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五卷 逍遥烟浪谁羁绊 第四十一章 洛神赋新篇

莲静竹衣2018年06月12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端本宫花园之内。

若微独自缓缓而行,刚刚在文安殿里的情形,让她进一步了解了太子妃张妍的为人,事事求稳,不容行差半步。怪她吗?若微叹了口气,自己?#24618;?#25152;怀的是朱瞻基的头胎,轻重厉害自是心如明镜。倘若不是确信,太子妃如何向上奏报呢?恐怕就是报到圣前,皇上?#19981;?#20877;派人来瞧,皇家的规矩就是这样无情而繁琐,想想真是烦都烦死了。

初春时节,残雪消融,树?#23601;?#20986;新绿,天空蓝得让人心醉,这端本宫虽不比御花园,但同样生机盎然,满目芳芬。

一阵春风微拂,很是惬意。

眼前的一池湖水实在是太迷人了,说不上烟波浩渺,却也是环境幽雅,景色迷人。岸畔挺立着苍松翠柏,空中垂下绿色丝绦,碧波如镜,顽石杂陈,处处透着宁静和清幽,真是静思问禅之妙处。

若微站在池畔,静静地想着那年在南京宫中龙池边巧遇太子朱高炽的事情,她想着想着不由笑出了声。

“一个人,也能笑得这般有趣?#20426;?#19968;个温润如玉的声音自身后传来。

若微转过身,在那一片淡紫色的丁香花中,一身白色绵绣襦衣,头戴玉冠,腰束玉牌腰带的年轻公子,正驻足而望。

宫里何时有了这般俊俏的公子?

世间的男子中,在若微眼中能称得上英俊的原本只有两人――瞻基和许彬。对瞻基自然因为情爱所故,所以心里便认定他长得最是英俊。而事实上理性地判断许彬才是男人中少有的绝色。

面前此人,与许彬相比,似乎更胜一筹。

同样的美如冠玉、明眸皓齿。

所不同的是,许彬的眼神儿太过复杂,时而阴寒,时而凌厉,偶然闪过的一丝柔和,?#25991;?#36153;尽心机都难以捕捉得到。

而且他骨子里带出来的傲气与桀骜之态则更让?#22235;?#20197;接近。而眼前这个他,冰清玉洁,眼神儿纯净的如同一池春水。不,她马上否定了自己,春水太过柔媚,而且微风拂过,还有阵阵涟漪。他的眼神儿,干净的就像八月里的晴空。不是,这个比喻也?#32531;謾?/p>

若微轻轻咬着下唇,眉头微拧,一时之间,竟想不出什么准确的词句来形容。

总之,他眼神儿纯净的如同处子一般,让人看了,就心生好?#23567;?/p>

而?#19997;?#20182;也在细?#22797;?#37327;着面前的女子,一身水绿色的印花锦缎衣裙,围着白狐围脖,脚上蹬着同色的皮靴,外罩一件银白色的兔毛风衣,头?#38686;?#21333;地挽了个发髻,簪着一支翡翠素钗,散发着淡淡的柔光,灵动的眼眸,如蓓般的朱唇,娇俏的秀鼻,浅浅的梨涡,组合成一张绝世的容颜,这样一张脸,叫人看了,再也舍不得移开目光。

像什么呢?

他稍加思索就想到了,是残冬中从满是积雪的地里冒出来的点点新绿,?#20102;?#30528;灵性的美,透着无尽的活力与生机,让人心惊,更让人沉醉。

这是谁呢?没听说父王又纳新宠呀。

他索性开口?#23454;潰骸?#20320;是新来的?#20426;?/p>

若微笑了,花枝微颤。

若是别的女子像她这样笑,他只会嗤之以鼻、十分不屑。因为这笑也太那个了。就像百花之中,他素来?#19981;?#19969;香,只因为丁香吐露芬芳,而叶子却饱含苦涩,它把素雅美丽的容颜、沁人心脾的芳香悄无声息地留给世人,却把忧郁、哀怨深深埋藏。最不爱的就是张扬的红杏与?#36153;?#30340;牡丹。

所以他?#19981;?#23433;静的、温婉的、内敛的女子,就像他所尊敬的母妃一般。可是今日不知怎的,这样活泼的、不知道害羞的女子,这样对着他笑,他非但不恼,反而觉得十分亲?#23567;?/p>

这笑容,怎么如此熟悉?

而她则突然停下,将所有的笑容全部收回,眉间淡淡地重新笼上点点?#27973;睿?#29420;自转过身去,沿着池边缓缓而?#23567;?/p>

好生奇怪的女子。

她到底是谁?

只淡淡的一瞥,娇俏的一笑,就让自己沉?#20113;渲小?#24536;了所?#23567;?/p>

他仍站在原地,动也不动。

一片杏花?#37027;?#33853;在他的肩头,他?#19981;?#28982;不觉。

若微沿着湖边慢慢走着,不多时,来到一座木桥之上,刚待坐下休息,却仿佛听到一阵簌簌的声响,她立即停步,四下张望才发现那声响似乎来自桥下。

?? 落·霞^小·说w w w…l u ox i a…c o m …

轻声的喘息声中,夹杂着衣裳布帛摩挲的声响。

带着威吓口气的男子的质问声幽幽传来:“既然敢来,为何还要躲躲闪闪的?#20426;?/p>

“主子,奴婢实在是怕得紧!”?#38378;?#22899;子发出带颤的声音。

若微正是进退两难,若照直走过去恐怕桥下的人听到会有所察觉。而要退回去,又不知从桥洞下面能不能看到自己,正在踌躇难为。只听桥下男子又说:“怕什么?与其跟那些太监结成对食,菜户,当一对假夫妻,还不如跟了?#36965; ?/p>

那女子没有再出声。

接下来桥底下传来的声音,让若微听得?#34892;?#38754;红耳赤,这桥下的女子应该是这太子宫中的小宫女,可是那男子又是?#31283;四兀?#20063;真恶心,居然大白天的,在这花园的桥下干这等下作之事,也太张狂了吧,这人来人往的,若是让人瞧见,岂非又是一场轩然大波。

若微?#37027;?#31449;起身,轻移莲步,向桥面走去。

然而不想听的话又再次传来:“把这个献给她,保你当上六品宫正!”

“奴婢,奴婢不?#36965; ?#23567;宫女的声音听起来甚为?#38378;?/p>

“又不是毒药,这东西的妙处,你不是一早就知道了吗?#20426;?#37027;人仿佛在小宫女的脸上轻拍了两下,“听话,否则……”

“奴婢知道!”

无意间碰到宫里最龌龊不堪的垢事,若微心情立时跌入谷底,只想蹑手蹑脚赶紧逃离现场。好容易看到了文安殿的大门,若微手抚胸口,面色?#22253;祝?#21482;一味低着头往前走。

正遇上前来寻她的云汀,见她脸色?#32531;茫?#24613;忙?#23454;潰骸八?#20196;仪这是怎么了?走得这么?#20445; ?/p>

若微见到云汀,?#21482;?#36523;看了看百丈之后的花园,小桥隐约在碧波花海之中,四下里并无半个人影,这才定了定神说道:“云汀姐姐,我内?#20445; ?/p>

云汀忍着笑:“既如此,令仪就快随奴?#20928;?#21435;吧,殿下已经回来了,太子妃请令仪速去一同用膳!”

若微长长松了口气,跟着云汀回到文安殿中,先去了偏殿解了所谓的“内急?#20445;?#25165;进入正殿宴会厅。只见太子妃、朱瞻基与胡善祥已然落座。见她入内也不等朱瞻基开口,胡善祥便立即起身将她扶了过来,坐在朱瞻基下首,口里说道:“妹妹快坐下用膳吧,妹妹不在,殿下食不甘味!”

若微笑了笑:“姐姐说笑了!”

这才举起筷子,开?#21152;蒙拧?/p>

朱瞻基看她神情仿佛微微?#34892;?#24322;样,不知她是在外面遇到什么事,还是刚刚?#30452;?#27597;妃教训了,所以下意识地把目光投向太子妃,只见太子妃一派沉静,并无不?#23376;?#19981;悦,心中不由暗?#30340;?#38391;。

四人围坐用膳却静默无语,一?#22836;?#21507;得实在?#34892;?#25304;谨。

宴罢撤去席面,换上茶水。

太子妃看了看若微,又把目光投向朱瞻基:“若微的性子,依旧?#34892;?#31258;气,才一会儿没盯着,就跑出去没了人影。这哪里像是要当娘的人?本宫想留她在太子宫多住些日子,也好好帮她调息调息身子,你们的意思呢?#20426;?/p>

若微心中大呼糟糕,差点脱口而出,只是桌子底下?#37027;纳?#26469;朱瞻基温润的手,他的手紧紧握着若微,安定了她的紧张与惊?#25319;?/p>

朱瞻基并未直接开口相阻,只把目光投向了胡善祥。

胡善祥自然明白,朱瞻基此时怕是舍不得离开若微半步,与其他来开口回绝太子妃,倒不如让给自己做做面子,于是面上含笑,柔和的语音悄然响起:“母妃的?#36877;?#19982;关切,莫说是若微妹妹,就是善祥也甚是感动,只是眼看父王的千秋节近了,两位皇妹又值及笈待聘之期,母妃定是有很多事情要操心,善祥原本还想帮母妃分忧,哪能让母妃再劳心费神照顾我们。”

太子妃张妍眼神中流露出欣慰之色:“这些事情难得善祥还记得这么清楚!”

胡善祥淡淡地笑了,那模样要多?#31361;?#23601;有多?#31361;蕁?#21482;是她心里明白,一切都多亏了姐姐慧珠,在出门之前再三提醒,否则又怎会有如此现成的一番说辞呢?#24656;?#26159;?#19997;?#22905;微微?#34892;?#19981;快,太子妃要把若微留在宫中,明着说是要给她调养身子,立立规矩,而暗中还是为了要保住她的龙胎,难道太子妃对自己并未完全相信?

想到此,她故意面上一派热忱之色,先是冲着若微笑了笑,随即仰头望着太子妃说道:“母妃大可以放心,若微妹妹就像善祥的亲妹子一样,善祥一定会把她?#24708;?#23376;照料得妥妥当当的!”

太子妃见她言?#24039;?#26159;恳切,趁着举杯饮茶,又扫了一眼朱瞻基与若微。心道:“痴儿呀,为娘的苦心,你们竟不如胡善祥看得透,只一味地顾着缠绵与?#25509;瞻瞻眨?#20799;孙自有儿孙福,我放手就是。”

想到此处,这才又拉起胡善祥的手,语重心长道:?#21543;?#31077;多虑了,?#24515;?#25191;掌太孙府,又有慧珠从?#22253;锍模?#27597;妃自是放心的,母妃是怕若微丫头恃宠生骄,再惹事端!”

若微听了,心想此时再不表态更待何时,立?#32431;?#21475;说道:“母妃,若微不敢。”

太子妃看着她更显娇艳的容颜,只一笑而过,轻声唤道:“云汀!”

云汀从内堂?#32641;?#36208;出,双手捧着一个黑漆?#20449;蹋?#19978;面盖着黄色的绸布。瞻基等人见了,都暗暗称奇。

太子妃稍作示意。

云汀走到若微身旁:“微主子,这是娘娘?#36879;?#20027;子的!”

若微立即起身,恭恭敬敬地接了过来。

太子妃目光停在那?#30629;?#24067;上:“若微,猜猜母妃送你的是什么?#20426;?/p>

若微略加思索,看了看瞻基,又对上太子妃的眼神,?#34892;?#29369;豫,仿佛自己也不太肯定:“是《女则》?或是《女训》?#20426;?/p>

“呵呵!”这一次,太子妃是真的笑了,她笑起来真是好看,头上的凤冠轻轻颤着,明?#20301;?#30340;?#34892;?#21050;眼。

笑过之后,才说道:“打开?#32431;矗 ?/p>

若微心想,难?#26469;?#20102;?

瞻基伸手帮她将?#30629;?#24067;掀开,居然是一本蓝色外皮的经卷,上面三个大字,正是《地藏经》。

“母妃?#20426;?#30651;基略带疑问的目光投向自己的母亲。

太子妃面上含笑:“吃多少补品与灵药,都不如它来的?#34892;А?#20320;回去以后每日诵上一遍,必能凝神静气、安胎养身。就是日后生产,也自然是顺之又顺!”

?#23736;?#35874;母妃!”若微心中大为感慨,?#26494;?#36947;谢更是发自肺腑。

从端本宫中出来,若微与胡善祥各自上了马车,朱瞻基稍加犹豫,随即冲着若微使了个眼色,?#32531;?#36208;到胡善祥的车前,刚要上车,胡善祥却体贴温存地说道:“殿下还是与若微妹妹同乘吧!”

说罢,便放下了帘子。

瞻基稍稍一怔,这才上了若微的马车,坐在车上,瞻基伸手将若微揽在怀中,不发一语,而眼中神色?#34892;?#36855;茫,若微靠在他的胸前,随?#24597;?#36710;轻微的颠簸,幽幽说道:“殿下是在想,这样?#31361;?#22823;度的她,会做出买凶伤?#22235;?#31561;残忍之事吗?#20426;?/p>

“你这丫头,?#26412;?#26102;傻,刚才在母妃面前如同锯了嘴的葫芦,这会儿偏又这般灵巧,像是能参透?#35828;?#24515;事!”朱瞻基轻轻抚着她耳边上垂着的黑珍珠?#19979;?#29785;的耳坠子,不知是赞还是贬。

“殿下还是想把此事查得水落石出?若是她所为,殿下?#35789;?#30861;于形势暂时不会处?#33579;不?#20174;此对她敬而远之,就算日后如何的冷淡于她,都不会心生内疚。反之,如果经查实,此事与她无关,那么殿下心中自然还是要敬着她,爱着她的。”若微平静的语调中透着些许的无奈,声音越来越?#20572;行?#27668;力不足,仿佛就要睡着一般。

瞻基低下头,在她脸上狠狠一?#27169;骸?#32993;说!”

若微仰起脸,闪着那双惑?#35828;?#26126;眸,眼中含笑:“殿下嘴上逞强也没用,被我说中了吧!”

瞻基不再说话,只是用温润的唇轻轻在她的脸上一点儿一点儿如同蜻蜓点水一般的吻着,极尽温存。

若微突然明白,有的时候爱抚本身与情欲无关。

她轻轻挣开他的怀抱,冷峭峭地说出一句话:“她不杀伯人,伯人因她而死,错否?#20426;?/p>

瞻基面上立时僵了:“你是说慧珠?#20426;?/p>

若微扭过脸去,不置可否。

“用人不察,任人唯亲,行偏弄?#36965;?#33258;然是错!”瞻基不假思索地回应着她。

而她脸上笑意渐浓,翻开手中的经卷,口中?#27905;?#30528;:“佛曰‘不可说,不可说’。”

“好你个微儿!”朱瞻基伸手将她重新抓回自己的怀中,在她的小脸上,又是一轮袭击。

搜索关注 落霞小说 公众号,微信?#35789;?#26356;方便!

 

发表评论

足球在线直播免费
2011福利彩票走势图 辽宁十一选五走势图表一定牛 手机足球比分 3d彩票论坛杀码 初学者打升级出牌技巧 彩票三十选五 快乐飞艇规律 彩票大赢家双色球图表 微信买双色球生效吗 电子游戏娱乐 广西快乐十分同步直播 欢乐升级甩拍牌视频 广东快中彩开奖记录 100朝3d开机号近10期查询 白小姐15码中特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