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12节

[英]毛姆2018年07月30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时间一长,菲利普的残疾不再引起大家的兴趣。那就像是某个孩子的红头发,或者另一个孩子的过度肥胖那样,结果也被他们认可了。然而在这段时间里,菲利普却变得极其敏?#23567;?#21482;要可以不跑,他就决不奔跑,因为他知道一跑起来,自己就瘸得更为明显,他采取了一种独特的行走方式。他尽量站定不动,并把那只畸形的脚藏到另一只脚后边,免得引起注意。他时刻都在留神别人是否提到自己的跛足。他无法参加其他孩子玩的那些游戏,因此对于他们的生活始终不大熟悉。至于他们的各?#21482;?#21160;,他也只能站在一旁观看。他觉得自己跟别的孩子之间似乎有一道障碍。有时候,孩子们似乎也认为他不会踢足球是他自己的过错,而菲利普又无法让他们明白自己的情况。他经常独自一个,无人搭理。他素来很爱说话,如今却渐渐变得寡言少语。他开始思考自己跟别的孩子之间的不同之处。

宿舍里最大的孩子辛格不?#19981;?#33778;利普。就年龄而言,菲利普算是个子矮小的,他不得不忍受各种虐待。学期大约过了一半的时候,学校里兴起一阵玩“?#22987;狻?#28216;戏的?#30264;薄?#36825;是一种双人游戏,在桌子或长凳上用?#30452;始?#27604;试着玩。玩的人得用指甲把自己的?#22987;?#26397;前推去,设法让它迎面爬到对手的?#22987;?#22836;上;而对手一面闪躲防备,一面也设法使自己的?#22987;?#36814;面爬上对方的?#22987;?#32972;。哪个人成功了,就在自己拇指的肉球上呵口气,随后使劲按住这两只?#22987;猓?#22914;果能把它们粘住,一块儿提起来,那么,这两只?#22987;?#23601;都属于赢家。不久,到处都看见学生们在玩这种游戏,那些本领高超的孩子赢得了大量?#22987;狻?#21487;是,过了一阵子,沃森先生认定这是一种赌博,就禁?#23521;?#29983;玩这种游戏,并把他们手里的?#22987;?#20840;部没收。菲利普玩起这种游戏来十分拿手,却也只好?#37027;?#27822;丧地交出他赢到的所有?#22987;狻?#20294;是,他?#31181;?#30162;痒的,仍想再玩一玩。几天以后,在去足球场的路上,他跑进一家店铺,花了一个便士,买了几个J?#20013;胃直始狻?#20182;把这些?#22987;?#25955;放在口袋里,摸着过瘾。不久,辛格就发现菲利普手里有这些?#22987;狻?#36763;格的?#22987;?#20063;都交出去了,但是他?#24213;?#30041;下一只名?#23567;?#22823;象”的特大?#22987;猓?#36825;只?#22987;?#20960;乎战无不胜。如今,可以把菲利普的J?#20013;偽始?#36194;到手里的机会摆在面前,他可无法放弃。尽管菲利普知道用自己的小?#22987;?#36319;他较量,完全处于下风,但他生性喜爱冒险,也愿意大胆一试。再说他也清楚,辛格是不会允许自己拒绝的。已经歇手了一个星期,现在坐下来又玩起这种游戏,心里感到一阵兴奋。菲利普很快就输掉了两只小?#22987;猓?#36763;格开心得不得了。可是第三次交锋时,辛格的“大象”不巧一下子滑转过来,菲利普乘机把他的J?#20013;偽始?#25512;上“大象”的脊背。他胜利地欢呼起来。就在这时,沃森先生走了进来。

“你们在干什么?”他问。

他望了望辛格,又望了望菲利普,但他们俩谁也没有吭声。

“难道你们不知道,我禁止你们玩这种极为愚蠢的游戏?”

菲利普的心怦怦直跳。他知道会有什么后果,吓得丧魂落魄,但恐惧之中也掺杂着几分喜悦。他还从来没有挨过老师的鞭子。遭受鞭打当然很疼,但事过之后,却可以夸耀一番。

“到我书房来。”

校长转过身,他们并排跟在后面,辛格低声对菲利普说:

“咱们肯定要倒霉了。”

沃森先生指着辛格说:

“弯下身去!”

菲利普?#25104;?#29022;白,看到辛格每挨一鞭,身子就抖动一下。三鞭以后,辛格就哇哇地哭喊起来。紧接着又抽了三鞭。

?? 落*霞*小*说* W ww … l U o x ia … c om

“行了,站起来。”

辛格直起身子,脸上流淌着泪水。菲利普朝前迈了一步,沃森先生端详了他一会儿。

“我可不想用藤条抽你。你是一个新来的学生,而且我也不能打一个瘸腿的孩子。走吧,你们俩都走吧,不许再淘气了。”

他们两个人走回?#28108;?#26102;,一群孩子正在那儿等着,他们已经通过某种神秘的途径打听到发生的事情。他们马?#38686;?#20999;地向辛格问这问那。辛格面对着他们,脸因为疼痛而涨得通红,面颊上还带着泪痕。辛格用脑袋朝站在身后不远的菲利普一指,愤愤不平地说:

“他躲过了处罚,因为是个瘸子。”

菲利普红着?#24120;?#19968;声不响地站着。他感到他们朝他投来轻蔑的目光。

“你挨了几下?”有个孩子问辛格。

可是辛格没有回答。他受了皮肉之苦,心里十分气恼。

“以后不要再来找我?#32321;始?#20102;,”他对菲利普说,“你可真讨巧,什么风险也不用担。”

“我可没来找你。”

“你没有?”

辛格猛地伸出脚去,把菲利普绊了一下。菲利普平常就站不大稳,他重重地摔倒在地。

“瘸子。”辛格说。

在后半学期里,辛格残酷地折磨菲利普。尽管菲利普竭力回避,但是学校的地方太小,要不跟他打照面是不可能的。他试图跟辛格欢快、友好地相处,甚至卑躬屈膝地买了一把小?#31471;?#20182;,但辛格收下了小刀,却不愿和解。有一两次,菲利普实在无法忍受,就朝这个?#20154;?#22823;的男孩又踢又打,但辛格的力气比菲利普要大多了,菲利普根本无法跟他对抗,总是在多少遭受了一番煎熬后,被?#35748;?#20182;请求原谅。这一点特别?#20852;?#24700;恨不已,因为他忍受不了赔礼道歉的屈辱,而每逢疼痛超出了肉体所能忍受的限度,他又不得不赔礼道歉。更糟的是,他的这?#30452;?#24808;不幸的生活似乎看不到尽头。辛格才十一岁,一直要到十三岁才会升到中学部去。菲利普明白还得跟这个折磨自己的?#19968;?#30456;处两年,而且根本无法逃避。他只?#24615;?#20570;功课或者上床睡觉的时候,才略微快·活一点。他脑子里经常会有一种奇怪的感觉:眼下的生活,以及其中的所有苦难,都只是一场幻梦而已,?#27531;?#21738;天早晨一觉醒来,自己又躺在伦敦家里的那张小床上了。

搜索关注 落霞小说 公众号,微信看书更方便!

 

发表评论

足球在线直播免费
最新时时彩网站源码 99娱乐平台 急速赛车电影下载 球控探足球比分 36选7体育彩票走势图 上海鼎红国际娱乐会所 一头一尾中特 云南11选5数据库 上海时时乐段组技巧 江苏e球彩开奖号码 22选5历史奖号 浙江11选5体彩 球迷网nba比分 136期双色球历史走势图 娜莎解曾道人一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