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151章 恐惧

尼罗2018年08月03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无心和苏桃蹲在指挥部后的阴暗处,拢了一堆火烤红薯。红薯是粮食作物,一斤粮票能换三斤红薯。无心手里有的是粮票,于是上午带着苏桃跑了一趟粮站,冒着流弹的危险抱回了一堆奇形怪状、并且已经在地窖里过了一冬的丑红薯。

大饭盒架在火上,红薯放在饭盒里。两人烟熏火燎的相对蹲着,抱着膝盖偷偷的快乐。苏桃正在长身体,一天给几顿吃几顿,而?#19968;?#24102;着孩子心性,烤红薯三个字对她来讲,正是又吃又玩。无心不怕烫,挑了一个小红薯掰开了,里面热气腾腾的露出红瓤。撅嘴吹开了一层热气,他把大的一块递给苏桃:“尝尝,甜不甜?”

苏桃双手捧着红薯,因为太烫,所以一口咬下去,嘴里咝咝哈哈的又吸气又?#28783;骸?#29980;,像糖似的。”

无心也咬了一口,红薯软软的粘上他的舌头,烫得他紧紧一闭眼睛。苏桃见了,连忙放下手里的红薯,拿了水壶要给他喝。而无心?#21561;群人?#23601;听不远处起了“砰砰砰”的响声。觅声望去,他?#21561;?#20102;楼后的一排平房。平房是一中先前的体育器材室,为了防盗,窗户外面都焊了铁栅栏。隔着栅栏和玻璃窗,无心?#21561;?#20102;顾基的脸。

顾基已经被关了半个月了,一天只给一顿饭,毒打倒是管够,一天至少两三顿,偶尔还加夜宵。他本来是人高马大的架子,如今就剩了架子,像副大号骷髅似的,佝偻在暗?#33080;?#30340;房间里敲窗户。

无心隐隐明白了他的意思。从大饭盒里挑出最大的一只红薯,他起身走向了平房。顾基所拍的玻璃窗破了一角,无心抬手把红薯从窗洞里塞了进去。顾基一把接住红薯,双手捧着低下头,“吭”的张嘴就是一大口。三嚼两?#20048;?#21518;,他带着哭相抬起头,哀哀的说道:“我想见小丁猫同志……?#20197;?#23601;和顾明堂划清界限了,我都半年多没和他说话了,我是冤枉的……无心,我知道你是好人,你从来没欺负过谁。行行?#20882;?#24110;忙,你替我向小丁猫同志传个话吧,我实在是熬不住了,他们天天打我……老陈也不露面了……”

话说到此,他含着一点红薯,呜呜的哭出了声。细脖子挑着个大脑袋,他瘦出了鸡蛋大的喉结。无心拍了拍手上的黑灰,有点不知如何是好,只能是不置可否的点?#35828;?#22836;。

无心回到火堆前蹲?#25314;?#33487;桃小声问道:“一个够他?#26376;穡俊?/p>

无心勉强笑了一?#25314;骸?#20877;给就没你的份了。”

苏桃托着一块烤红薯,低声说道:“要是被关的是黑背,我就?#36824;?#20102;。”

顾基是个狐假虎威的软蛋,苏桃没亲眼见他干过什么大坏?#25314;?#25152;以觉得他和自己是同命相怜;陈部长就不一样了,苏桃在陈部长面前永远是低眉顺眼的垂着头,目光射在地上,带着极度的恐惧和嫌恶。

三斤红薯全烤熟了,无心?#25351;?#20102;顾基一只,但是始终?#25381;?#22810;说什么——顾基的?#30422;?#21069;天被联指处决了,尸体吊在?#30452;?#30340;大树上,专为震慑和报复顾明堂。因为顾明堂的驾驶技术是极其高明,能开着卡车夜行十八弯的山路,秘密的把一门迫击炮?#35828;?#32418;总指挥部。他是小军阀的私生子,或许小军阀根本就对他的儿子身份有所怀疑。小时候,他倒也过了几天少爷日子,不过少爷日子太久远了,他已经记不太清。及至小军阀在四九年时带着一大票家人逃去了香港,他和?#30422;?#23396;零零的留在文县,终于意识到了小军阀有多害人。

他是年初时被武卫国抓进钢厂保卫处的,起初还想好好做人,两个月后意识到好好做人是天方夜谭。趁着自?#28938;?#33162;腿儿还听?#22815;劍?#20182;一狠心,跳楼逃了。

顾明堂为保卫处里的其他犯人做了个?#34507;?#26679;,于是单杀了他的老婆还?#36824;弧?#20182;的独生儿子已是落网之鱼,武卫国灵机一动,把顾明堂的老娘也拖出了家门。在钢厂内部的大批斗会上,老太太被人用烙铁烙死了。

无心认为顾基不是个坚强人,所以不肯再刺激他。眼看他狼吞虎咽的?#36824;?#30528;吃红薯,他带着苏桃悄悄撤退了。

红总不知?#26469;?#21738;里弄来了?#24618;?#24377;药,双方的战斗立时先进了许多。街上的热?#24535;?#20799;明显是下降了不少,两方的革命小将光顾着厮?#20445;?#24050;经?#25381;?#24515;思四处游?#23567;?#26080;心没什么地方可去,只好带着苏桃回楼。

一楼的大教室里,一队女声正在练习合唱。无心从门口向内溜了一眼,见小丁猫带着李作诚和武卫国,正坐在合唱队前观看。李作诚和武卫国都是三十来岁的高大汉子,把小丁猫衬托成了白脸小男孩。但高大汉子左右簇拥着小男孩,小男孩气定神闲的用手指在椅子扶手上打着拍子,一双眼睛躲在眼?#28783;?#21518;,眼神堪称苍老,老的几乎无欲无求了。

无心刚要走,小丁猫目光如电,一眼?#36466;?#20102;他:“无心?”

无心把脑袋伸回了教室,对着小丁猫一点头。

小丁猫又?#21097;骸?#26377;?#25314;俊?/p>

无心一团和气的告诉他:“我找李萌萌,问她有?#25381;行?#20219;务给我。”

小丁猫歪着脑袋向前?#21097;骸?#23567;蕊啊,看见李萌萌了吗?”

?? 落·霞*小·说 ww w · l u ox i a · Om

领唱的田小蕊向前迈了一步:“李萌萌和陈部长刚出去了。”

小丁猫一点头,然后对着无心一招手:“看来是没什么新任务,进来听听歌吧,我们的宣传队,水平倒是真不一般。苏桃呢?让她也来。总拎着个浆糊?#26263;?#22788;跑,有什么前途?”

无心见自己是逃不过了,只好领着苏桃进了门。而小丁猫?#36335;?#26159;兴致不错,笑模笑样的又道:“会工作,也要会娱乐。劳逸结合,才能提?#21661;事錚?#20877;有一点,就是要沉稳、镇定。?#36824;?#39118;吹浪打,胜似闲庭信步。红总有军区支持,我?#19988;?#26377;省委支持。好戏在后头,大家慢慢看。”

无心本来不想答茬,但是犹豫了一?#25314;?#20182;在小丁猫身边弯了腰:“丁同志,我刚才在楼后,见到了顾基。顾基说他想见你一面,还说他是冤枉的。”

小丁猫望着前方一大排十七八岁的合唱队?#20445;?#24320;口笑道:“哟,你还学会替人求情了?”

无心直起了腰:“我没面子替他求情,就是传句话而已。”

小丁猫嘿嘿嘿的笑了一气,然而拍拍巴?#24179;?#25955;了合唱队,?#38381;?#21629;人去把顾基带了过来。

顾基是被人拖进?#24656;?#30340;,从头到脚几乎没了好地方,鞋也丢了,?#25447;?#33050;?#21917;?#37117;红肿透亮。身上的衬衫本来是白色的,如今被皮鞭抽出一道一道的口子,口子里面鲜红紫黑,是深深浅浅的血痂。抬头一见了小丁猫,他登?#26412;?#21741;了。及至两边人松了手,他跪在地上,开始捶胸顿足的嚎啕。

小丁猫点了一根烟,对着他吐了个烟圈,顺便向他通知了顾家?#35828;?#27515;?#19969;?#39038;基听后,愣了一?#25314;?#38543;即继续大哭,嘴里乱叫着妈妈奶奶,是个瘦骨嶙峋的大号?#38706;?/p>

小丁猫不为所动,一边抽?#26691;?#36793;说道:“我可以给你一个戴罪立功的机会。罪你是戴定了,你?#30422;?#24110;着红总运送迫击炮,要炮轰联指指挥部,用心何其险恶,手段何其狠毒。至于立不立功,则是要看你个?#35828;?#34920;现。”

顾基睁着一双泪眼望向小丁猫,人?#36335;?#37117;傻了,抽抽搭搭的只说:“我立功,我一定立功。?#19968;?#28165;界限,我不是他儿子……我和他坚决斗争,斗争到底……”

小丁猫居高临下的望着他:“让你杀了顾明堂,你敢不敢?”

顾基茫然的流着眼泪:“敢……我敢……你饶了我,我什么?#20960;搖?/p>

小丁猫笑了一声,命人把顾基架走了。而顾基在起身之前,还匍匐着给小丁猫磕了一个响头。小丁猫是他的救?#20048;鰨?#23567;丁猫一手攥着他的生死。他心里?#25381;?#24680;,丝毫?#25381;小?#22312;救?#20048;?#38754;前是不能讲道理的,?#25381;?#24527;悔,?#25381;?#24863;恩。被人像拖死狗一样拖出大教室,他知道自己又活了,小丁猫一句话,抵得上自己一条命。

顾基一走,小丁猫也不听合唱了。带着众人上二楼回了办公室,他让苏桃和无心帮着马秀红抄文件。一张大办公桌横在屋子里,马秀红坐在一端,无心和苏桃坐在另一端,三?#35828;?#30528;头,闷声不响的写字。小丁猫则是把杜敢闯也叫了来。几个人在屋子一角围成一圈低声交谈,无心竖起耳朵,?#32769;?#21482;听到“长安县”?#29100;?#26800;库”“民兵连”等?#30465;?#32780;交谈到了最后,杜敢闯和李作诚就一起走了。

当天晚上,杜敢闯和李作诚带领上千的?#28216;?#20599;偷出了文县,一路和各村庄的民兵会合,直奔长安县的解放军驻地,抢军火去了。

苏桃在办公室里抄了一下午文件,被小丁猫拍了无数次肩膀和后脑勺,一拍一哆嗦。后来小丁猫顶着马秀红的冷眼,弯腰趴在苏桃旁边的桌面上,近距离的关怀问道:“累不累?”

苏桃在他满嘴的苦丁茶气中寒毛直竖:“不累。”

小丁猫笑了:“不累的话,晚上再来继续抄?”

苏桃愣了愣:“累。”

无心抬了头:“丁同志,离我爱人远点儿。”

此言一出,马秀红从?#24378;?#20013;呼出两道快意的冷气。小丁猫则是?#28909;唬骸?#29233;人?”

无心义正词严的点头答道:“没错,迟早的事。?#20154;?#23681;数一到,我们两个就去登记。”

小丁猫笑了:“信不信我让你爱人变成寡妇?”

无心不出声了,低头继续写字,显然是被小丁猫镇了住。而小丁猫伸长手臂,劈头盖脸的摸了他一把,嘴里哈哈哈的笑了一大串。笑声未歇,窗外忽?#36824;?#33426;一闪,随即起了一声大爆炸。屋里众人吓了一跳,小丁猫随即直起腰怒道:“他妈的怎么又开了炮?不是说红总?#25381;?#28846;弹了吗?”

无心一把扯起苏桃,大喊一声转身就往外冲。苏桃吓傻了,握着一支圆珠笔没头没脑的跟着他逃。他两个?#25381;?#21160;作,小丁猫和马秀红也清醒了。一拉抽屉拿出一把手枪,小丁猫刚要招呼马秀红,不?#19979;?#31168;红动作更快,连推带抱的把他拥了出去。

有了上次的炮击经验,此时楼内的情形?#20852;?#26377;序,正好没到?#35789;?#20241;息的时间,所?#26376;?#27004;的?#24515;?#22899;女衣冠整齐,说跑就跑。小丁猫正在?#36255;?#22914;何避难,冷不防又一枚炮弹从天而降,?#36286;?#19981;差的炸中了楼后的体育器材室。火光冲天而起,楼内的气氛立刻紧张到了十分。

联指的精兵?#26041;?#20840;去了长安县,如今坐镇的就?#25381;形?#21355;国和陈部长。陈部长近来和李萌萌?#22402;?#25645;搭,又?#32972;?#26159;不知所踪。第三枚炮弹落到了一条街外,爆出了漫天的火光硝烟。所有人都跑进校园里了,无心和苏桃落了后——他们忙着上了一躺三楼,回房用书包装出了他们的粮票、钞票以及正在打瞌睡的白琉璃。

小丁猫下了往钢厂撤?#35828;拿?#20196;,然后自己坐?#38686;粘?#39134;快的逃了。无心和苏桃随着人流往前跑。跑着跑着,身边的一个小姑娘猛一挺身,紧接着像截木头似的倒?#35828;亍?#26080;心没想到此时街上会有流弹,连忙带着苏桃靠了边。?#32321;?#19968;面凹进一块的砖墙成了他们的掩体。无心搂着苏桃极力的缩成一团。街是小街,?#25381;?#36335;灯,无心把苏桃团成了一团,把她在怀里抱成了小女孩小女婴。苏桃的呼吸紊乱的扑在他的脖子上,他听见苏桃问自己:“无心,红总会打过来杀人吗?”

无心一下一下拍着她的手臂:“不好说,要看武卫国他们怎么反击了。”

苏桃是很容易想到死的,怕到受不?#35828;?#26102;候,她的思维往往就直接跳到一个?#20843;饋?#23383;上去。抬手搂住无心的脖子,她很认命的闭了眼睛。

与此同时,白琉璃轻飘飘的出现在了无心眼前。悬在夜空中?#39277;?#22235;周,他?#36335;?#26159;懒得搭理无心,只向前做了一个手势。无心领会了,拉起苏桃起身就跑。跑着跑着,他听到白琉璃告诉自己:“十字路口向左拐。”

他果然左拐了,左拐了十分钟后,红总的五辆卡车在炮火的掩护?#25314;?#19968;路长驱直入,经过了十字路口。

搜索关注 落霞小说 公众号,微信看书更方便!

 

发表评论

足球在线直播免费
新时时彩开奖方法 透码精准网址香港 幸运28破解器最新版 贵州11选5开奖5结果 赛马会论坛五肖五码 安徽11选5历史756号码 河北快三号码和值预测 澳洲幸运5总和路珠 2元彩票15选5 体彩31大乐透走势图 安徽快3游戏今日上市 凯斯线上娱乐城博彩注册 印尼五分彩技巧 福建31选7复式中7十1 竞彩足球合买挣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