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175章 所谓感化

尼罗2018年08月03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收发室已经熄?#35828;?#20851;了门,革委会大院里也是黑沉沉的不见一点光明。等在大门口的人被蚊子咬得狠了,忍不住走进院内去寻找丁小甜。结果到了一堵围墙附近,他们看到了一个雕塑似的黑影。

“丁秘书?”有人开了口:“你看什么呢?”

丁小甜扭头面对着墙头,一动不动。

一只手轻轻的拍了她一下:“丁秘书?”

因为她始终是没反应,所以轻拍渐渐转为了重拍:“丁秘书!”

丁小甜一哆嗦,如梦初醒的转向了来人:“怎么了?”

对方恭敬的对着她微笑:“没事,刚才看你一直对着墙头发呆,我们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丁小甜这才感觉到了脖子的酸痛,落了枕似的,将要不敢动:“你们在外面等了多久了?”

那人撸起衣袖,借着月光看了看?#30452;恚骸?#20004;个多小时吧!”

丁小甜莫名其妙的摇了摇脑袋,真不知道自己站了那么久。回想起发呆前的那一刻,她只记得自己看到了一只非常大的猫头鹰。

丁小甜等人披星戴月的走了,只留一个人持枪守门。收发室的房门从外面锁严实了,丁小甜给苏桃留了个搪瓷尿盆,杜绝了她以上厕所为名?#27809;?#37326;跑的机会。从玻璃窗里向外看,能够看到大门前的看守?#25784;?#31383;户下方的木头格子是能左?#19968;?#21160;的,像个小小的拉门,平时用来从内向外递信,如今苏桃轻轻的打开了一?#25784;?#25226;鼻尖凑到缝隙前吸了一口清凉的空气。

转身回到了小?#33046;撸?#22905;抚摸了盘在枕头上的白琉璃。白琉璃正在思索着要不要去把无心救出来。要说救,他是能救的,但是白天看无心的意思,似乎并不急于得到自由。无心的思想一贯?#20154;?#22797;杂,于是他打算等苏桃睡了,自己再去和无心好好商量商量。

然而苏桃就是不睡。

苏桃坐在小床上,平?#26412;?#24471;床太小了,小得让两个人全伸不开腿;可是如今她伸手左拍拍右拍拍,发现床板竟然无边无际,左右全拍不到头。真想无心啊,她徒劳的抽着鼻子,想要捕捉无心留下的气?#19969;?/p>

“白娘子。”她轻声开了口:“你要是只小鸽子或者小?#26538;?#35813;多好啊,鸽子?#19979;罰?#29399;通人性,也许还能替我去给无心送个信。我知道无心就在那边的一排空房子里,可我出不去,我没法子去见他。”

她叹了口气:“除了无心,我谁都不想见。我讨厌死那些人了,看了他们我就要吐。我?#38498;?#35201;和无心结婚,结了婚就没人能拆开我们了。”

白琉璃游到了床下,沿着椅子一路上行,最后爬到了窗台上,回头对着苏桃嘶嘶的吐信子。苏桃正在东一句西一句的自言自语,忽然见了白琉璃的举动,她不禁一愣,穿了鞋往窗前走。而白琉璃先对着窗户缝隙一探头,随即催促似的转向苏桃,又吐信子又卷尾巴。

苏桃隐隐明白了他的意思:“白娘子,你……你要帮我给他送信吗?”

白琉璃像个人似的,晃着脑袋点?#35828;?#22836;。

苏桃睁大眼睛,虽然感觉不?#20260;?#35758;,但是因为走投无路,所以决定相信白琉璃。从报纸上面撕下一条白?#25784;?#22905;?#20204;?#31508;小小的写了?#24863;?#23383;,讲清了自己如今的情形。然后用一根毛线把纸条和铅笔头全绑在了白琉璃的身体上,她把木格子窗微微又推开了一点,然后趁着看守者背对自己,?#37027;?#30340;?#23547;?#29705;璃放了出去。

白琉璃得偿所愿,既安慰了苏桃,又可以去见无心,一路摇头摆?#29627;?#24613;急忙忙的扭向院子深处。正是带劲儿之时,冷不防一个黑影从天而降,他只觉尾巴一痛,猛的回头看时,发觉自己的身体已经被一只大猫头鹰用利爪踩住。大猫头鹰身躯伟岸,目?#23545;?#20809;,一张大嘴堪比金雕,低头对着他的脑袋就要啄。白琉璃最是爱惜自己的蛇身,眼看猫头鹰想要吃了自己,当即怒不可遏,鬼魂还未脱离蛇身,已经对着猫头鹰恶狠狠的发出了一声狮子吼。大猫头鹰不见鬼魂,只见白?#25784;?#19968;张尖嘴都张开了,忽然脑中起了巨响,一股子阴邪的鬼气直冲胸膛。力不能支的松了爪子向后一仰,它周身的羽毛都炸开了,体积登时比方才又大了一?#19969;?#30634;眼张嘴的喘着气,它?#35748;?#21463;着周遭的森森鬼气,又被鬼气重重的激荡了身心,几乎?#32972;?#26127;厥。拍着翅膀勉强飞上墙头,它迅速缩成一团企图隐身,真是感觉又痛苦又畅快。放眼再看地面,它只见地上的白蛇凌空飘起,一溜烟的直奔房屋而去。

白琉璃托着白蛇飘到无心面前,发现无心正睡得深沉。一板砖唤醒了他,白琉璃让他看苏桃的纸条。

无心睡眼惺忪的看过字条,又捏着铅笔条在下面写了回信。忽然看到地上白蛇软瘫,尾巴尖鲜红的渗了血,他开口问道:“你受伤了?”

白琉璃怒道:“来的路上遭了偷袭,是只大猫头鹰,想要吃我。”

无心?#23547;?#34503;扯到腿上:“大猫头鹰?不会是在黑水洼遇见的那只吧?”

白琉璃想了一想,不能确定,因为猫头鹰都是一个德行:“也许是?总之大得很。”他张开双臂比划了一个尺寸,拖着长声描述:“那——么大!”

无心捏起白蛇的尾巴尖,送到嘴里吮了一口,然后扭头吐出带血的唾沫:“一般的猫头鹰哪?#24515;?#20040;大的?兴许就是黑水洼的那一只。那只猫头鹰的来路,我始终是不清楚,我只知道它和你一样,?#19981;?#24448;战场上凑。战场上有人肉给它?#26376;錚 ?/p>

白琉璃坐在无心面前,拧着两道长?#20960;?#35785;他:“你轻一点,我的鳞?#35760;?#36215;了一片。”

无心含着白蛇尾巴,用舌尖轻轻压下翘起的蛇鳞,又含糊的告诉他:“别怕。等你过几天再蜕一次皮,伤就彻底好了。一会儿你还回去陪桃桃,我先不走了,外面都是联指的人,我?#38553;?#20986;不了文县。不如留下来先和他们对付着,等到有了机会再说。”

在白琉璃和无心嘁?#20197;?#21939;之时,苏桃一直守在窗前等待。外面有猫头鹰在鸣叫,声音?#28895;?#21040;了极点,让人心惊肉跳。不知过了多久,一个圆圆的小脑袋探进了窗口,正是白琉璃回来了。

苏?#19968;?#22825;喜地的接他进来,取下他身上的纸条展开了看。看过之后她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在白琉璃的脑袋上亲了好几下,然后脱了鞋上了?#29627;?#24515;满意足的睡了。

翌日清晨,丁小甜上班似的,又来了。

掏出钥匙打开锁头,她放苏桃出去倒尿盆以及洗漱。等到苏桃端着尿盆回来了,她笔直的站立在朝阳光芒之中,横宽的粗壮身体被她从视觉上拔高了些许。默然无语的审视着苏桃,她看苏桃本来是朵含苞待放的白莲花,却因无人呵护,被罪恶的小白脸子浇了一泡热尿。白莲花不知道自己是受了亵渎,反倒喜滋滋的汲取了养分,死心塌地的爱上了小白脸子。

苏?#20063;?#30693;道她是如?#35828;?#39640;看自己。对着挂在墙上的一面小圆镜,她不言不语的梳头发编辫子。头发太厚了,乌云似的堆了满肩垂了满背。?#30452;?#22312;黑发中闪动穿行,显得手特别白,发特别黑。垂着眼帘目光散乱,她谁也不看,粉?#20284;说哪?#33080;上毫无表情。

等她把自己收拾利落了,丁小甜开始检查她的功课。翻着满布黑字的稿纸本子,她见苏桃的确是抄够了数目,才满意的点?#35828;?#22836;。

在早饭前,她带着苏桃站在房内,手握红宝书对准了墙上一幅毛主席像。先是敬祝毛主席万寿无疆,再敬祝?#25351;?#32479;帅永远健康,一边敬祝一边挥动手中的红宝书。敬祝完?#29616;?#21518;,她带着苏桃高歌一曲《东方红》,末了又把红宝书翻开了,朗朗的诵读了一?#34442;?#20027;席语录:“伟大领袖毛主席教导我们,节约粮食问题,要十分抓紧,按人定量,忙时多吃,闲时少吃,忙事?#24895;桑?#38386;时吃稀,杂以番薯、青菜、萝卜、?#38553;埂?#33419;头之类。”

苏桃嗡?#35828;?#36319;着她念,肚子饿得叽里咕?#21990;?#21709;。然而丁小甜坚决的要除去她身上好逸恶劳的腐朽习气,明知道她腹如鼓鸣,可硬是不让她吃早饭,宁愿自己也饿着肚皮陪她。把苏桃领出收发室,她迎着阳光说道:“军队向前进,生产长一寸。加强?#21520;?#24615;,革命无不胜!”

然后她摆开架势,带着苏桃跳了一支忠字舞。舞?#29616;?#21518;意犹未尽,她又让苏桃随着自己做了一套毛主席语录操。苏桃的肚子里本来就只有糙米黄瓜一类,?#20197;?#22312;昨晚就消化殆尽,如今大清早的水米没沾牙,却要没完没?#35828;脑?#27468;载舞,不由得有些支持不住。丁小甜走到她面前,严肃的看着她,见她出了一头一脸的汗,鬓角?#38469;?#20102;。

丁小甜很欣慰,认为自己既净化了苏桃的灵魂,又锻炼了苏桃的肉体。黑白之间是容不得灰色存在的,她感觉苏桃像一只迷途羔羊,自己既然见到了她,就理所?#27604;?#30340;该拯?#20154;?/p>

把自己带来的饭盒打开,饭盒里面装了两个?#35828;脑?#39277;,是杂合面的大馒头和腌黄?#31232;?#20004;个人一起在桌边坐下了,苏桃拿起馒头嗅了嗅,鼻子里甜丝丝的全是白面味道。

“丁秘书……”她小声问道:“无心有饭?#26376;穡俊?/p>

丁小甜沉着?#24120;?#27809;有回答。

苏?#20063;晃?#20102;,慢慢的撕着馒头皮往嘴里送。丁小甜看了她的吃相,又是个看不?#25784;骸?#19981;要做出这副?#24247;?#28404;的样子,不想吃就不要吃了。”

苏?#20063;?#25749;皮了,当即在馒头上咬了一口。她也知道自己边吃边玩,吃得不爽快,不过母亲似乎从来不把狼吞虎?#23454;背?#32654;德,无心也认为女孩子天然的应该慢条斯理一点。女人都狼吞虎咽了,男人是不是就得茹毛饮血生咬活剥了?

吃过一个馒头之后,丁小甜离去,苏桃开始抄写毛主席语录。慢?#25487;?#30340;抄到傍晚,在开饭之前,丁小甜又来了。

丁小甜在敬祝完?#29616;?#21518;,带她进行晚汇报,检讨一天来的错误行为。苏?#20197;?#26377;?#24613;福?#35828;自己白天抄语录的时候?#24052;媯?#22312;陈旧的木制窗框上抠了个坑。?#31455;?#21725;哝的忏悔了一阵之后,丁小甜教她打了一套当下最流行的毛主席诗词拳。苏桃一边手舞足蹈,一边得知陈大光的螳螂拳如今已经走上颂古?#22681;瘛?#23459;扬封建迷信、培养?#20160;准?#20010;人主义的修正道路了。要是放到?#26412;?#38472;大光刚一伪?#32465;?#34690;,就足够被人捉去批斗了。

丁小甜终日忙碌,晚上还要专?#25506;?#23548;苏桃打拳,也很疲惫。但是她以奉献和牺牲为荣,如果在教拳的过程中累死了,她也会含笑九泉。

吃过一顿热馒头之后,丁小甜正视着苏桃的眼睛,温和而又坚决的让她写一份思想汇报,汇报今天一整天的思想动态。苏桃被她弄得无可奈何,只能连连的点头答应。坦荡的正气笼罩在丁小甜的横圆脸上,让她看起来已经无所谓了美丑,?#30475;?#25104;了一座象征或者图腾。

心中忽然受了一点感动,苏桃轻声说道:“我没骗人,小丁猫真的很坏!”

丁小甜定定的凝视着她,不发一言。

苏桃垂下了头:“不信算了,反正我知道我自己是诚实的。下次他?#20197;?#26469;欺负我,?#19968;?#25171;他。”

丁小甜不是不信,是不想信,不敢信,也不能信。让她相信她的领袖强奸未遂?她接受不了。

丁小甜锁了收发室,带着自己的部下走出了革委会大院。小丁猫躲在?#20889;?#25152;里一天没露面,他的吉普车就暂时拨给了她使用。吉普?#20302;?#22312;路口,她须得走上将近一里地的路?#23613;?/p>

沿着大街没走多远,她忽然在?#32321;?#30475;到了一个古怪的小男孩。

小男孩大概也就是十岁上下的年纪,赤脚蹲在一?#32654;鲜?#19979;,脚趾头抓着地,趾甲都泛了?#20303;?#20004;条?#30452;?#36719;软的垂在地上,他穿着一身大而无当的旧军?#21834;?#19969;小甜急着走路,匆忙中看了他一眼,结果险些被他奇大的黑眼睛吓了一跳。可怜巴巴的仰头望着丁小甜,小男孩一言不发,单只是望。

丁小甜被他看得心里很不好受,好在饭盒里还剩了半个杂合面馒头,被她拿出来扔给了小男孩。有心再问问他家在何处,可是时间有限,她还忙着回?#20889;?#25152;向小丁猫汇报工作,实在是不能停留了。

及至坐上了吉普车,丁小甜一拍大腿,忽然明白了自己为何看那男孩刺眼——那男孩长得太像无心了!

无心那个长相堪称出奇,眼珠子太黑脸太?#20303;?#23567;男孩与他如此相似,让丁小甜怀疑他是无心的弟弟。可是吉普车已然发动,她犯不上因为个小男孩再半路折回了。

与?#36865;?#26102;,小男孩用脚趾头踩住馒头,一个脑袋骤然向下直贴地面。张嘴咬下一口馒头,他直着脖子吞了下去。抬起头把脑袋转了二百七十度,他眼珠子一斜,把背后的风景都看清楚了。

一个馒头没吃完,他力不能支的挪到了暗处。片刻之后,暗处?#27515;?#21862;飞出一只大猫头鹰。昨天他被白琉璃的鬼气冲撞了一下,?#36335;鶼拔?#20043;人打通了?#21619;?#20108;脉似的,竟是骤然精进,凌晨时?#30452;?#24187;出了人形。?#19978;?#20154;形不能持久,而且四肢不听调动。?#37027;?#30340;落到院墙头上,他心里打着如意算盘,希望昨夜的强大鬼魂能再出现一次。

搜索关注 落霞小说 公众号,微信看书更方便!

 

发表评论

足球在线直播免费
急速赛车手在线看 乐视体育直播 安徽快3形态 安徽11选5任三遗漏数据 竞彩篮球大小分网 30选5开奖奖结果 大神棋牌 广西快乐双彩开奖果 足球小将之世青篇{#S+}{\ 今天30选5开奖结果 竞彩足球混合过关奖金 3d专家杀个位彩经网 今日云南十一选五预测专家 彩票走势图怎么看 贵州快三即时软件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