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寂寞 · 二

[美]亨利·戴维·梭罗2018年06月13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大部分时间内,我觉得寂寞是有益于健康的。有了伴儿,即使是最好的伴儿,不久也要厌倦,弄得很糟糕。我爱孤独。我没有碰到比寂寞更好的同伴了。到国外去厕身于人群之中,大概比独处室内,更为寂寞。一个在思想着在工作着的人总是单独的,让他爱在哪儿就在哪儿吧,寂寞不能以一个人离开他的同伴的里数来计算。真正勤学的学生,在剑桥学院最拥挤的蜂房内,寂寞得像沙漠上的一个托钵僧一样。农夫可以一整天,独个儿地在田地上,在森林中工作,耕地或砍伐,却不觉得寂寞,因为他有工作;可是到晚上,他回到家里,却不能独自在室内?#20102;跡?#32780;必须?#20581;?#30475;得见他那里的人”的地方去消遣一下,照他的想法,是用以补偿他一天的寂寞;因此他很奇怪,为什么学生们能整日整夜坐在室内不觉得无聊与“忧郁?#20445;?#21487;是他不明白虽然学生在室内,却在他的田地上工作,在他的森林中采伐,像农夫在田地或森林中一样,过后学生也要找消遣,也要社交,尽管那形式可能更加凝练些。

社交往往廉价。相聚的时间之短促,来不及使彼此获得任何新的有价值的东西。我们在每日三餐的时间里相见,大家重新尝尝我们这种陈腐乳酪的味道。我们都必须同意若干条规则,那就是所谓的礼节和礼貌,使得这种经常的聚首能相安无事,避免公开争?#24120;?#20197;至面红耳赤。我们相会于邮局,于社交场所,?#23458;?#22312;炉火边;我们生活得太拥挤,互相干扰,彼此牵绊,因此我想,彼此已缺乏敬意了。?#27604;唬?#25152;有重要而热忱的聚会,次数少一点也够了。试想工厂中的女工,——永远不能独自生活,甚至做?#25105;?#38590;于孤独。如果一英里只住一个人,像我这儿,那要好得多。?#35828;?#20215;值并不在他的皮肤上,所以我们不必要去碰皮肤。

我曾听说过,有人?#26376;?#22312;森林里,倒在一棵树下,饿得慌,又累得要命,由于体力不济,病态的想象力让他看到了周围有许多奇怪的幻象,他以为它们都是真的。同样,在身体和灵魂都很健康有力的时候,我们可以不断地?#27704;?#20284;的,但更正常、更自然的社会得到鼓舞,从而发现我们是不寂寞的。

我在我的房屋中有许多伴侣;特别在早上还没有人来访问我的时候。让我来举几个比喻,或能传达出我的某些状况。我并不比湖中高声大笑的?#24444;?#40479;更孤独,我并不比瓦尔登湖更寂寞。我倒要问?#25910;?#23396;独的湖有谁作伴?然而在它的?#36947;?#30340;水波上,却有着不是蓝色的魔鬼,而是蓝色的天使呢。太阳是寂寞的,除非乌云满天,有时候就好像有两个太阳,但那一个是假的。上帝是孤独的,——可是魔鬼就绝不孤独;他看到许多伙伴;他是要结成帮的。我并不比一朵毛蕊花或牧场上的一朵蒲公英寂寞,我不比一张豆叶,一枝酢酱草,或一只马蝇,或一只大黄蜂更孤独。我不比密尔溪,或一只风信鸡,或北极?#29301;?#25110;南风更寂寞,我不比四月的雨或正月的融雪,或新屋中的第一只蜘蛛更孤独。

在冬天的长夜里,雪狂飘,风在森林中号叫的时候,一个老年的移民,原先的主人,不时来拜访我,据说瓦尔登湖还是他挖了出来,铺了石子,沿湖种了松树的;他告诉我旧时的?#25176;?#36817;的永恒的故事;我们俩这样过了一个愉快的夜晚,充满了交际的喜悦,交换了对事物的惬意的意见,虽然没有苹果或苹果酒,——这个最聪明而?#21738;?#30340;朋友啊,我真?#19981;?#20182;,他比谷菲或华?#22330;?】知道更多的秘密;虽然人家说他已经死了,却没有人指出过他的坟墓在哪里。还有一个老太太,也住在我的附近,大部分人根本看不见她,我却有时候很高?#35828;?#22905;的芳香的百草园中去散?#21073;?#37319;集药草,又倾听她的寓言;因为她有无比丰富的创造力,她的记忆一直追溯到神话以前的时代,她可以把每一个寓言的起源告诉我,哪一个寓言是根据了哪一个事实而来的,因为这些事?#25380;?#29983;在她年轻的时候。一个红润的、精壮的老太太,不论什么天气什么季节她都兴致勃勃,看样子要比她的孩子活得还长久。

【6?#23458;?#24265;·谷菲和爱德华·华莱在十七世纪的英国大革命中谋害了英国查理一世后逃亡到了美国。

太阳,风雨,夏天,冬天,——大自然的不可描写的纯洁和恩惠,他们永?#30701;?#20379;这么多的康健,这么多的?#29420;鄭?#23545;我们人类这样地同情,如果有人为了正当的原因悲痛,那大自然?#19981;?#21463;到感动,太阳黯淡了,风像活人一样悲叹,云端里落下泪雨,树木到仲夏脱下叶子,披上丧服。难道我不该与土地息息相通吗?我自己不也是一部分绿叶与青?#35828;哪?#22303;吗?

是什么药使我们健全、宁?#30149;?#28385;足的呢?不是你我的曾祖父的,而是我们的大自然曾祖母的,全宇宙的蔬菜和植物的补品,她自己?#37096;?#23427;而永远年轻,活得比汤麦斯·派尔【7】还更长久,用他们的衰败的脂肪更增添了她的康健。不是那种江湖医生配方的用冥河水和死海海水混合的药水,装在有时我们看到过装瓶子用的那种?#21557;?#24418;黑色船状?#24213;?#19978;的药瓶子里,那不是我的万灵妙药:还是让我来喝一口纯净的黎明空气。黎明的空气啊!如果人们不愿意在每日之源?#26085;?#27849;水,那么,啊,我们必须把它们装在瓶子内;放在店里,卖给世上那些失去黎明预订券的人们。可是记着,它能冷藏在地窖下,一直保持到正午,但要在那以前很久就打开瓶塞,跟随曙光的脚步西?#23567;?#25105;并不崇拜那司健康之女神,她是爱斯库拉彼斯【8】这古老的草药医师的女儿,在纪念碑上,她一手拿了一条蛇,另一只手拿了一个杯子,而蛇时常?#32570;?#20013;的水;我宁?#27801;?#25308;朱庇特的执杯者希勃,这青春的女神,为诸神司酒行觞,她是朱诺【9】和?#21543;?#33716;苣的女儿,能使神仙和人?#36947;?#36824;童。她也许是地球上出现过的最健康、最强?#22330;?#36523;体最好的少女,无论她到哪里,那里便成了春天。

【7】英国人汤麦斯·派尔,据说活到了一百五十二岁。

【8】罗马神话中的医神。

【9】罗马神话中的天后,主神朱庇特的妻子。

 

发表评论

足球在线直播免费
河南福彩幸运武林风开奖走势图 甘肃11选5计算方法软件 福彩3d开奖结果走势图 福建快3软件 山西快乐十分介绍 陕西十一选五遗漏查询 pc28am参考结果 广东快乐10分开奖结果 8十1中三红球有没有钱 排列5走势图 广东公式网小权雨权威论坛 陕西体彩十一选五一定牛开奖结果 福建11选5走势图删除删除删除 试机号的应用 竞彩混合过关赢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