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028章 夜探

尼罗2018年07月30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天亮之后,无心付清房钱,坦坦然然的带着月牙和顾大人离开旅店。月牙倒也罢了,顾大人一步三回头,不住去望小春子的房门。后院已经隐隐弥漫开了尸臭,不过前院正有一辆收夜香的大粪车经过,大粪车顶风臭出十里地,伙计捏着鼻子皱着眉毛,也就彻底忽略了自家的异味。

无心一拽顾大?#35828;?#34966;子,不让他东张西望,免得惹人注意。离开旅店数了数钱,月牙走去买了十个菜包子,菜包子全有拳头大,顾大人吃了五个,月牙吃了三个,无心吃了一个半——他见月牙吃得舔嘴咂舌,仿佛是意犹未尽,就把剩下半个也给了她。

“?#20063;?#24597;饿。”他告诉月牙:“不吃也是一样的有力气。”

月牙不信,也不要。两人推推让让,结果一个失手,半个包子落在?#35828;?#19978;。顾大人旁观至此,发出感慨:“妈了个蛋,不如给我!”

月牙和顾大人很想知道无心要去哪里,可是无心一路死活不说。三人出城上了山路,大半天后到达了青云山上的青云观。月牙虽然迁来直隶住了许久,可是最远只逛过文县附近山上的大庙。大庙已经算是金碧辉煌,庙里的和尚也都肥头大耳,十分富态;不料和青云观一比,她虽是没什么学?#21097;?#21487;也觉出了大庙的?#20303;?#21018;一经过牌楼,她就不由自主的扯了扯衣袖摸了摸头发,又特地用?#30452;?#25273;了抹嘴,想要做出庄重模样;顾大人一个脑袋也是四面八方的转:“哎哟,洞天福地啊!我先前怎么就没来过?”

无心踏着青石板路拾级而上,又微微侧身牵着月牙的手。深秋了,两边山中一?#19978;?#29791;风光,干燥的寒风穿林而过,吹得枯叶沙沙作响。一道小小山涧顺山而下,流出一点似有似无的水声。无心仰头向上望去,就见层林之中隐约显出雕梁画栋,正是山门之后的玉皇殿。

出尘子道长似乎是万万没想到无心还会再来。披着一件貂皮领子的黑大氅,他伸腿下了他的红木大罗汉床,大氅敞开来,露出里面一尘不染的雪白裤褂。

无心对他是相当的恭敬,拱?#30452;?#25331;一鞠躬:“道长,我又来了。”

出尘子一头长发中分披下,黑亮的像一匹好缎子。眯着眼睛上下打量了无心,他眼角的鱼尾纹全藏在了长发?#26053;媯?#20013;间露出的面孔显得异常白嫩年轻:“你怎么又来了?”

无心挺直了腰,仿佛含羞带愧似的,对着出尘子低头一笑:“还不是因为你太师叔祖——”

未?#20154;?#25226;话说完,出尘子气得一?#25991;?#34955;,眼角眉梢全露了出来:“放狗屁!我哪有什么太师叔祖?我太师叔祖早在一百多年前就死过?#30473;?#27425;了!”

无心笑微微的心平气和:“道长,你别急,听我把话说完。你太师叔祖啊,在文县嫁人做九姨太了。”

出尘子后退一步,抬手一拍罗汉床上的小炕桌,怒发冲冠的叫道:“再说就给?#22812;?#20986;去!”

无心点?#35828;?#22836;:“好,我到外面说去。”

出尘子龙行虎步的杀向前方,一把揪住了无心的衣领:“敢?!”

无心慢条斯理的抬起双手,轻轻一拍出尘子的肩膀,同时低声说道:“道长,你太师叔祖玩死人,玩得漂亮极了。”

出尘子瞪着他,不说?#21834;?/p>

无心继续说了下去:“由着她玩下去,将来必出大乱,所以我要去趟文县,再看一看你太师祖的阵法。看见窗外站着的一男一女了吗?女人是我老婆,男人是我兄弟,?#20063;?#33021;带着他们去文县冒险,所以想请你收留他们几日。我想凭你的道行,青云观里总不会闹鬼。”

出尘子松了手,一甩袖子?#25199;?#20102;他:“闹鬼又当如何?”

无心绕到了他的面前:“修道的人,总是慈悲为?#24120;?#20004;条人命,我想你一定能护得住。”

出尘子抬眼看他:“你到底是什么人?”

无心双手合什:“道长,拜托了,你一天给他们三顿饭吃就?#23567;!?/p>

出尘子一见到无心,就像落进了云里雾里,上不着天下不着地的悬起了心。太师叔祖是青云观内的秘密,他只把秘密传给了他的大弟子,因为将来待他羽化之后,大弟子就会是新一代的道观住持。秘密本来类似一个玄之?#20013;?#30340;故事,有趣而已,一文不值;可是当无心带来太师叔祖的消息之后,故事和现实衔接起来,就让出尘子隔三差五的做起了噩梦。

出尘子在青云观后找了两间小房,让月牙和顾大人住下。月牙和顾大人见识?#35828;?#38271;飘飘欲仙的派头,都很?#25226;觶?#32769;老实实的不敢妄言妄动。及至到了晚上,无心坐在出尘子的罗汉床上,细?#38468;?#36848;了岳绮罗的恶?#23567;?#20986;尘子捧着一只?#27966;?#21476;香的小手炉,听得脸上神色不定。而无心说到最后,隔着炕桌向他探过头去:“你的本事和岳绮罗相比,能差多少?”

出尘子听他终于收了“太师叔祖”四个字,不由得松了口气:“我太师祖和她不是一路,我们不能比。”

无心又?#21097;骸?#23731;绮罗能把地下的魂魄召唤上来,你能吗?”

出尘子摇了摇头:“我只能把地上的魂魄镇压下去。”

无心恍然大悟的点头:“哦……也不错,比我强。”

无心一夜没睡,因为回房之后对着月牙实话实说,承认自己是要去趟文县。

月牙当即表示不同意,又劝不服他,便跃跃欲试的想要撒泼。坐在床上扯散发髻,她想哭,没哭出来,于是下床去找了顾大人。顾大人披着棉袄进了房门,摩拳擦掌的放出豪言,说要打断无心的腿。无心抬脚踩上床沿,自己“?#23613;?#30340;一拍大腿:“来,打吧!”

月牙和顾大人刚柔并济的合了作,硬是没治住一个无心。午夜时分无心出发下山,月牙和顾大人跟在后方送出老远。月牙气得哭唧唧:?#21543;?#29609;意儿啊,油盐不进的,驴脾气啊!”

顾大人跟着帮腔:“就是头驴!”

月牙又道:“我们跟你去吧,人多总比人少强啊!”

顾大人舔了舔嘴唇,没搭腔,因为真是不敢去文县,?#30053;?#32494;罗,也怕丁大头。

无心停下脚步,转身对着月牙嘿嘿一笑,又抬起右手微微一摇,做了个告别的手势。不等月牙再开口,他转向前方加快脚步,连跑带跳的消失在了夜色之?#23567;?/p>

无心成了无牵无挂的一个人,行动起来反倒更利落。脚步不停的走到天亮,他进了长安县外的一家小饭馆里吃早饭,就听邻桌食客讲述县内大事——一家旅店夜里来了个女?#20572;?#20837;住之后不吃不?#35753;?#21160;静,结果两天之后伙计忍不住去敲了门,没人答应;踹开门一瞧,女客早烂在床上了!

“死个女人不算太稀奇。”食客绘声绘色的讲述:“稀奇的是验过尸后,发现女客至少已经死了十天半个月——怪了吧?女客可是两天前自己过来的。”

馆子里面一片惊声。无心会了账,起身悄悄走了。

如此又走了大半天,无心经过了猪嘴镇,直奔文县城门。近来文县太平,城门从早到晚大敞四开。无心轻而易举的进了县城,混在人群里走向顾宅。

暮色之中,顾宅所在的一条胡同?#21866;?#26080;声,枯藤老树昏鸦俱全。无心慢慢的进了胡同,就感觉两边房屋全都没有人气。先前顾宅闹了几个月的鬼,也只是吓得左邻右舍搬走;如今顾宅不闹鬼也不闹人了,怎么反倒变得越发荒凉?

无心在两扇紧闭的黑漆大门前停了脚步。大门外面挂着黄铜大锁,锁上缀着点点斑斑的泥水痕迹,似乎已然经过了不少风雨。锁门是正常的,无心本来也没想过走大门。出了胡同绕到后方,无心决定爬墙进去。记得顾大人曾说宅子后面带有花园,无心现在对于顾宅的一切都很感兴趣。

花园的围墙不算高,无心赶在太阳落山之时翻了进去,落脚之处一片柔软,是荒草和落叶积了厚厚的一层。花木久不修剪,全都长得张牙舞爪,阴暗处不时发出窸窸窣窣的声响,是小活物受了惊动。一阵夜风而过,卷起漫天落叶。

无心经过几丛刺?#20498;澹?#21457;现园子里不大干净。人不来,鬼就来了。

石子小径都被落叶覆盖了住,无心一?#32321;?#35748;着往前走。顺顺利利的到了园子门口,他抬头望去,却是停住了脚步。

院子门口摆着一具小小的棺?#27169;?#26408;?#21183;?#40657;,似乎里面只能容下幼童。

 

发表评论

足球在线直播免费
体育彩票买什么号码好 2018一尾中特 宝2国际网上真钱娱乐 合肥市彩票中心 开乐彩销售点 福彩3d图库 华东15选5推存号 香港赛马会特马生肖资料 北单彩票app下载 湖北30选5开奖走势图表 足球14场胜负彩直播 彩票大赢家排列五走势图 江西快3app 王中王论坛一尾中特 海南4十1彩票每注奖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