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 14 章 · 下

[美]托马斯·哈里斯2018年08月12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嗯哼。”罗顿一边说一边翻着一本小册子的书页。“是功能性上颚?”

“不。”

“腹部正中下颚的一对外颚叶?”

“对,对。”

“触角在哪儿?”

“邻近翅缘正?#23567;?#26377;两对翅膀,下边的一对被完全遮盖住了,只有底下腹部三节可以自由活动。小而尖的臀棘——我说是鳞翅目昆虫。”

“这儿就是这么说的。”罗顿说。

?? 落`霞`小`说w w w . l uo x i a . c o m .

“这个科包括蝴蝶和飞蛾,覆盖的区域很广。”皮尔切说。

“翅膀要是受过浸泡就费事了。我去拿参考书来。”罗顿说,“我估计我走开后是没办法不让你们对我说三道四的。”

“我估计不会。”皮尔切说,“罗顿人还是不错的。”罗顿一离开?#32771;洌?#30382;尔切就对史达琳说。

“我相信他一定是不错的。”

“你现在是相信了。”皮尔切似乎乐了,“我们一起上的大学本科,同时拼命干,竭力争取获得任何形式的研?#21487;?#22870;学金。他得到了一笔,可是得下一口矿井坐着等质子放射性衰变。他是在黑暗中待的时间太长了,人还是不错的,你只要不提到质子衰变的事。”

“?#19968;?#23613;量绕开这话题的。”

皮尔切从明亮的灯光下转过身来。“鳞翅目昆虫是很大的一个科,可能有三万种蝴蝶十三万种蛾子。我想把蛹从虫茧里取出来——要想逐渐缩小范围我必须得这么做。”

“好吧。你能使它完好无损吗?”

“我想可以。瞧,这只虫?#20048;?#21069;曾借助自身的力量想破壳出来。就在这儿,它已经在虫茧上弄出一道不规则的裂口来了。这可能要花上一点工夫呢。”

皮尔切将壳子上那道自然的裂口抹开,小心缓慢地取出了昆虫。那一坨翅膀被水浸泡过,要将它们摊展开来犹如摊展一团?#31508;?#30340;?#20142;?#32440;巾。看不出来是什么花纹图案。

罗顿拿着书回来了。

“准备好了吗?”皮尔切说,“哦,前胸股节被遮住了。”

“上唇的侧突呢?”

“没有上唇侧突。”皮尔切说,“请你把灯关掉好吗,史达?#31449;?#23448;?”

她等皮尔切的笔形手电亮了之后,才关掉了墙上的开关。他从桌旁退后一点站着,打着手电照那标本。昆虫的眼睛在黑暗中闪着光,映照出那条细细的光束。

“像小猫头鹰的眼。”罗顿说。

“很有可能,可是哪一种呢?”皮尔切说,“请帮我们开一下灯。这是一只夜蛾,史达?#31449;?#23448;——夜蛾。夜蛾有多少种,罗顿?”

“二千六百……有描述的大概是二千六百种。”

“像这么大的可不多。好,你来瞧瞧,我的伙计。”

罗顿那长着红鬈毛的头盖住了显微镜。

“现在我们得去查毛序了——仔细检查一下这昆虫的皮肤,慢慢将范围缩小到一个种类。”皮尔切说,“这罗顿最拿手了。”

史达琳感觉到,这屋子里已流动着一种亲切友好的气氛。

罗顿和皮尔切就这标本的幼虫期疣突是否排列成圆圈状展开了激烈的争论。这样的争论还一直?#26377;?#21040;毛发在腹部的排?#24418;?#39064;上。

“一种埃里伯斯·奥多拉夜蛾。”罗顿最后说。

“我们去查。”皮尔切说。

他们拿着标本,?#35828;?#26799;下到被制成标本的大象上面的一层,回到了那堆满灰绿色箱子的巨大的方院。原?#26085;?#19968;座大厅已被隔板分隔成上下两层,以便为史密森博物馆收藏昆虫提供更多的空间。他们现已来到新热带区昆虫部,正向夜蛾部走去。皮尔切查了一下他的笔记本,在?#22771;?#30340;一大堆中一只高及胸·部的箱子前停了下来。

“弄这些东西得小心。”他说,一边将那沉沉的金属门从箱子上推落下来搁到地上。“砸着一只脚你几个?#30631;?#37117;得蹦啊蹦的。”

他用一根?#31181;?#22312;一层层的抽屉上很快地往下滑,选定一只向后拉了出来。

史达琳看到盘子里是保护着的很小很小的卵,毛虫泡在一管酒精里,一只茧已从标本上剥开,那标本与她的很相似,还有就是只成虫——一只暗褐色的大蛾子,翅展差不多有六英寸,毛茸茸的身体,细细长长的触角。

“一种埃里伯斯·奥多拉夜蛾。”皮尔切说,“黑巫蛾。”

罗顿已经在翻书了。?#21834;?#28909;带物种,秋季有?#34987;?#28216;散加拿大。’”他念道,?#21834;?#24188;虫吃洋槐、猫瓣爪等类似?#21442;鎩?#20135;于西印?#28909;?#23707;和美国南部,在夏威夷被认为是害虫。’”

操他妈的!史达琳想。“混?#22467; ?#22905;说出了声,“到处都是了!”

“可它们也不是所有时候到处都是的。”皮尔切低下头。他拽拽下巴。“它们是不是一年两次产卵,罗顿?”

?#21543;缘取?#26159;的,在佛罗里达和得克萨斯的最南端。”

“什么时候?”

“五月和八月。”

“我刚才就在想,”皮尔切说,“你的这个标本比我们这个发育得要稍好些,也比较新。它已经开?#35745;?#22771;要从茧里出来了。产地是西印?#28909;?#23707;,或者?#37096;?#33021;是夏威夷,这我能理解,不过这儿现在是冬天。在国内它要等三个月之后才能出壳,除非在温室里才能出现偶然情况,要么就是有人饲养。”

?#20843;?#20859;?怎么养?”

“放笼子里,在一个暖和的地方,弄些洋?#31508;?#30340;叶子给幼虫吃,一直到它们作茧自闭。不难养。”

“这是不是一种流行的嗜好?除专业人员研究外,是不是有很多人玩这个?”

“不。主要是昆虫学家,他们想弄到完美的标本。也许有些人搞搞收藏。再有就是丝绸业了,他们倒是养蛾,可不是这一种。”

“昆虫学家一定有期刊和专业性杂志,还得有向他们销售器械的人吧。”史达琳说。

?#26263;?#28982;,大多数刊物也都能到这里。”

“?#20197;?#23427;一捆给你。”罗顿说,“这儿有几个人私下里订了几份比较小的业务通讯——一直将它们锁着,这些枯燥无聊的东西你就是看一眼,也得给他们两毛五。?#20999;?#19996;西?#20197;?#19978;才能拿到。”

“?#19968;?#24403;心把它们收好的。谢谢你,罗顿先生。”

皮尔切将有关埃里伯斯·奥多拉夜蛾的参考资?#32454;从?#20102;一份,连同那只昆虫一起给了史达琳。“我送你下去。”他说。

他们等着电梯。“多数人?#19981;?#34676;蝶讨厌蛾子。”他说,“可蛾子更——有意思,更迷人。”

“它们有破坏性。”

“有些是的,不少是的,可它们生活的方式各种各样,就像我们一样。”他们默默地等电梯再下来一层。“有一种蛾,实际还不止一种,是靠吃眼泪而生活的。”他主动提到,“它们只吃或只喝眼泪。”

“什么样的眼泪?#20811;?#30340;眼泪?”

?#22885;?#22320;上大小跟我们差不多的大哺乳动物的眼泪。蛾原来的定义是:‘逐步地、默默地吃、消耗或浪费任何其他东西的东西。’也曾经是个动词,表示毁灭……你一?#26412;?#22312;干这事儿吗——追捕野牛比尔?”

“我是在尽我的力。”

皮尔?#24615;?#19978;下唇后面转动舌头磨了磨牙齿,那样子仿佛一只猫在毯子下面拱动着身体。“你是否?#19981;?#20986;去?#32536;?#24178;酪汉堡包,喝点啤酒,或上娱乐场所弄点酒?#32676;?#21602;?”

“最近没?#23567;!?/p>

“现在是否愿意跟我去来点?不远的。”

“不了,?#26085;?#20107;儿完了之后我请客——当然罗顿先生?#37096;?#20197;去。”

“那可没有什么当然的。”皮尔切说。到了门口,他又说,?#26263;?#24895;你很快就能了了这事儿,史达?#31449;?#23448;。”

她匆匆向着等在那儿的汽车赶去。

阿黛莉娅·马普将史达琳的信件和半块芒滋糖果放在了她床上。马普已经入睡。

史达琳拎着她的手提式打?#21482;?#26469;到楼下的?#21254;?#25151;,她把打?#21482;?#25918;到叠衣服的架子上,卷上一组复写纸。在坐车回昆蒂科的路上,她已经将有关埃里伯斯·奥多拉夜蛾的基本情况在脑子里组织好了,所以很快就打了出来。

接着她将那块芒滋糖果吃了,?#25351;死?#31119;德写了一份备忘录,建议他们从两方面反复核查:一方面查昆虫学出版物的电脑化?#22987;哪?#24405;;另一方面查联邦调查局已知犯罪分子的档案,查距离绑架地点最近的城市里的档案,还要查大戴德?#23567;?#22307;安东尼奥?#25176;?#26031;敦这些蛾子分布最广的地区里重罪犯和性犯罪分子的档案。

还有一件事,她还得再次提出来:我们问问莱克特医生,他为什么认为?#36861;?#35201;开?#21450;?#20154;头皮。

她将文件送给值夜班的警官后就倒到了舒适的床上,白日里人的说话声依然在?#37027;?#22320;响着,?#20154;?#22312;?#32771;?#23545;面的马普的呼吸声还要轻细。茫茫的黑幕上,她看到了那只蛾子聪慧的小小的脸。它那双闪光的眼睛曾看到过野牛比尔。

史密森博物馆留给她的是极度兴奋过后的一种巨大的怅惘,从这怅惘里生出了她这一天最后的思绪,也是她这一天的终曲:找遍这个荒诞的世界,这半个?#19997;?#24050;是暗夜的世界,我也一定要将那个靠吃眼泪活着的东西捕获!

搜索关注 落霞小说 公众?#29275;?#24494;信看书更?#22870;悖?/p>

 

发表评论

足球在线直播免费
tk一肖中特 美津浓排球鞋 在线投注快乐12 德国对喀麦隆分析球探 竞彩篮球让分胜负游戏 连码四全中 排列三p3试机号家彩网 浙江飞鱼实业 nba让分胜负3串1信心单 四川金7乐遗漏号 天王国际娱乐赌牌 vr网球 特码心水论坛 贵州蓝球架 内蒙古快三总共多少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