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六章 · 4

伍绮诗2018年10月09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莉迪亚一整天都在做算术。如果今天每人吃一只热狗,明天还剩几只?如果她和内斯每?#35828;?#21040;五支焰火,加起来一共有多少支?天黑之后,当烟花在空中绽放时,莉迪亚算了算,今天母亲一共给了她十个吻、五个?#24403;В?#21483;了她三次“我的聪明女儿”。每当她答对一个问题,母亲的脸上就会出现一个酒窝,像一只小小的指纹。“再问一个,”母亲的提问一停,她就这样恳求,“妈妈,再问我一个问题。”“如果你真的愿意回答的话。”她母亲说,莉迪亚连忙点头。“明天吧,”玛丽琳说,“?#19968;?#32473;你买一本书,我们一起读。”

不止一本书,玛丽?#31456;?#20102;一摞书:《空气的科学》《天气的成因》和《趣味化学》。晚上,把内斯塞进被窝之后,她就坐在莉迪亚的床边,从最上面捡起一本书。莉迪亚挤在她身边,倾听母亲深沉如鼓的心跳,跟随她一同呼吸,母亲的声音似乎来自她自己的脑袋。“空气无所不在,”她母亲读道,“盘旋萦绕在你的周围。尽管你看不见它,它还是在那里。无论你去哪里,都有空气。”莉迪亚又往母亲怀里钻了钻,?#20154;?#35835;完最后一页,她几乎都要睡着了。“再给我读一本。”她咕哝道。玛丽琳高兴极了,她小声说:“明天,好吗?”莉迪亚?#21653;?#28857;头,连耳朵都跟着响了起来。

那个最重要的词——明天,每天都得到了莉迪亚的珍惜。明天,我带你去博物馆看恐龙化石。明天,我们学习树木的知识。明天,我们研究月亮。每天晚上,母亲都会给她一个小承诺:明天,她会陪在她身边。

作为报答,莉迪亚也许下自己的承诺:做到母亲?#24895;?#30340;每一件事。她学会了写加号,写得有点像矮小的字母“t”。她每天早晨都会数指头,计算粥碗的数量,四加二、三加三、七加十。每当母亲停止提?#21097;?#22905;就会要求她继续,这让玛丽琳激动不已——莉迪亚仿佛启动了她身上的电源。莉迪亚踩着小凳趴在水池边,过大的围裙从?#26412;?#19968;直拖到脚踝,看着玛丽琳把一些小苏打放进一杯醋里面。“这是一?#21482;?#23398;?#20174;Α!?#22905;母亲说。看到杯子里溢出的泡沫流进下水道,莉迪亚点点头。她和母亲一起玩模拟商店的游戏,用一美分和五美分的?#33046;?#32451;习算术:两美?#21482;?#19968;个?#24403;В?#22235;美?#21482;?#19968;个亲吻。这时,内斯扔下一个二十五美分?#33046;遙?#35828;:“你肯定算不出这个能换什么。”他们的母亲立刻把他撵走了。

内心深处,莉迪亚感觉得到,一切该来的都会来。总有一天,她读的书上不会再有插图;她要解决的题目会越来越长,越来越难;算术里会出现分数、小数和指数;游戏会变得更加复杂。看到肉糜卷,她母亲会说:“莉迪亚,我想起一个数字。如果你用它乘以二,再加一,会得到七。”她倒着往回算,直至得出正确答案,随后她母亲会微笑着端来甜点。总有一天,玛丽琳会给她一副真正的听诊器,她会解开衬衫最上面的两颗纽扣,?#28895;?#22836;放在皮肤上,让莉迪亚直接听她的心跳。“医生们都用这个。”她母亲会说。?#36824;?#29616;在为时尚早,但莉迪亚已经知道这些事会发生。各种知识在她周围盘旋萦绕,紧抓着她,每天只增不减。无论她去哪里,它们都在那里。然而,每当母亲?#24895;?#19979;来,她只会答应“是的,是的,是的”。

?#21483;?#26399;后,玛丽琳和詹姆斯开车到托莱多拿她的衣服和书。“我可以自己去。”玛丽琳坚持道。她把弹珠、发夹和纽扣忘在了衣柜某件衣服的口袋里,那件衣服穿起来已经变紧了,不久,玛丽?#31449;?#25226;它捐献给慈善机构,那三件被遗忘的纪念品还留在衣服的口袋里。?#36824;?#24403;她看到搬空?#35828;?#23567;公寓时,还是忍不住眼睛酸涩。她默默地把书本封入纸箱,把写得半满的笔记本丢进垃圾堆。她希望一个人操办这场小小的葬礼。“真的,”她说,“你没有必要来。”詹姆斯却坚持要来。“我不会让你在目前的情况下搬运任何重物。”他说,“?#19968;?#35831;薇薇安·艾伦下午过来照看孩子。”

詹姆斯和玛丽琳一出发,艾伦夫人就把电视频道切换到肥皂剧,在沙发上坐了下来。莉迪亚抱着膝?#20146;?#22312;餐桌下,手里却没了烹饪书;内斯拽着地毯上的线头,愤愤不平。?#35449;牛?#20182;母亲叫醒他,把他塞到餐桌底下,但莉迪亚却已然?#21152;?#20102;这里的大部分空间。他知道母亲提问的每一个答案,但每当他想在莉迪亚数指头的时候插嘴回答时,母亲就会让他别出声。在博物馆,他想去天文馆看模拟星空展览,但他们一整天都在观察骨骼、消化系统的模型等等莉迪亚想看的东西。那天早晨,他拿着剪报夹早早来到厨房,他母亲还穿着浴袍。她越过茶杯边缘,给了他一个睡眼惺忪的微笑。自从回家以来,这是她第一次真正地看着他,他的?#27597;咝说?#20687;鸟儿一样,差点从喉咙里飞出来。“我能吃一个煮鸡蛋吗?”他问。奇迹般地,她回答:“好的。”那个瞬间,他彻底原谅了她。他决定给她看自己收集的宇航员?#35745;?#36824;有每次发射活动的介绍。她能看懂的。她会印象深刻的。

然后,他还没来得及说话,莉迪亚就走下楼梯,他母亲的注意力一下子被吸引过去,落在了莉迪亚的肩膀上。内斯在角落里噘着嘴,翻动剪报夹的边缘,但没人注意他,直到他父亲走进厨房。“还在想着那些宇航员?”他说完,从柜台上的水果碗里挑出一只苹果咬了一口,径自笑起来。尽管隔着整间厨房,内斯仍然听得到那有力的咀嚼声和?#33713;?#31359;透果皮的脆响。他母亲只顾听莉迪亚讲她昨晚做了什么梦,对父子俩的存在浑然不觉,也完全忘记了煮鸡蛋这码事。内斯的心一沉,压得他无法呼吸。

沙发上,艾伦夫人打起了小呼噜,下巴上挂着一丝口水。内斯从桌子底下爬出来,半敞开前门,跳进?#29228;?#37324;。地面拍打着他的脚跟,仿佛带着电流,头顶是铁灰色的天空,苍白而辽远。

“你去哪儿?”莉迪亚朝门外看。

?#23433;还?#20320;的事。”内斯担心艾伦夫人会听到动静,醒过来喊他回家,但什么都没有发生。他头也没回就知道,莉迪亚在后面望着他。他大步迈下台阶走到街上,看她敢不敢跟着,不一会儿,她就跟了上来。

莉迪亚一路跟着内斯来到湖边,踏上小码头。湖对面的房子看上去像做工精美的玩具屋,里面的母亲们一定在煮鸡蛋、烤?#26696;?#25110;者炖肉,父亲们也许正在烤肉,他们用叉子翻动热狗,?#23601;?#22312;肉块上烙下完美的黑线。那些母亲从来没有抛下孩子远走高飞,那些父亲从来没打过孩子耳光,或者踢倒电视和嘲笑他们。

“你想游泳吗?”莉迪亚剥掉袜子,?#30452;?#22622;进每只鞋子,然后和他并肩坐在码头,两脚耷拉在水面上。有人在沙子里扔下一个芭比娃娃?#22909;?#31359;衣服,浑身是泥,一条胳膊没有了。内斯把它的另一条胳膊也扯下来,扔进水里,然后又扯下一条腿——腿比较难扯。莉迪亚觉得?#21507;?#36215;来。

“我们还是回家吧。”

+落-霞+小-说 ·

“一会儿就走。”他把芭比娃娃的头一扭,让它的脸冲着脖子后面。

“我们会惹麻烦的。”莉迪亚伸?#27490;?#34972;子。

另一条?#20173;?#20040;扯都扯不下来,内斯扭过身子看着他妹妹,突然,他觉得自己失去了平衡,歪向一边。他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但是眼前的所有景物都倾斜起来,像是配重不均的跷跷板,他们生活中的每个人——母亲、父亲,甚?#20102;?#33258;己——都在滑动,滑向莉迪亚,在她的引力的作用下,谁也难以?#21653;埽?#19968;切都围着她转。

后来,内斯根本不记得他当时说了什么、想了什么、有什么感觉,甚至忘记了自己究竟说没说话,他只知道一件事,他把莉迪亚推进了水里。

每当他想起这一刻,都觉得漫长得无止无尽。莉迪亚消失在水下,和他彻底分离,他趴在码头上,似乎瞥见了未来。没有她,他就是一个人了,接着他就意识到,即使这样,事情也不会有起色。即使没有了莉迪亚,世界也还是?#36824;?#24179;的。他和他?#27597;?#27597;,还有他们的生活,会围着莉迪亚曾经存在过的空间旋转,最?#31449;?#20837;她留下的真空之?#23567;?/p>

不仅如此,当他碰到她的那一刻,他便意识到自己错怪了她。当他的手拍在她肩膀上的时候,当水面在她头顶闭合的时候,莉迪亚感到极大的解脱,她在呛咳中满足地叹息着,从容地挣扎着,她迫切地体会到,自己和内斯?#27597;惺?#26159;一致的,那些倾斜挤压在她身上的东西,她也不想要,它们太沉重了。

实际上,只过了几秒钟,内斯就跳进了水里。他潜入水下,抓住莉迪亚?#27597;?#33162;把她拉向水面,发狂地踩着水。

踢水,他喘着气,踢水,踢水。

他们朝着岸边扑腾,缓慢地向那里的浅滩移动,脚触到?#36710;?#20043;后,他们就地瘫倒。内斯抹掉眼睛里的泥?#20572;?#33673;迪亚对着草丛吐出一大口湖水。一?#31181;印?#20004;?#31181;印?#19977;?#31181;?#36807;去了,两人依旧脸朝下趴着,上气不接下气。然后,内斯摇晃着站起来,令他惊讶的是,莉迪亚伸出手来,抓住他的手。她的意思是“别松手?#20445;?#22312;感激带来的眩晕之中,内斯握住了她的手。

他们?#24590;?#30528;朝家里走去,一言不发,在人行道上留下?#31508;?#30340;脚印。除了艾伦夫?#35828;?#40766;声,房间里只有水从他们的衣服落到地毯上的声音。他们只离开了二十?#31181;櫻?#20294;感觉好像过去了好几个世纪。他们蹑手蹑?#35834;?#19978;了楼,把湿衣服藏进洗衣篮,换上干衣服,他们?#27597;?#27597;拖着手提箱和装书的纸盒返回之后,他们什么都没说。母亲抱怨地板上的水渍时,内斯说,是他打翻了饮料。上床睡觉之前,内斯和莉迪亚一起在水池边刷牙,彬彬有礼地轮流漱口,像平时一样互道晚安。这件事太?#29616;兀?#19981;能说出来,好比某处他们无法一眼看清的风景,好比夜晚的天空,漫无边?#21097;?#24635;是让人觉得太大。他把她推下去,然后又把她拉上来。在莉迪亚的一生中,她将会?#20146;?#19968;件事。在内斯的一生中,他也会?#20146;?#21478;一件事。

每年暑假结束,重新开学的时候,米德伍德小学都会举行欢迎?#23433;?#20250;。玛丽琳手按着?#20146;櫻?#27721;娜一天比一天重了;他们?#27597;?#20146;用肩膀扛着莉迪亚,穿过停车场。午饭后还有几个?#28909;?#30475;谁扔空心威浮球扔得最远,谁能把最多的沙袋投进咖?#35033;蓿?#35841;能猜出一加仑玻璃瓶里的糖豆数量。内斯和詹姆斯参加了?#26696;?#23376;鸡蛋赛跑”——每人头顶一个生鸡蛋向前跑,鸡?#30333;?#22312;茶匙里,像上菜一样。他们一路领先,然而在快冲线时,内斯绊了一下,鸡蛋掉了。迈尔斯·富勒和他父亲得了第一名,校长哈格德夫人颁发给他们蓝绶带。

“?#36824;?#31995;。”詹姆斯说。听到这话,内斯感觉好了一点,但是,他?#27597;?#20146;又补充道:“要是他们?#28909;?#35835;一整天书……”一个月来,他总是重复类似的话,听着像开玩笑,其?#31561;?#19981;是。每当发觉自?#21644;?#21475;而出的时候,詹姆斯都会下意识地咬住舌尖,但是已经太迟了。他不理解为什么他会对内斯说这些话,这样只会揭示更多的痛苦事?#25285;?#20869;斯越来越让他想起自己,想起他试图忘记的童年往事。他知道儿子成了他当年的缩影,让他感到难过和羞愧,想到这里,他的目光飘到了一边。内斯看着地上摔碎的鸡蛋,蛋黄在草叶上流?#21097;?#34507;清渗进土壤,莉迪亚对他微微笑了一下,他用穿着帆?#22841;?#30340;脚把蛋壳碾碎。詹姆斯转过身去,内斯朝着他脚边啐了一口。

接下来是“三条?#28909;?#36305;”。一位老师用一条手绢把莉迪亚和内斯的脚踝绑在一起,他们蹒?#20146;?#26469;到起跑线上。那些参加?#28909;?#30340;孩子和他们?#27597;?#27597;、兄弟姐妹相互绑在一起。还没开始跑,莉迪亚就被内斯的鞋帮绊了一下,身体摇晃起来,内斯伸出一只胳?#33046;?#25345;平衡。他想跟上莉迪亚的步伐,但莉迪亚朝前迈腿的时候,内斯无意中向后一拉。手绢捆得很紧,把两?#35828;?#33050;踝勒得难受,像一条套住了两头并不匹配的牲口的轭,连他们各自朝着相反?#36739;?#20208;面朝天地摔倒在柔软湿滑的草地上时,都没有松开。

 

发表评论

足球在线直播免费
黑龙江体彩6+1开奖结果查询 吉林时时彩走势图开奖结果查询 赛马会曾道人透码 六合彩六肖中特 河南22选5预测号码是多少 哪个彩票论坛好 体彩青海11选5开奖号 山西11选5规律 辽宁省福利彩票网 扑克打牌技巧必胜绝技 内蒙古时时彩彩开奖号码 中国体育彩票中奖信息s 广东福彩26选5怎么了 30选5基本走势图 真人真钱游戏e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