乐十分开奖记录 燕赵风彩20选5 安徽快3缩水工具 双色球基本走势图2003 河北快三走势图出来 香港平特一肖网 浙江快乐12投注 2019最新澳门博彩线上娱乐大全 中国乒乓球有多恐怖 甘肃11选5遗漏号 六肖连码复式连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