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178章 天各一方

尼罗2018年08月03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无心趴在铁轨上,身体仿佛是被一根铁钉直直的钉在了土地上。远方依稀可见蒸汽的影子,最后一节车厢顺着铁轨转了弯,消失在了他的视野?#23567;?/p>

随着火车的远去,枪声渐渐疏落了,有穿着解放鞋的大脚丫子从他脊背上踏过,跑出没有几步,大脚丫子又折了回来:“哟,你不是无心吗?”

无心忍痛抬起了头,看到了一张面熟的脏脸子,不知道姓名,只知道他仿佛是陈大光身边众多跟班中的一员。

上方的声音继续问他:“你跟联指干了?”

无心连忙摇头,勉强出声答道:“我是扒火车……逃出文县的,没想到你们半?#26041;?#20102;火车……”

瞄准他的枪口放下了:“我想你也不能投降。怎么着,你受伤了?”

无心单手死死抠住一侧铁轨,疼得周身一起颤?#19969;?/p>

一场混战之后,联指的火车线被红总掐断了,?#19978;?#32418;总没能追上火车,迫击炮还是被死里逃生的联指人员运去了猪头山。

在附近村庄中的一间砖瓦房里,无心见到了陈大光。陈大光还是老样子,无心被人背进房时,他正站在地上吃烙饼卷肉。烙饼和肉的分量都很足,卷好了比胳?#19981;?#31895;,大炮似的直杵进陈大光的大嘴里。咯吱一声咬下满满一大口,他的舌头在嘴里转动不开了,只能直眉瞪眼的望着无心。还是旁边的人做了解释:“司令,我们半路捡了个他,好像是受伤了,没看出伤在哪儿,反正就是说疼。”

陈大光鸡蛋大的喉结上下一滑,把烙饼和肉一起吞咽入肚:“无心?你来了?”

无心?#24590;?#30528;向前走了两步,直接趴上了冰凉的土炕。子弹把他打了个透心凉,可是因为营养不良,无血可流,所以大半夜的,谁也不知道他到底是怎么了。

“让我躺躺……”他五内如焚的轻声说道:“有话明天再说。”

陈大光不明就里,看他派头还不小。有心逼问他几句,但看他表情又是真痛苦。张嘴咬了一口烙饼,他带着其余?#35828;?#21040;隔壁屋去了。

无心独自趴在炕上,默默的忍痛。白琉璃从书包中伸出了一个蛇脑袋,吐着信?#24433;?#22836;看他。他气若游丝的低声说道:“不要碰我,我身上有血。”

白琉璃缩回脑袋,片刻之后衔着一块窝头又伸出来了。原来他认为无心一贯馋嘴,如今受了偌大的痛苦,自己无话可以安慰,只能喂他一口食吃,聊表寸心。然而无心把脸一扭,并不领情。

白琉璃再次缩回书包,倒钩牙扎在窝头里摘不下来,他一着急,自己把窝头吞了;同时听到无心在书包外面唉声叹气:“桃?#19968;?#19981;会死?不好说啊,她趴在车厢里,铁皮又不能防弹,谁知道她的命够不够结?#30340;兀?#25105;记得她的胳?#19981;?#35753;子弹蹭了一下……”

话未说完,他趴在炕上安静了。多说无益,他想桃桃命苦,一直是在苦挣苦扎的努力活,然而最后却是想当个盲流都不能够。

白琉璃夜里出发,沿着火车道要去猪头山找苏桃。起初一段路走得很顺利,因为夜里阴气重,正能让他随心所欲的活动;及至天光亮了,沿途的阳气和?#36924;?#21313;分之重,一般的鬼魅早蛰伏了,而他虽然不在乎,可也感到了隐隐的虚弱。

无心留在陈大光的院子里,经过了大半夜的休息,身体也有所?#25351;?#20102;。他穿着一件破旧汗衫,前后各被子弹穿了个洞,洞口边沿染着一圈血迹。这样的伤情是没法向人交待的,他灵机一动,把汗衫撕成零碎?#32487;酰?#25441;了其中结实的缠到腰间遮住伤口,其余的则是揉成一团扔了。

陈大光的生活是首尾相连的,昨夜吃着烙饼卷肉离去,今晨吃着烙饼卷肉归来。踩着门槛站稳了,他上下打量着无心,发现他满身都是将要愈合的红伤,而且瘦了,皮肤呈现出了苍白的蜡质,让人感觉他是硬的。

“怎么回事?”他问无心:“真受伤了?”

无心抬头看他,没有回答。陈大光先是和他对视,但很快发现他看的不是自己,是自己手中的烙饼卷肉。

他在小事小物上素来大方。迈步进屋停在无心面前,他把手里咬了一口的烙饼卷肉递向无心:“饿啦?”

无心接过了他的食物,低头一口咬下半截,也没嚼,饼与肉抱着团的通过喉咙进了胃。再接着几口彻底?#24895;?#20928;了,他终于有力气开了口:“?#37326;?#33487;桃弄丢了。”

陈大光居高临下的审视他:“听说你扒火车了?”

无心低头舔了舔手指头上的?#20572;骸班牛?#25105;们在文县熬不住了,想要逃。没想到半路出了事。我跳了火车,她没跳成。”

陈大光总认为苏桃发育未成,毫无风韵,并且永远穿戴?#27809;移似耍?#32769;鼠似的低?#20223;?#31388;。于是毫无同情心的问无心道:“她死啦?”

无心摇了摇头:“不知道。”

陈大光懒得在苏桃身上多费心?#36857;?#30452;接告诉无心:“枪杆子里出政权,要战斗就要有牺牲,难免的事儿!你别太往心里去,我跟你说啊,建红上个礼拜也牺牲了。我在红总烈士墓后边给她单独立了一座碑。她跟我好了一年整,她没了,我心里能不难受吗?可是难受也没办法,男子汉大丈夫嘛,革命还得继续干,是不是?”

然后他转身出去了,片刻之后带着一桌早饭回来,是分开的新?#19990;?#39292;和炖肉。无心知道红总缺地盘但是不缺物资,因为一支红总?#28216;?#26032;近去了一?#39034;?#23433;县,把粮店商?#26691;?#34892;全打劫了。

全国人民都在执行的早请?#23601;?#27719;报,被陈大光把门一关,自行忽略了。陈大光暗地里是个无信仰者,之所以热爱革命,无非是想夺权,至少是不去一中当体育老师。抄起烙饼刚刚吃了一口,村子里的大喇叭出声音了,先是播放了一阵?#25238;?#26041;红》,随即转成了哀乐与?#20960;媯?#24764;念昨夜战争中的红总死难烈士。陈大光活动着他方正结实的下颚,一口一口吃得有滋有味,神情姿态都是绝对的冷酷。

?? 落|霞|小|说|ww w | l u ox i a | co M|

无心忽然开了口:“我想去趟猪头山。”

陈大光抬眼看他:“别拿命不当命了,你留着命跟我干吧!”说着他扭头向地上啐出一粒花椒:“我不要管事的,我只要干事的!”

无心答道:“苏桃是死是活,我想要个准信。”

陈大光不屑的?#29677;汀?#20102;一声:“你真是闲出屁了!明对你说吧,现在我不敢去打猪头山。联指在猪头山布防了,对着山下摆了一排迫击炮。想上?#38477;?#20877;等两天,石家庄马上来人对我们进行武装支援,等援兵一到,我就开始大反攻。”

无心一言不发的吃吃喝喝,心里并不打算和陈大光合作。到了下午时分,白琉璃喜气洋洋的回来了。

“桃桃没有死!”他告诉无心:“有人?#30473;?#26222;车把她接下山了。”

无心登时有了笑模样:“是谁接的她?”

白琉璃想了一想,然后答道:“是丁秘书。”

无心知道丁小甜对待苏?#19968;?#19981;算坏。而且人在就好,哪怕被丁小甜打一顿骂一顿呢,和生死相比,也都不是大事了。

无心立刻有了精神。弯腰扶墙出了门,他?#20302;得?#36827;院内厨房,自作主张的?#30828;?#19968;顿。等他转身回到房内了,白琉璃躲在阴?#21040;?#33853;里说道:“猫头鹰又出现了,一路总是跟着?#25671;!?/p>

无心爬到炕上,对白琉璃悄声说道:?#25226;?#31934;鬼魅的习性,和人都是反着来的。他专跑死人堆坟圈子,要的就是那里的一点阴气。像你这么伟大的灵魂,不世出的死巫师,你一个人顶得上一坑尸?#20303;?#20182;见了你,还不像苍蝇见了屎似的?”

白琉璃听了无心的妙喻,气得把脸一扭:“龟儿子!”

无心自从得知了苏桃的情况,心中轻松之极,看白琉璃不高兴了,他连忙双手合什拜了拜:“别生气别生气,?#19968;?#20010;说法,像蜜蜂见了花似的,行了吧?”

无心说到这里,就觉得伤口也不甚疼了。自己出去要了一盆水,他从书包里掏出白琉璃的蛇身,浸在水中帮他蜕皮。又对白琉璃说道:“劳你的驾,今晚你再回文县一趟,看看能不能找到桃桃。我虽然见不到她,可只要知道她平安,心里就舒服了。”

白琉璃并不?#20204;?#20316;势,一听请求便答应了。蹲在炕上低着头,他饶有兴味的看着无心为自己的蛇身揭去旧皮。

在这天的傍晚时分,苏?#19968;?#21040;了文县。

丁小甜站在地上,凝视着苏桃。苏桃的的确良上?#20081;丫?#33073;了,露出里面一件没型没款的旧汗衫,右臂?#30452;?#34987;包扎好了,外层还能隐隐透出血迹。垂头坐在一把椅子上,她蓬头垢面,一只鞋没有了,裤管还被刮开了一道口子。

“苏桃。”她语重心长的开了口:“你真是让我失望。”

苏桃?#33510;?#30528;答道:“我们不是叛徒,我们只是想跑。你们看不惯我们,说我们是搞破鞋,我们就换个地方好了。”

丁小甜瞪着她,语气渐渐严厉了:“你知不知道你的行为等同于叛变?”

苏桃拿出老蔫萝卜的派头,温柔疲沓的不合作:“我们又不是联指的人,我们也不是要去投奔红总。”

丁小甜伸手一指她的鼻尖:“你怎么不是联指的人?你和无心没为联指工作过吗?”

苏桃喃喃的问一答一:“我们也给红总看过大门……只是为了挣饭吃,我们不懂革命的。”

丁小甜没想到在当今的时代里,居然还有人公然说出这样软绵绵的没骨头话:“你还是个少年人吗?你还有一点点信仰和热血吗?”

苏桃嗡?#35828;?#35828;:“我信毛主席。”

此言一出,丁小甜没法挑错,同时心中越发恼火。苏桃越是难办,她对苏桃越是上心。苏桃像个大蚊子似的,麻木不仁一味的嗡嗡嗡,真真气到她心里去了。

“既然你不是联指的人,为什么到达猪头山之后,指名点姓的要找我?”

苏桃低眉顺眼的望着自己的大腿:“他们说我是奸细,要枪毙我,我想找你给我作证。”

丁小甜冷笑一声:“在我眼中,你的行为与叛徒奸细无异!”

苏桃?#36828;?#23567;甜东一句西一句的敷衍了半天,听到此处,她忽然心中一动,起了一点小聪明。可怜巴巴的看了丁小甜一眼,她小声说道:“除了无心,我就只和你熟悉。我想找你救?#25671;!?/p>

丁小甜粗声怒道:“哦!是么?原来我和那个小白脸可?#21592;?#32937;了?”

苏桃?#20313;?#30340;说:“我知道你是好人。”

丁小甜像个好汉似的一晃双肩,嗓?#26049;?#21457;粗了:“哦!我又是好人了?”

苏桃为了活命,苦着脸?#36828;?#23567;甜勉强一笑:“嘻……”

丁小甜皱着眉头一摆手:“不要做出这种不庄重的样子!”

一番乱七八糟的长谈过后,苏桃发现丁小甜其实有一点刀子嘴?#22434;?#24515;的意?#36857;?#36215;码对待自己是真够?#22434;?#20223;佛隐隐受到了某种启发似的,她发现只要自己肯动脑筋,倒也能够在丁小甜的羽翼下暂时?#21592;!?#19969;小甜虽然只是个秘书,不过?#25237;?#25954;闯关系很好,导致她拥有了钦差大臣的身份,说话十分有分量。

因为苏桃受了伤,所以晚餐由杂合面馒?#32321;?#25104;了两块蛋糕和一杯冲开的奶粉。苏桃舔嘴咂舌的吃了一块蛋糕,然后对着余下一块愣了好久。不知怎的,她忽然一点儿也不想吃了,因为总感?#36292;?#19968;块应该是留给无心的。

趁着丁小甜不注意,她用一张白纸?#20302;?#30340;包好蛋糕藏到了?#27493;恰?#32467;果第二天起床一看,她发现蛋糕上面已然生了一层绿毛。对着绿毛蛋糕叹了口气,她想无心在哪里呢?

搜索关注 落霞小说 公众号,微?#36276;?#20070;更方便!

 

发表评论

足球在线直播免费
免费试料一一码中特 哪个品牌的棒球服好看 mlb棒球服 浙江十一选五开奖的号码是多少钱 浙江体彩20选5胆拖表 重庆幸运农场开奖走势图百度 赌场英文 香港赛马会六 足彩能不能赚钱 快乐飞艇正规吗 扑克拖拉机玩法介绍 山东群英会中奖 福建11选5 辽宁35选7开奖查询 澳门赌场美女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