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十五章

路遥2018年09月16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高加林从南马河回来以后,倒在床上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他已经整整睡了一个晚上。第二天,他连早饭也没起来吃,继续睡。他在迷糊中,突然听见好像有人敲门。起?#20154;?#20197;为是敲老景的门,仔细一听,却是敲他的门。他想,大概是老景叫他哩!赶忙从床上起来,一边穿?#36335;?#19968;边对门外说:”景老师,你进来!”门外传来一阵咯咯的笑声。一听是个女的!

他赶忙又朝门外喊:”先等一等!”

他很快把?#36335;?#31359;上,前去开门。

门一打开,他惊讶地后退了一步:原来是黄亚萍!

亚萍手扶住门框,含笑望着他。她已不像学校时那么纤弱,变得丰·满了。脸似乎没什么变化,不过南方姑娘的特点更加显著:两道弯弯的眉毛像笔画出来似的。上身是一件式样新颖的薄薄的淡水红短袖,下身是乳白色简裤,半高跟赭色皮凉鞋–这些都是高加林一瞥之中的印象。

黄亚萍走进高加林的办公?#36965;?#35828;:”你到具上工作了,为什?#24202;?#26469;找我们?当了大记者,把老同学不放在眼里了!”

高加林慌忙解释说,他刚来,比较忙?#36965;?#25509;着很快又去了南马河;说他正准备这两天去看她和克南。

“克南怎没来?”加林一边给同学倒水,一边问。

“黄亚萍说:”人家现在是实业?#36965;?#21738;有串门的心思!”

加林把茶杯放在黄亚萍面前,过去坐在床上,说:”克南的确是个实业?#36965;?#24456;早我就看出他发展前途很大,国家现在正需要这样的人才。””别说克南了,让他当他的实业家去!”亚萍开玩笑说。”说说你吧!你一定累坏了!南马河那些抗?#30452;?#36947;写得太好了,有几篇我广播寻音时都流了泪……”

“没你说的那么好。头一次写这类文章,很外?#26657;?#20840;凭景老师修改。”加林谦虚地说,但他心里很高兴。

“你比在学校里时又瘦了一些,不过了像更结实了,个子也好像又长高了”。亚萍一边喝茶,一边用眼睛打量他。

加林被她看得有点不好意思,搪塞说:”当了两天劳动人民,可能比过去结实一些……”

亚萍很快意识到了加林的局促,自己也不好意思地把?#25239;?#20174;加林身上移开,低头喝起了茶水。

他们沉默了一会。黄亚萍低头喝了一会茶,才又开口说:”你到了城里,我很高兴,又有个谈得来的人了。你不知道,这几年能把人闷死。大这都忙忙碌?#20498;?#26085;子,天下事什么也不闻不问。很想天上地下地?#36864;?#32842;聊天,满城还?#20063;?#19979;一个人!”

“你说得太过分了。这样的人有的是,可能你不太熟悉的?#20498;省?#20320;太傲气了,一般人不容易接近你。”加林笑笑生着说。

黄亚萍也笑了,说:”可能有这方面的原因,但我的确感动生活过得有点沉闷。我希望能有一点浪温主义的东西。”

“好在有克南哩……”加林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顺口说出了这句话。”克南你又不是不知道!人心眼倒不坏,但我总觉得他身上有情趣的东西太少了。不过,这几年他还是给了?#20063;?#23569;帮助……你大概知道我们后来的……情况。”黄亚?#21152;?#33080;红了。

“从旁听到过一点。”加林说。

“你今天中午到我们家去吃饭吧!”黄亚?#32487;?#36215;头,热情地邀请他。加林赶忙说:”不了,不了,我根本不习惯去生人家吃饭。”

“我是生人吗?”黄亚?#21152;?#28857;委屈地问他。

“我是说?#20063;?#35748;识你你母?#20303;?#8221;

“一回生,二回熟!””谢谢你的好意,?#20063;?#8230;…”

“怕人?””嗯……””乡巴?#26657;?#8221;黄亚萍咯咯笑了。

高加林并没有为这句嘲笑话生气。他很高兴亚萍这种亲切的玩笑。以前在学校时,她就常开玩笑叫他乡巴?#23567;?/p>

“乡巴佬就乡巴?#23567;?#26412;来就是乡巴?#23567;?#8221;他高?#35828;?#30475;了一眼黄亚萍。亚萍也看着他说:”你实际上根本不像个乡下人了。不过,有时候?#30452;?#29616;出乡里人的一股憨气,挺逗人的……你不去我们家吃饭就算了,但你可要常来广播站,咱们好好聊聊天,像过去在学校一样,?#26032;穡?#8221;

高加林一时不知刻如何回答。过去学校的生活又一幕一幕在眼前闪过。不过,那时他们还是孩子,都很单纯。而现在,他们性格中共同的共中东西很多,话也能说到一块。但他知道再很难像学生时期那样交往了。他们都已二十多岁了,还能像过去那样无拘无束地交往吗?说心里话,他很愿意和亚萍交谈。他们都已经成了干部,又都到了一个惹人注目的年龄。再说,她和克南已经是恋爱关系,他必须考虑到这个因素。他犹豫了一下,见亚萍还看着他,?#20154;?#35828;话,便支支唔唔说:”有时间,我一定去广播站拜访你。”

“外交部的语言!什么拜访?你干脆说拜会好了!我知道你研究国际问题,把外交辞令学熟悉了!”

高加林忍不住大笑了,说:”你和过去一样,嘴不饶人!好吧,我一定去广播站找你!”

“你不来也?#23567;?#25105;到你这里来!”

加林有点不高兴了,说:”亚萍,我请求你不要经常来我这里。我刚工作。怕影响……很对不起……”

黄亚萍也马上觉得,她自己今天已经有点失去了分寸,便很快站起来,没什么合适的掩饰说,只好说:”我开玩笑哩!你赶快休息吧,我走了……真的,有时间到广播站来拉拉话,咱们从学校毕业后,?#30452;?#24050;经三年多了……”

高加林很诚恳地对她点点头。

黄亚萍从县委大院出来后,感动胸口和额头像火烧似的发烫。高加林的突然出现,把她平静的内心世界搅翻了!

中学毕业以后,她在县上参加了工作,加林回了农村,他们从此就分手了。?#30452;?#21518;最初的一年,她时不时想起他。过去在学校他们一块那些很要好的交往情景,也常在她眼前闪来闪去。她有时甚至很想念他。她长这么大,跟父亲走过好几个地方上学,所有她认识的男同学,都没有像加林这样印象深刻。她原来根本?#24202;?#36215;农村来的学生,认为他们不会有太出色的,但和加林接触后,她改变了自己的看法。加林的性格、眼界、聪敏和精神追求都是她很?#19981;?#30340;。

后来,他们分开了,虽然距离只有十来时路,但如同两个世界。毕业时,他们谁也没有相约再见的勇气啊!就这样,一晃就是三年。直到前不久她在车站送克南出差时,才又看见了他。那次见面,弄得好精神好几天都?#35874;秀便?#30340;。

?? 落 | 霞 | 小 | 说

高中毕业后,克南比在学校时更接近她了。她经常三一回五一回往广播站跑,给她送吃送喝。来了什么时兴货,也替她买来了。她起先很讨厌他这样。在学校时,克南就常?#19968;?#20250;给她献殷勤,她总是避开了–她的交往兴趣主要在高加林身上。但是,现在她工作了,单位上人生地疏,她的傲性?#39062;?#20154;又不好接近,也确实感动有点孤独。克南总算同学几年,相互也比较了解,后来她就渐渐和克南好起来。她发现克南做啥事有股实干劲,心地也很善良,尤其在生活方面,他是一个很周到的人。他身上有些东西她不?#19981;叮?#20182;自己也有所察觉,在她面前尽量克服着。他也真有贤心。她一般生病从不告诉?#25913;?#20146;,常一个人在单位躺着。但瞒不住克南。他立刻就像一个细心的护士和保姆一样守护在她身边。他做一手好菜,一天几换样侍候她吃。

她渐渐受了感动,接受了克南对她的爱情。双方?#25913;?#20063;都很满意。这两年,他们的感情已比比较平稳地固定了下来。她对克南也开始?#19981;?#20102;。他虽然风度不很潇洒,但长得也并不难看。标准的男子汉体格,肩膀宽宽的,这几年在?#31508;?#37096;门工作,身体胖了一些,但并不是?#20998;祝?#21453;而增加了某种男子汉气概。她?#36864;?#19968;同相跟着看电影,也是全城比较瞩目的一对。前不久,军分区已基?#23601;?#24847;亚萍父亲提出转业到?#38686;?#27743;苏地方上工作的请求。父亲在那边的工作地点基本联系好了,在南京?#24515;凇?#20122;萍是独生女,按规定,可以在?#25913;?#30693;边工作。他父亲的一个老?#25509;?#22312;江苏省级机关任领导职务,去年回?#38686;?#26102;?#39277;?#21335;京,这个叔叔听了她的播音,当时就让她到江苏人民广播电台当播音?#34180;?#29616;在她要是回到南京,干这工作基本没问题。问题是克南。但他父亲已经给南京的许多老?#25509;?#20889;了信,给克南联?#20498;?#20316;单位,准备让克南和他们家一同调过去……生活本来一切都是在平静、正常和满意中进行的。可是,现在却突然闯进来个高加林!

当亚萍第一次翻送加林在南马河采写的抗?#30452;?#36947;时,才从老景那里知道,加林已经是县委的通讯干事了。她念着他那才气横溢的文章,感情顿时燃烧了起来;过去的一切又猛然地出现在她的眼前。她在录广播稿时,面对旋转的磁盘,的确落了泪,但并不完全是稿件的内容使她受了感动;而是她想起了她和加林过去在学校里的那些生活。她现在才清楚,她实际上一直是爱他的!他也是她真正爱的人!她后之所以和克南好了,主要是因为加林回了农村,她再没有希望和他生活在一块。不必隐瞒,她还不能为了爱情而嫁给一个农民;她想她一辈子吃不了那么多苦!

现在,加林已经参加了工作,那个对她来说是非常害怕的前提已经不复存在。同等条件下,把加林和克南放在她爱情的天平上称一下,克南的分量显然?#23545;?#27604;不?#38686;?#26519;了……于是,她今天早晨刚听说加林回来了,就忍不住跑来看望他……现在她走在返回广播站的小路上,?#37027;?#21448;激动又难受。她现在看见加林变得更潇洒了:颀长健美的身材,瘦削坚毅的脸庞,眼睛清澈而明亮,有点像小说《钢铁是怎样炼成的》里面保尔·柯察金的插图肖像?#25442;?#32773;更像电影《红与黑》中的于连·索黑尔。”如果我和他一块生活一辈子好多啊!”亚萍一边走,一边心里想。可是,她马上又觉得很?#23547;?#22240;为她同时想起了克南。”哎呀,走路低着个头,小心跌倒!”

迎面一声话音,惊得亚?#32487;?#36215;了头:她正想克南的事,克南他妈就在她眼前!她不?#19981;?#20811;南他妈–药材公司副经理身上有一股市民和官场的混合气息。

克南妈把手里提的几条肥鱼扬了扬,说:”中午来!南方人在咱这里真是受罪,一年都吃不上个鱼!这是?#31508;?#20844;司刚从后山公社的水库里捞出来的……”

“伯母,?#20063;?#21435;,?#20197;?#20320;们家已经吃得太多了。”亚萍尽量笑着说。”看这娃娃说的!我们?#20197;?#20040;成了你们?#36965;?#8221;

亚萍一下?#39062;?#20811;南他妈这句?#30446;?#35805;的逗笑了,也马上饶舌说:”你们?#20197;?#20040;成了我们?#36965;?#8221;

克南妈也逗得哈哈大笑了。

亚萍对她说:”我今天胃不舒服,不想吃饭。我要赶忙回去躺一会。””要不要药?公司门市上新进了一种胃疼片,效果……”

“我有,不麻烦您了。”

亚萍说完,就匆匆从克南妈身边绕过去,向广播站走去。

她一进自己的房子,一下子就躺在床铺上。她从头下面拉出枕巾,把自己的脸蒙起来。

刚?#19978;?#19981;一会,就听见有人敲门。她厌烦地问:”谁?”

“我。”克南的声音。她?#21507;?#22320;下去开了门。

克南一进来,高?#35828;?#23545;她说:”中午到我家吃鱼去!刚打出来?#21335;?#40060;!?#34915;?#20102;几条,?#34915;?#24050;经提回去了……”

“你们母子就知道个吃!吃!你看你吃得快胖成了个猪了!去年新织的毛衣,刚穿一冬,领子就撑得像桶口一般大!”黄亚萍气冲冲地又躺在了床上,拿枕巾把脸盖起来。

这一顿劈头盖脸的冰雹,打得张克南就像折了腰的糜子,蔫头耷脑地站在脚地上,不知如何是好;亲爱的亚萍今天发生了什么事?他不知所措地两只手互相搓了一会,走过去,轻轻把蒙在亚萍脸上的枕巾揭开。亚萍一把夺过去,又盖大脸上,大声喊收说:”你走开!”

张克南惶惑地倒退了两步,哭一般说:”你今天倒究是怎了嘛……”过了好一会,亚萍才坐起来,把脸上的枕巾抹下,尽量平静一点地对呆立在脚地上的克南说:”你别生气。我今天身体有点不舒服……””那今天晚上的电影你能不能去看?”克南一边从口袋里掏电影?#20445;?#19968;边说。”听人家说这电影可好哩!?#31361;固?#30340;,上下集,?#23567;?#27704;恒的爱情》。”

黄亚?#32487;?#20102;一口气,说:”我去……”

搜索关注 落霞小说 公众号,微信看书更方便!

 

发表评论

足球在线直播免费
河南福彩22选5 广东11选5心水 海南环岛赛彩票作弊 今晚六和合彩特码资料 泳坛夺金遗漏 360nba比分直播吧 澳洲幸运10开奖链接 广东南粤风采26选5 一码一肖中特资料期 多乐彩任选三开奖公告 民国围棋罐 湖南快乐十分一天几期 神童透码六合彩 福彩开奖直播新浪 六合彩官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