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162章 夜色惊心

尼罗2018年08月03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午夜时分,无心睡不着觉,坐在收发室门外看星星看月亮。在大院的另一端,一间办公室刚刚熄?#35828;疲?#24819;必是陈大光与朱建红谈工作谈到了新阶段,要开始真抓实干了。

收发室里很安静,苏?#19968;?#22312;长身体,只要天下太平,她就不由自主的要贪吃贪睡。一只来历不明的小蛤蟆跳出草丛,蹦上了无心的脚面。无心当即一抖腿,嘴里轻轻的斥了一声“去?#20445;?#23567;蛤蟆翻滚落地,呱呱叫了两声,当真离去了。

小蛤蟆刚走,白琉璃?#21482;?#26469;了。最近他做蛇做得很辛苦,蛇皮蜕过嘴巴之后便再没动静,以至于他每天缠在无心给他预备好的一捆粗糙树枝上,?#21507;?#19981;堪的蹭来蹭去。白天既是十分难熬,夜里他便必定溜出蛇身,轻轻松松的四处游荡一番。披头散发的悬在空中,他兴致很好的告诉无心:“有两个人正在那边的屋子里生小孩。”

他当初找女人是为了生小孩,所以以己度人,把一?#24515;?#27426;女爱的行为全都统称为生小孩。

无心坐在门前的一?#31471;?#27877;台阶上,垂着头闷闷的答道:“这和我有什么关系?”

白琉璃缓缓下降,与他高度齐平:“那个女人,好像是很?#19981;?#30007;人。等到那个男人走了,我可以把她带出来给你。”

无心压低声音告诉他:“你不懂。男的是革委会主任,我是个看大门的。那个女人再?#19981;?#30007;人,也不可能看上我。就算你把她带到我面前了,她也至多是给我一个大嘴巴。”

白琉璃认认真真的想了一想:“那我把她杀了,她就不会打你了。”

无心立?#26691;?#22836;:“和死人相好,我疯了?”

白琉璃发现无心还挺挑剔。眼看无心天天夜里不睡觉,挺着下身一根棒槌在外面当猫头鹰,他于心不忍,实在是想伸出援手:“有办法了。”他郑重其事而又自鸣得意的告诉无心:“我可以上她的身。我上了她的身,你想让她怎么样,我就让她怎么样。”

无心终于抬头正视了白琉璃。直?#22402;?#30340;看了半晌,他清了清喉咙,侧身扶墙站起了身,低声答道:“不了,你的好意,我心领了。”

白琉璃看他神情有异,不禁莫名其妙:“真不要吗?”

无心慢吞吞的转身背对了白琉璃,颇为尴尬的答道:“你如果上了她的身,那我睡她和睡你不是一样的了?你我几十年的交情,我实在是……下不去手。”

低头用鞋尖轻轻踢着地下一块小小石头,他很?#21617;?#30340;?#20013;?#20102;一下:“再说……你可能是不知道,其实我有点怕你。”

话音落下,他只听耳后一阵劲风。一声?#23604;?#38663;动脑髓,他被白琉璃用小黑板拍在了墙上。白琉璃一片赤诚,想要为他排?#22681;?#38590;,不料他一肚子花花肠子,居然踢着石头往邪里想。三下五除二的把他拍倒在地,白琉璃气冲冲的回了房,钻回蛇身睡觉去了。

无心趴了半天才缓过这口气。慢吞吞的坐起来,他一腔骚动的春情被拍得一丝不剩,十分冷静的喃喃骂道:“他妈的,我说什么了?怎么还动了手??#19968;?#24471;真够冤,人打我,鬼也打我。”

无心在一只不肯远离的小蛤蟆的陪伴下,抱着脑袋忍痛,直到前方陈大光的办公室又亮?#35828;啤?#38472;大光发泄过革命热情之后,通常要到院子里的公共厕所撒一泡尿。无心不想和他打照面,于是起身开门,?#37027;?#30340;回房去了。

再说陈大光在厕所里放水完毕,回到办公室和朱建红又噼噼啪啪亲了几个嘴。潦草的披上一身绿军装,他坐在椅子上弯腰系鞋带。朱建红站在一旁,一边把手伸进衣服里整理胸?#37073;?#19968;边说道:“半夜三更的还回去干什么?怎么着?下半夜还有?#35828;?#20320;?”

陈大光在革委会附近有套住房,?#21483;?#30340;话也不过几分钟的时间:“办公室怎么睡?你那屋还有张值夜班的床,我这屋屁也没有,打地?#36138;。俊?/p>

朱建红知道他有主意,所以不是很敢惹他,只能以柔克刚:“你终于知道你屋里该有张床了?总让我躺桌子,你倒是不心疼我硌得慌。”

陈大光一摆手:“行啦,我逼着你躺了?我请你来的?我告诉你,我最烦娘们儿跟我唧唧歪歪耍嘴皮子,老子没空伺候,知道吗?你回去歇着吧,咱们明天见,好吧?”

朱建红知道陈大光就是没?#27809;埃?#20294;是心里有数,不耽误他干好事。而陈大光知道大门是早锁了,又懒得再叫无心开门,于是直接跳墙出去,大摇大摆的回家了。

陈大光一走,革委会的办公区里就再没了旁人。朱建红坐在陈大光的皮面椅子上,拉开写字台的抽屉进行检查,想要找出其他狐狸精的蛛丝马迹。正是翻得来劲之时,她?#26082;?#19968;抬眼,忽然吓了一跳——通过半开的房门,她看到门外的水泥台阶上坐着个人!

人是背影,借着房中的灯光,可以看到他穿着一身脏兮兮的旧军装,?#30452;?#19978;还套着个红袖章。朱建红第一反应是无心来了,可是转念一想,无心不是无?#20107;?#31388;的人,而且平时也没见他对自己有多亲近。关了抽屉出了声,她很严厉的问了一声:“是谁坐在外面?”

对方一动不动,而朱建红视力极佳,略一歪头看清了对方臂上的红袖章,竟是赫然印着“联指”二字。浑身寒毛骤然竖起,她没有找到趁手的武器,索性伸?#33267;?#36215;写字台旁的暖壶,一挺身站了起来:“到底是谁?说话!”

居高临下的放出目光,她发现门外木雕泥塑似的不速之客在水泥地上投下了一片阴?#21834;?#21807;物主义者的盔甲土崩瓦解了,她想起了她姥姥曾经宣扬过的封建迷信:鬼没?#30333;櫻?#20154;有?#30333;印?/p>

是人就好,朱建红只杀人,不怕人。拎着暖壶向前又迈一步,她粗着喉咙喝道:“小兔崽子,少给老娘装神弄鬼!县革委会大院是你胡闹的地方?你赶紧给我站起来!”

终于,门外的人影缓缓的动了。一个脑袋慢慢的向后扭转,朱建红瞪着他的侧影,就见他脸上糊着一张黄纸,黄纸渗出斑斑血迹。人偶似的将脖子扭转了一百八十度,他在门口射出的一道光中,直直的面对了朱建红。

朱建红怔了两三秒钟,随即发出一声惊?#23567;?#19968;双腿打着颤的要向后转,可她随即想到窗户是紧关着的,想要打开也需要时间。要通过房门往外跑,可是谁敢迎着那么一个东西前进?一瞬间的工夫,朱建红把什么都看清了——外面的东西满身都是湿土,根本就是从地下爬出来的!想起被红总押到城外成批枪决的联指分子,朱建红目眦欲裂,?#29677;弧?#19968;嗓子举起暖壶,像投掷炸药包一样,狠狠的砸向了门外的怪物。在跑与不跑之间犹豫了一刹那,她上前几步,“砰”的一声推上了房门。手忙脚乱的划了插销,她带着哭腔先喊陈大光,及至意识到陈大光已经走了,才绝望的又喊无心。收发室与办公区之间隔着偌大一处空院子,此时又是午夜时分,她根本不知道自己的嘶?#24515;?#21542;惊动熟睡的无心。猛的瞧见写字台上的电话,她得了救星,三步两步的跑上去抄起?#24052;玻欢巴?#37324;一点动静都没有,电话线断了!

她拼命的拍打了拨?#25490;蹋?#21448;用力的插拔?#35828;?#35805;线,但无论怎么折腾,电话都成了死物。房内的电灯忽然灭了,她在黑暗中又出了一身黏腻的冷汗——电话线能断,电线自然?#37096;?#20197;断。手里死死的握着?#24052;玻?#22905;僵硬在了写字台前。一双眼睛望向前方,她看到那个东西又在窗外出现了!

一张被黄纸遮去五官的面孔从下方缓缓升起贴上玻璃,革委会不必防贼,直接就是一层窗户,没有任何保护措施。那个东西抬起了手,一拳凿碎了一块玻璃。皮破肉烂的巴掌伸进房了,指甲缝里嵌着血和泥。

朱建红深吸了一口气,扭头就往门口跑。拔开插销推了门,她在身后又一阵玻璃破碎和窗框断裂的刺耳声中,疯狂的冲了出去:“大光!无心!来人哪!闹鬼啦!”

她没跑出几步,窗外的东西就通过窗户进了房,直通通的追上了她。她虽?#32531;?#24471;热?#37073;?#20294;是内心并不把陈大光或者无心当成?#35753;?#26143;来指望。一拐弯换了方向,她开始向自己的办公室?#33046;肌?#22905;的办公室里有手枪!?#27426;?#26410;?#20154;?#21040;达终点,一双冰凉黏腻的手已经合上了她的脖子。腐臭的恶气萦绕了她,她在极度的惊惧中,又从喉咙里挤出了一声锐?#23567;?/p>

大门口有了动静,是手电筒的光芒伴随着无心的?#26188;剩骸?#24590;么了?有事吗?”

朱建红强撑着不?#31995;梗?#22312;夜色中张牙舞爪,要对无心做出回应。眼角余光瞥到无心开始跑向自己了,她瞪圆了眼睛忍受窒息的痛苦,脖子上的筋肉全?#20004;?#20102;,她使出余力对抗那个东西铁钳一般的双手。

无心晃着手电?#25165;?#21521;办公区,起初还以为是朱建红在和人打架,跑出一半的?#28902;?#20102;,他才意识到朱建红的对手不是个人。一阵风似的冲到近前,他飞快的看清了形势,然后没有去拉?#31471;?#26041;,而是?#33151;?#25293;上不速之客的面孔,一把抓住了对方脸上的黄纸。与此同时,朱建红只觉脖子一松。连忙掰开那两只手,她喘息着回了头,对着眼前面孔当即又嚎了一声!

黄纸?#36335;?#26159;粘在了这?#35828;?#33080;皮上,无心刚才的一抓,只抓下了中央的一大片纸。没了黄纸的遮?#29627;?#36825;人腐烂的眼眶和雪白的鼻?#27735;?#19968;起曝露在了月光下。牙关格格的响了?#24178;?#20182;?#24590;?#30528;似乎还要动,?#27426;?#26080;心手如闪电,接二连三的掠过他的面庞,将黄纸撕了个干干净净。当最后一片黄纸脱落之时,他委顿在地,彻底不动了。

朱建红到底是经过大阵仗的,一颗心方才都要吓炸了,现在却又很快?#25351;?#20102;镇定。无心摆弄着手里的黄纸,黄纸又厚又韧,背面笔走龙蛇,还有?#21450;浮?#36466;在地上拼好碎纸,他发?#21482;?#32440;上画着的是一道符。

朱建红喘匀了气,低头也看:“这是什么东西?”

无心抬头答道:“不知道。不像画也不像字。朱副主任,发生了什么事?地上这位怎么——怎么——”

他打了结巴,是个不知如何是好的模样。朱建红没开口,开了口也一样要打结巴。神情凝重的出了半天的神,她感觉自己随时可能失控发疯。

“不能等天亮了。”她思索着答道:“可能是有阶级敌人搞破坏,我们必须马上通知陈主任,让他来决定下一步的反击策略。”

无心站起来了:“行,我知道陈主任的住址,我这就去找。”

朱建红一把拽住了他:“不行!你不能把我一个人留下!”

无心把苏桃托付给了白琉璃,然后带着苏建红去找陈大光。陈大光还没有睡,正在家里和县评剧团的女演员谈心。朱建红无暇和他算?#32781;?#25226;他叫出来后,她说了实话:“大光,革委会闹鬼了!”

陈大光知道朱建红不是?#36947;?#23064;们儿,所以十分诧异:“你扯什么蛋呢?”

朱建红带着哭?#35805;?#27714;道:“大光,我没心?#32423;?#20320;胡说?#35828;饋?#20320;看我这脖子,我告诉你要不是无心救了我一命,明天你就见不着我了。我不是吃醋捉奸来了,你快跟我走一趟吧!”

陈大光把女演员锁在屋里,然后披着上衣出了门,一路且?#26143;椅剩?#21548;了个一头雾水。及至到了革委会大院里,他看着瘫在地上的尸首,也傻了眼。

拼好的黄纸摆在地上,微微的被风吹乱了,但还没大走样。陈大光先看人再看纸,末了说道:“这小子的确是联指的人,可是……”

他转向了朱建红:“好几天前就被我们给毙了啊!”

无心插了嘴:“主任,副主任,那张黄纸看着够邪的,要是没用的话,是不是烧了它更合?#21097;?#26417;副主任刚才也看见了,黄纸一碎,这人——这鬼就不动了。”

不等陈大光回答,朱建红心有余悸的点头:“对,对,快烧了吧。”

无心见陈大光不反对,就划根火柴点燃了黄纸。一把火烧过去,无心仰起?#24120;?#30475;到几点光芒零落四散。

陈朱二人并未瞧出异状。陈大光背着手,沉着脸对无心说道:“我告诉你,这就是敌人在故弄玄虚,想要?#24597;?#25105;们的军心。所以今晚的事情,你一定要保密,高度的保密。你敢出去嚼舌头,我就撕了你喂狗!”

无心连连点头:“我知道,你放心。”

搜索关注 落霞小说 公众号,微信看书更方便!

 

发表评论

足球在线直播免费
广西快乐10分开奖直播 云南十一选五跨度走势图乐彩网 搜狐彩票双色球预测 排列3跨度走势图 天津11选5推荐专家预测 p3开机号近100期号码查询 广东快乐10分钟结果 平特一肖会员料论坛资料 中国福彩中奖 农村神童送四肖中特 三肖中特长期公开 2019年11月22日双色球开奖号码 浙江十一选五在线预测 青海快3走势图今天预测 上海时时乐现场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