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2章 第八星系,北京β星

Priest2018年07月25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五年后。

新星历275年,第八星系,北京β星。

“北京β”是个烂大街的行星名,每个星系都有一打“北京星?#34180;?#20262;敦星”或者“津巴布韦星”系列,就好比远古地球时代,中国好多城市都?#23567;?#21271;京路?#34180;?#21335;京路”一样。

?#27531;?#26159;因为这个名字,北京β星很有东方气质,不少居民或多或少地带?#35828;?#36828;古华裔血统——?#27604;唬?#22312;第八星系这个鬼地方,就算带了远古神龙的血统,也别想过什么体面日子。

据说其他星系主流媒体的每日十大头条里,必有一条在哀叹第八星系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热之?#23567;?/p>

他们还给这里起了个别名,叫做“荒漠?#34180;?/p>

联盟总共有八大星系,首都星沃托所在的第一星系?#27604;?#26159;金字塔的塔尖,越往后排、距离沃托越远,发展也越是相对滞后——到了第八星系,基本已经是金字塔的下水道了。

第八星系之所以成为“荒漠”,有自然原因,也有历史原因。资源匮乏、交通不便是一方面,更多的则是历史遗留问题,这事要从?#26041;玻?#37027;就是小孩?#33618;錚?#35828;来话长了——

在两百多年前的旧星历时代,联盟和星际海盗团打得正热闹——星际海盗团的成员也都是远古地球?#35828;?#21518;裔,不是眼如网球的ET,人家一开始也不?#23567;?#26143;际海盗”这种一听就是反派的破名字,并且其中不止是一方势力。联盟政府控制了大部分星系政权之后,为了省事,把所有拒绝承认联?#35828;?#21453;政府组织统称为“星际海盗团?#34180;?/p>

第八星系“离群索居”,相对抱团在一起的其他七大星系来说,像一个可怜巴巴的孤岛。当年为了对抗强大的联盟,一小撮一小撮的反政府势力被迫结盟,以第八星系为据点,遥遥对峙。新星历纪年伊始,第八星系曾被星际海盗团占据长达百年之久,直到新星历136年,才被?#27604;?#32852;盟将领的将军?#21483;?#25910;复,重新建立起和其他七大星系的航道。

百年来,联盟在科学之光与人文之光这两大探照灯下光速发展,第八星系则在海盗们“你方唱罢我登场”的不断冲?#33618;?#20081;中颠沛流离,航道两头,渐渐拉开了难以弥补的鸿沟,双方差距之大,近乎于当代智人和远古黑猩猩。

?#21483;?#23558;军收复失地后,联盟曾派人来第八星系考察,发现这鬼地方要什么没什么,毫无价值,于是在第八星系建立了“民主自治”政府——也就是把这帮黑猩猩放生大自然,让他们自?#21644;?#34507;去的意思。

联盟有重要场合,需要各大星系行政长官代表出席时,其他七大星系的行政长官都有自己的名牌,唯独第八星系的代表没有名字,名牌上就简单印了个“第八星系?#34180;?#24182;不是联盟搞地域歧视,实在是因为这帮猩猩动辄内讧,行政长官及其政府基本都是一次性的,代表天天换人,换得大家根本不知道谁是谁,只好以“种族名”代称。

但凡有点办法的,都想方设法移民了,剩下的,都是被时代抛弃在荒漠中的可怜虫。

在第八星系,北京β星算是相当体面的了,这里是人口最多的一个星球,虽然也乱、也萧条,但还有一些苟延残喘的工业和星际航运线路在运营,能让人们凑合活着。

夜幕低垂,北京β星上,一辆慢吞吞的公共汽?#36947;?#30528;昏昏欲睡的乘客,沿路缓缓行驶。掉漆的车身上,“星河运输”四个字斑驳得只剩下“日可云车?#34180;?#39550;车的人工智能可能是个“人工智障”,损坏率已经达到95%以上,目前只剩下“超安全模式”一?#30340;?#29992;,在夜色里龟速前行,每隔五?#31181;?#23601;要鸣笛一次。

?#35762;?#36710;窗没有一扇完整的——都是被夜?#24471;?#31515;声?#25215;?#30340;沿途居民砸的。

车里八面透风、?#23601;?#39134;扬,没有人维护。因为“星河运输”公司已经倒闭了两百年,现在只剩下这么一套停不下来的城市公交系统,每天半死不活地?#36828;?#36305;。

此时正值当地的严冬,由于行星公转规律,北京β星的冬天很漫长,按照统一的新星历计算,要绵亘三年之久,而城市恒温供暖系统却已经因为没钱停运了。凛冽的寒风侵入毫无防备的人类城邦,从车窗中穿堂而过,满?#30331;?#37240;的乘客们裹紧自己不体面的外衣,像一窝把头埋进翅膀下的?#36215;取?/p>

会使用这种免费公交的,大多是穷人中的穷人,其中还有不少流浪?#28023;?#20010;个脏?#27599;?#19981;出?#20449;?#32769;幼。幸亏车厢不密封,否则这帮乘客身?#31995;?#21619;道就能凑个生化毒气弹。

“日可云车”最后一排的角落里,坐着一个醉醺醺的女孩,脸让残妆糊?#27599;?#19981;出年纪,她也不怕冷,夹克敞穿,露?#29260;?#24418;怪状的内衣,腰上还纹了个骷髅头——看模样,此人应该是个不太好惹的女流氓。

女孩脚下放着个一米来高的双肩包,塞着耳机,正靠在破破烂烂的椅背上闭目养神,表情有点暴躁——因为宿醉未醒,车上还有个熊孩子一直在哭闹,那哭声穿透力极强,连耳机里震耳欲聋的音乐都难以?#20540;病?/p>

她勉强忍了几?#31181;櫻?#24525;无可忍,一把揪下耳机,预备去找点麻?#22330;?/p>

但奇怪的是,耳机一摘下来,吵闹声就消失了。

女孩气急败坏地环顾?#38393;埽?#28982;而?#25239;?#25152;及,车厢里只有半死不活的大人,各自蜷缩着避风,根本没有什么孩子。她茫然地打了个头?#25991;?#32960;的酒?#33579;?#24576;疑自己是幻听了,甩甩头,一脸狐疑地塞上耳机,重新把?#24471;?#25289;下来,又困倦地合上眼。

就在她酒意再次上涌,将睡未睡时,一个孩子尖锐的哭声针扎似的穿透了她的耳膜:“妈妈!”

女孩激灵一下睁开眼,“日可云车”正?#27599;?#31449;,发出一声悠长的叹息,停了。

她关了音乐,这回听清了,孩子凄惨的哭声来自不远处,正不断往她耳朵里钻。

可是……这鬼地方哪来的孩子?

站牌早就不知被谁?#24213;?#20102;,路灯?#24067;?#20307;阵亡,四下黑?#33080;?#30340;,不远处是一大片藏污纳垢的小路,彼此勾连,深夜的眼睛透过污迹横生的拐角,?#36335;?#27491;往外窥视,开车的“人工智障”又出了毛病,提前响起了“终点站提示”,不等乘客抗议,就?#36828;?#36827;入了休眠,乘客们只好骂骂咧咧地排队下车。

女孩皱着?#36857;?#25179;起自己随身的行李,跟在几个疲惫的?#27599;?#36523;后。排在她前面的是一个裹着厚棉衣的中年男子,身材十?#36136;?#23567;,手里拽着一个面黄肌瘦的老头,老?#32321;?#20182;拉扯了一个趔趄,正好撞了她。

小女流氓双眉一竖,来不及露出英雄本色,眼?#24052;?#28982;花了一下,她揉揉被睫毛膏糊住的烟熏眼,赫然看见,撞她的老头原地?#36947;?#36824;童,竟变成了一个小男孩!

“我是喝假酒中毒了吗?”她心里?#27490;?#20102;一句,?#36136;咕?#38381;了闭眼。

随着眼前的影像从模糊到清晰,女孩发现,她跟前这位千真万确就是个小孩,看着有两三岁大,还走不稳路,身上裹着块肮脏的破布,露出一角的小童装却堪称讲究,虽然哭得十分没有人样,但仍能看出细皮嫩肉。

小孩被他身边的“流浪汉”一?#21046;?#30528;脖子、一手抓着?#28382;螅?#33050;不沾地地拎?#25243;摺?#20182;一直在挣扎哭闹,可是周围没人抬头看一眼,甚至没有人面露异样——?#23769;?#20182;们和她方才一样,只看见了一个疯疯癫癫的老流浪汉撒泼。

这是集体幻觉!

女孩的瞳孔微微收缩了一下,怀疑那个“流浪汉”是个揣着黑科技的人贩子,遂不动声色地跟了上去。

-落-霞-小-说 lu Ox i a^ c o m. ??

拎着小孩的“流浪汉”并没有在意一个小?#23601;?#29255;子,下车后径直走进一条窄巷,窄巷里有几个破破烂烂的小民居,最深处则是一家黑酒吧,酒吧后门影?#25353;?#32496;的夜灯如萤,洒在薄薄的雪地上,总算能让?#23396;?#20154;能看清路,儿童尖利的哭声在窄巷中回荡,却?#33618;?#24778;动任何人。

这不可能是致幻剂——无论是方才的公车上,还是窄巷里,呼啸的夜风都足以卷走一切生化制品。

女孩单肩挎包,将?#24471;?#24448;上一?#30130;?#21483;住了那流浪?#28023;骸?#21890;,你站一下。”

“流浪汉”脚步微顿,手上凶恶地掐住小孩的后?#26412;保?#33080;上却带着?#26234;?#25062;又?#27900;?#30340;笑容,他肩膀微弓,缩起脖子,摆出一副不想惹麻烦的窝囊样子,结结巴巴地说:“?#23567;?#21483;?#36965;俊?/p>

女孩警惕地眯起眼,一抬下巴,冲他手里的小孩点了一下:“这是你的小孩吗?”

“流浪汉”的表情陡然一变,神色?#20102;?#29255;刻,他勉强笑笑:“什……什么?你……你看——看错了吧?哪有小孩?这、这个老东西,长得跟……跟个老猴子似的,他、他是个子小,不是小孩,你?#31383; !?/p>

他说着,将手里的人推到女孩面前,一?#24067;洌?#22899;孩觉得自己眼前好像有一块出了?#25910;系?#23631;幕,哭?#20040;?#19981;上气的小男孩一会拉长一会缩短,跳成了虚影,一会是形容猥琐的老流浪?#28023;?#19968;会?#30452;?#25104;哭泣的小孩,来回闪个不停。

她皱起?#36857;?#19978;前?#35762;劍?#19981;动声色地一歪头:“奇怪了。”

“流浪汉”见她被糊弄住,咧开大嘴,笑出了一口黄牙:“你看,我、我说什——什么……”

他这句话还没说完,那女孩突然从自己包里抽出个?#30772;?#23376;,迅雷不?#25226;?#32819;地动了手,?#30772;?#21644;流浪汉的前额短兵相接,粉身碎骨,尖锐的碎玻璃碴崩得到处都是,刺鼻的劣质酒精味轰然散开,这位女中豪杰拎着半截?#30772;?#23376;,把嘴上残存的口红一抹,“呸”地啐了一口:?#24052;?#20843;蛋,糊弄你奶奶?”

酒水顺着“流浪汉”头脸往下?#21097;?#20182;脸上笑容渐渐消失,那双眼睛阴鸷而冰冷,透出了血气。随即,只见他把小孩丢在一边,周身的骨骼乱响一通,整个身体充气似的拉长拉宽,转眼成了个身高接近两米的彪形大?#28023;?/p>

气焰嚣张的女孩陡然从平视变成仰视,一时有点懵,下意识地退了半步:“你……”

“流浪汉”笑了,嘴有巴掌长,一张开就露出一张血盆大口:“我说呢,原来是个空脑症的残废。”

“残废”两个字一落下,女孩的?#25104;?#31361;然变了,由惊恐转为暴怒,飞起一记撩阴脚,趁对方弯腰,她一把薅住对方的头发,往下一压,半截的?#30772;?#29408;狠地冲着他脸扎了下去——这一串动作稳?#24049;藎?#21487;见街头?#25918;?#32463;验丰富,是个资深流氓。

可那尖锐的半截?#30772;看?#21040;男人脸上,却打了个滑,连一层油皮都没蹭破,他那张脸坚硬而苍白,质地好像某种金属。

“流浪汉?#34987;?#19981;在意地活动了一下脖子,轻轻抓住了她薅着自己头发的手,好像拎起一只猫?#22871;?#20303;了女孩。

?#30772;?#25481;在地上,女孩在半空中挣扎着,震惊地看着那张反光的脸:“你……你不是人。”

“流浪汉”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蒲?#20154;?#30340;手捏起她的头,手上青筋骤起——

这时,一道?#25239;?#20495;地扫过,紧接着,三四辆高速机车从半空俯冲而下,明?#26197;?#21453;了“高速机动?#21040;?#27490;贴地百米以内”的禁令,光先到,随后才是雷鸣一般的引擎声,在地面搅起了一阵旋风,劈头盖脸地扫了过来。

“流浪汉”可能意识到了什么,?#25104;?#19968;变,当机立断松手要跑。

高速机车带起的风刮得女孩站不稳,狼狈地和自己的行囊一起摔在地上,连忙四脚并用地扒住了墙。

方才被丢在一边的小男孩尖叫一声,直接被旋风刮上了天。

那妖怪似的“流浪汉”猛兽似的蹿了起来,在墙头上略一落脚,随后,他身上一道激光闪过,?#24067;?#28040;失在夜色?#23567;?/p>

小男孩?#38393;?#22312;空?#26032;一?#30452;冲不远处的黑酒吧飞去。

酒吧后门忽然打开,一个男人走出来,一伸手,正好勾住了男孩的后?#26412;薄?/p>

高速机?#28783;?#21047;刷地落地消音,趴在墙角的女孩抬起头,透过自己被风刮成墩布条的头发缝往外看,见那人身量颀长,背着光,看不清面?#30149;?/p>

他一弯腰,把小孩放在地上,另一只空着的手上火光一闪,弹?#35828;?#28895;灰。

“不用追,有?#21344;?#22330;,早跑了,”男人不徐不疾地开了口,“你们下回出场的动?#19981;?#33021;再大一点,最好能让人在一光年外就闻风丧胆。”

搜索关注 落霞小说 公众号,微信看书更方便!

 

共 82 条评论

  1. 听顾帅?#26723;?#21507;谢怜炒饭加入夷陵走尸团被长庚追着打说道:

    从杀破狼过来的我被剧情糊了一?#22330;穴尅?#25077;

  2. 匿名说道:

    从杀破狼过来的我貌似穿的有点远……

  3. 严娘娘说道:

    ?#20197;?#22362;持一下下,都说?#27599;矗?#25105;一定要看完它,六爻我都啃完了

发表评论

足球在线直播免费
广东十一选五技巧视频 官网和传统疯狂飞艇彩票平台 江苏快三基本一定牛 湖北福彩 中国足彩网比分直 福建时时彩4星组6号码 辽宁11选5杀码 陕西快乐十分福彩网 跑狗报跑狗图六合图库 中国福利彩票双色球单式开奖201631结果 广西福彩快乐双彩开奖信息 pk10追34567技巧 竞彩补时进球算不算 大赢家篮球比分直播网 宁夏11选五助手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