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170章 一场乱战

尼罗2018年08月03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无心没想到陈大光这么能跑,野马似的顺风狂飙。好在他也是个腿脚利索的,一边跑一边还有气息高喊:“陈主任!陈大光,别跑了,你给?#19968;?#26469;!”

陈大光气疯了,一言不发的追着前头尸首。小翠没了脑袋,然而依旧正面对着陈大光,两条腿倒退着飞快行走。陈大光步伐不停,回手甩出一枪,子弹贴着无心的头皮飞出去,正中了民兵队长的肩膀。步枪登?#26412;?#33073;手落地了,民兵队长手捂枪伤怔了一下,随即弯腰就要捡枪。然而未等他抬起头,无心的手指已经摁上了他的眉心。指尖用力试了一试,无心发现民兵队长目前还是个活人,但是仿佛魂魄受了损,已经彻底失了神志。对于这样一个不死不活的凶恶之徒,无心一时无计可施。民兵队长抬起了头,一条?#30452;?#37117;被鲜血浸透了,可是面无表情,单手还要举枪射击。无心趁着他力量有限,双手握住枪管用力一拽,随即转身继续去追陈大光。民兵队长呆呆的站在原地,似乎灵魂和枪一起被无心夺走了。

无心继续狂奔,再次追上陈大光时,他们已经到了村外的坟地。坟地阴气最重,是个鬼魂作怪的好场所。小翠停了脚步,揸着两只手忽然一挺身,粘稠恶臭的黑血开始顺着脖腔子往外涌。她的脑袋是被陈大光一枪崩碎了,参差的皮肉骨茬先是被黑血糊住,黑血越涌越多,并不流淌,而是颤巍巍的积成了一个人头大的黑血球,乍一看竟也像个脑袋似的。陈大光抬手又要开枪,可在扣动扳机之前,却被无心狠狠踹了一脚:“退后!她的血有毒!”

陈大光经过了一番长跑过后,理智渐渐?#25351;礎?#26080;心让他退,他就退。飞快的?#39034;?#20102;十米开外,他眼看小翠又要扑向自己了,?#20081;?#35782;的?#24535;?#36215;了手枪,同时听到无心喊道:“快打!”

一粒子弹射出去,正中对方的血头。只听“噗”的一声轻响,黑血当即四处飞溅。无心眼尖,忽见小翠的脖腔子里似乎被黑血顶出了一团物事,夜色浓重,也看不出是什么。?#27809;?#25169;上去抓住小翠的衣襟,他伸手要去掏那东西。不料他刚出手,腿上忽然一紧,低头看时,就见一双干枯老手抓住了自己的小腿。顺着老手一路看过去,他看到了小翠的娘。

落+霞+小+说+ w w w ~ lu oX i a ~ co m-

小翠的娘面目扭曲,一双老眼鼓凸出来,是个怒不可遏的疯狂模样。一口咬上无心的小腿,她合紧牙关,晃着脑袋使劲。无心忍住疼痛,趁着小翠尚且无力反抗,伸手从稀烂的腔子里一把掏出了那团东西。握着东西一松手,小翠仰面摔倒,再无反应。无心手上淋漓的黑血滴落到小翠娘的脸上,老太太猛一哆嗦,可是死不松口。身后骤然响起了陈大光的怒吼,无心只觉身边疾风一掠。地上“咔嚓”一声响,低头看时,陈大光已经一掌劈上了老太太的后?#26412;薄?/p>

无心任凭陈大光弯腰处置老太太,自己展开了手中的东西一瞧,发现它却是一张揉成团的纸符。仰面朝天的想了一想,他心里有了数,低头对陈大光说道:“陈主任,明天天亮之后,?#36824;?#26377;没有雨,我们都得立刻离开这里。”

陈大光把断了颈骨的老太太拖开一扔,直起腰来问道:“不就是闹鬼吗?”

无心先是让他后退一步,与自己保持了距离,然后才把纸符亮给了他看:“闹鬼不假,鬼后面有人,也不假。黑水洼的事情没有完,我们人少势孤,留在这里有危险。”

陈大光伸着脑袋一看:“莫非……还是联指的人在暗中捣鬼?”

无心在一处小水洼前蹲下了,用泥水洗了洗双手:“不知道。总之人比鬼危险,鬼么,尤其是新鬼,除?#20284;?#27668;大爱记仇之外,一般都是一根筋。”

陈大光双手叉腰一点头:“你这点儿家传的知识,倒是挺有用。”随后他扭头再一看地上的老太太,却见老太太死不瞑目,枯树皮似的老脸上星星点点,全是黑斑。黑斑黑的还不?#30475;猓?#20687;是墨水滴在了软纸上,一圈一圈的越渗越大越渗越淡,蔓延了个不可收拾。

“这怎么办?”他问无心:“老不死的变模样了!”

无心挽起裤管,去看小腿上的咬伤:?#26263;?#28779;烧了她。”

陈大光摸出身上的火柴:“要是有汽油就好了。”

无心伸手向他要了火柴,然后?#35328;?#26080;动静的小翠拖到了老太太身边。小翠自从被无心取出了堵在腔子里的纸符之后,黑血失控似的淌了满身。对着陈大光挥了挥手,他划燃火柴,扔到了小翠的身上。

火苗一遇黑血,登时腾起了一人多高的绿光。无心弯腰在身边的泥水坑里又洗了洗手,紧接着转身就要带陈大光走。陈大光莫名其妙:“怎么回事?那娘们儿死前?#35753;?#27833;了?”

无心被他问了个啼笑皆非:“小翠死了三天,天气又这么热,她早腐烂了。你当她腔子里涌出的只是血吗?我告诉你,她的血和油……”

陈大光一摆手:“别他妈说了,真够恶心的!”

话音未落,村里起了枪声。陈大光停了脚步,犹豫着不知道该不?#30473;?#32493;走。无心却是着了?#20445;?#25746;腿就要往前跑。陈大光一把拽住了他:“?#34915;?#20808;看看?#38382;疲 ?/p>

无心如同泥鳅一般,摇头摆尾的滑出了他的掌握:“你等着吧,我去给你探消息。”

陈大光再要说话,已然晚了。无心一头冲进夜色,倏忽间就没了踪影。陈大光双手叉腰思索?#20284;?#21051;,末了往暗处一躲,一粒一粒的开始往弹匣里续子弹。不远处正烧着绿幽幽的一团?#19968;穡?#24573;然火中二人猛的坐起了身,吓得陈大光寒毛直竖。定睛再去细看,他松了一口气,发现?#36824;?#26159;尸首被火烧缩了筋,并非又活了。

再说无心冲回了村中,在巷道里迎面正遇上了陈大光部下的几名精兵。几名精兵跑得张皇失措,见了无心,开口便问:“主任呢?妈的黑水洼要造反了,他们的民兵队长说我们是假冒的干部,要抓我们!”

无心从人群中看到了苏?#25671;?#19968;把将苏桃扯到自己身边,他?#22868;?#24537;忙的答道:“跟我走!陈主任现在很安全,正在村外等着我们!”

陈大光在精兵眼中,有着偶像的地位。一听偶像安然无恙,精兵们立刻昂扬了斗志,跟着无心撒丫子狂奔。好容易跑出了巷子口,众人心有灵犀一般,忽然一起停了脚步。仰起头望向夜空,他们就见一个鸟大的玩意儿劈空而来,黑黢黢的正要从天而降。骤然发出一声呐喊,众人像是马蜂见了火一样,无须号令,“嗡”的一声四散而逃。未等他们跑远,一枚炮弹斜斜的落到巷子口,轰然一声巨响,炸了个天翻地覆。

无心护着苏桃伏倒在地,约莫着爆炸已经发生过了,他拉起苏桃起身又逃。苏桃吓到极致,反而麻木不仁的挺镇定。单手把书包捂到胸前,她不看前不看后,迈开两条腿一味的跑。待到无心?#33151;?#25910;住脚步之时,她一头撞到无心身上,气喘吁吁的向前一瞧,她发现自己竟然冲进了一片坟地,不远处还烧着一堆火,火苗很平稳的泛着绿光。

“陈大光!”无心领着苏桃,四处寻找陈大光:“你还在吗?”

坟地内外并无回答,远方村中的喊杀声音却是越来越响越来越近了。无心无处可逃,只?#20040;?#30528;苏桃穿过坟地,往山上的草木林中躲藏。白天刚下了一天的雨,平地空气畅通,泥土已经?#20260;?#20102;大半,山中道路?#20498;悼部玻?#21017;是依旧泥泞。无心弯腰脱了脚上鞋袜交给苏桃,然后高高的挽起裤管,扛起苏桃就往黑暗处的山地里走。村中又腾起了一团火光,不知是炮弹爆炸,还是村中民兵胡作非为。

无心进了林子,把苏桃放在了一截?#40092;?#26729;上站好。自己走到一旁甩了甩脚上的泥?#20572;?#20182;扭头对着苏桃苦笑:“林子里太黑了,怕不怕?”

苏桃答道:“?#20063;?#24597;。他?#21069;?#25171;仗就打去,可是我们怎么办呢?”

话音落下,她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颤。白琉璃从她身后缓缓浮现,越升越高,回村里看人打仗去了。

无心认为白琉璃趣?#37117;停?#24050;经不可救药;当着苏桃的面又不好和他对话,只好视而不见的由着他去。而他在脱离蛇身的一瞬间,阴邪之气尽露,免不了会让苏桃有所知觉。苏桃以为雨后风凉,冷过一阵倒也罢了;另有一位专爱鬼魂的精灵却是闻气而来。未?#20154;?#22312;树枝上停稳,无心俯身捡起一块石头,一下子就把它打下来了。三步两步的赶上去,无心眼疾手快的把一只大猫头鹰摁在了泥水里:“好?#19968;錚?#21448;是你!你总跟着我干什么?”

苏桃吓了一跳,把眼睛睁到极致:“无心,谁来了?”

无心头也不回的瞪着猫头鹰:“没事,是只动物,一会儿给你看。”

猫头鹰仰面朝天的缩了爪子,也把眼睛睁到了极致。无心的两只手都压在了它的肚皮上,它挣扎不起,情急之下只好使出绝技。两只翅膀向前一拥遮住尖嘴,它露出两只圆溜溜的乌黑眼睛,闪着泪光望向无心。

无心见的妖精多了,根本不受它的迷惑:“少装!你说你到底存了什么心?不说实话我吃了你!”

猫头鹰道行有限,不会说人话。把个脑袋微微转动向上一扭,它展开一只翅膀,对无心换了个造型。

无心目露凶光,捏住了它的尖嘴:“好你个妖精,不说实话就掰了你的嘴!”

猫头鹰吓坏了,修行了上百年,第一次遇到无心这么凶恶的对头。泪水在眼眶里滴溜溜的打了转,它见无心始终是横眉怒目,只?#27809;?#20102;一?#23567;?#24352;开翅膀眼睛一眯,对着无心做了个笑?#22330;?/p>

无心嗅着它身上清淡的妖气,瞧出它是个小小的妖精,不比普通的猫头鹰高明多少,想要兴风作浪,至少也还需要百十来年的光阴。低下头一鼻子拱上猫头鹰的羽毛,他始终怀疑对方是有意尾随自己,所以想要嗅上一嗅,看它身上是否带有鬼气?#20284;?#29483;头鹰被他?#26263;煤?#19981;好意思,当即抬起翅膀把?#36225;?#19978;了。

苏桃站在后方的矮树桩上,先以为是无心抓了只大兔子。不料无心自言自语一阵之后,忽然把?#38472;?#21040;兔子肚皮上去了。她提了裤管正要下去看个?#32622;鰨?#26080;心已然起身转向了她,一只手拎着猫头鹰的两只膀子。

“桃桃,别往下走,太脏。”他一边说一边把猫头鹰拎到苏桃面前:“其实也没什么稀奇的,你?#39748;啤!?/p>

苏桃低头一看,就见一只大猫头鹰正对自己,两只圆眼睛大大的,一只尖嘴巴小小的,不禁失笑:“好大的夜猫?#24433;。?#20320;还?#36864;?#35828;话?它是只鸟儿,听得懂吗?”

无心听她没有追究?#25226;?#31934;”二字,倒是十?#32440;?#24184;:“应该能听得懂。动物活久了都有灵性。你看它比一般的小猫还大,肯定也是个有岁数的。”

苏桃继续和猫头鹰对视,先是觉得它可怜可爱,一双大眼睛水汪汪的,而?#20063;?#20687;一般的夜猫子一样,会在夜里目?#23545;?#20809;。看着看着,她直着眼睛开始一动不动。无心旁观良久,发现怪不得这猫头鹰百般造作,原来是通晓了迷魂术。一巴掌扇到猫头鹰的后脑勺上,他开口说道:“听说吃了猫头鹰的肉,一辈子不得头?#23614; !?/p>

猫头鹰张了张嘴,好像要说人话,可是最终只发出了一声难听的?#23567;?#33487;桃在它的叫声中眨了眨眼睛,显然也有些发懵,嘀嘀?#31455;?#30340;自言自语:“看夜猫子都看走神了。”

无心扯了几根柔软的藤条,让苏桃将其编成三?#26432;?#23376;。用藤条辫?#24433;?#29483;头鹰捆好?#35828;?#22312;树枝上,他认定它是个危险分子,在自己脱险之前,不许它乱飞乱走。

与此同时,埋伏在山中的联指残军,开始往山下冲锋了。在这激动人心的反攻时刻,小丁猫百年一遇的坏了肚子,不但不能亲临前线,甚至在后方也站不起身,只能蹲在草丛里一泻千里。顾基背着一把半自动步枪,不住的接到前方线报,大声的读给小丁猫听。小丁猫奄奄一息的叼着一根烟卷,气若?#21985;?#30340;做出指示:“先把黑水洼的民兵小队控制住……嗯……不要让陈大光逃脱……啊……必要的话,可以先给村民一个下马威……呜……我要死了。”

顾基迟疑着回头问他:“丁同志,你……你还要卫生纸吗?”

小丁猫带着哭腔答道:“我什么都不要,你快去传令吧。今晚陈大光不死,明天我们就得死了!?#34987;?#38899;落下,他自己又叹息了一声:“哎呀妈啊……”

搜索关注 落霞小说 公众号,微信看书更方便!

 

发表评论

足球在线直播免费
河北20选5推荐号 牛牛技巧培训 今天福彩3d试机号分析 四川金7乐今日开奖结果 胜负彩任选9场玩法 辽宁十一选五走势一定牛 今日大乐透买什么号码是多少钱 深圳风采中奖条件 合肥彩票投注站 宁夏十一选五基本走越 内蒙古快3跨度与和值走势图 一肖两码中特吗棋牌 体育彩票排列3开奖综合走 体彩超级大乐透走势图1浙江风采 全球足球比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