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五十六章

阿耐2018年09月28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五六

与苏总一直谈到很晚,从下午谈起,饭桌上也没歇着。许半夏原本只想着先谈个意向,谈个框架,等事情有了眉目再谈具体合作方式,可是苏总一付志在必得的样子,甚至考虑到了后来的运营。后来经许半夏追问,原来他在那家银行有很深的关系。难怪,当初伍建设出事时候,银行也是起事人之一,当即断了伍建设的贷款供应。既然如此,朝中有人好办事,许半夏也就认真与苏总谈了下去。不过这一下,因为她事先没有考虑,失了主动,可因为苏总的急于求成,她也没被动到哪里去。晚上十点,两人大致就?#33268;?#20869;容得出个纲要,各自签?#21482;?#25276;,这才散去。明天苏总就直接去?#38382;?#25152;在地找那家银行高层商谈。许半夏知道苏总的办事速度,心说象他那样的高干子弟还是比?#22799;?#24471;,看来是个有前途的人。心中当然留了?#20013;?#21457;展关系的念头。

回到家里已经很晚,车子在小区路上才以转弯,见昏暗的路灯下有个黑影偷?#24471;?#25720;地在楼梯口的电子门前摸索,心中起疑,怀疑是什么小偷,立刻大亮起大灯冲着那人疾驰过去。说是疾驰,可是小区路窄,晚?#19979;繁?#21448;停满私家车,想快也快不到哪里去,等许半夏冲到自家楼梯口前,那个黑影早在光柱前消失,可能是绕着大楼跑了。春节前小偷本来就多,许半夏也没怎么在意,给物?#24403;?#23433;打个电话叫他们注意了,自己开门?#19979;ァ?#24515;说要不是她及时发现,不知这一个楼道里十四户人家谁?#19968;?#36973;殃。

走进家门打开灯,?#26149;?#28982;发现这个时间本该已经睡觉的保?#32321;?#30528;漂染的脖子呆坐在沙发上,被许半夏开亮的灯光一刺激,人都会跳起来,好像是受了什么巨大?#30446;?#21523;。许半夏奇怪,她这个保姆是最没心没事乐观开心的人,怎么会这样?便过去很关心地问:“出什么事了?#32771;?#37324;的?或者我立刻开车载你过去。”

保姆摇头,瞪着眼道:“不是,我看我是撞鬼了。今天天才黑,楼下电子门铃叫,?#19968;?#20197;为是你忘记带钥匙,问了一下是谁,谁知道听筒里传来一声尖叫,比做戏里面的鬼叫还吓人。我那时还没怎么怕,赶紧跑去后窗一看,下面竟然没有人,奇怪了,即使有人想吓我,也不会跑得那么快。第二次大概是?#35828;?#38047;,门铃又响,这回我不敢去接,直接跑去后窗看,还是没人。?#20197;?#24819;越怕,肯定是撞鬼了,是?#35828;?#35805;,第二次肯定能给我看见。等?#19968;?#26469;,门铃还是在叫,我接起一听,又是一声鬼叫,叫得我心都会吊起来。这就奇了,明明是没有人在那里的,怎么会门铃一直响?肯定是鬼,肯定是。春节前鬼本来就多,太阴,我们这儿又都是女人,给鬼找上了。我要回家去,家里人多阳气重。”

许半夏虽然不信鬼神,但也想不通为什么门铃在叫却没有?#35828;?#29616;象,难道是门铃里给人做了手脚?想到刚才看见的鬼祟黑影,难道那人不是小偷,而是?#36816;?#35768;半夏别有用心的人?再联想到前阵也是有人按了门铃却是不语的事,当时怀疑是修姨,还气冲冲打上门去,可是那时修姨一?#24230;?#24369;不语,又有高跃进挡着,所?#36816;?#20160;么都没问到。修姨写得出“愧无面目见东翁?#20445;?#38590;道她也懂电子?这似乎不很可能。刚才的黑影似乎比较瘦高,不像是修姨的样子,但当时她在车上,灯光又暗,也难说得很。

要阻止保姆不回家,除非是找出事情根源,否则这人最是迷信,强留下她,搞不好吓破她的胆都有可能。左思右想,牵了漂染下楼检查电子门,既然有鬼祟黑影在电子门前晃悠,那儿就一定有鬼。保姆不敢一个人呆家里,也要跟着。一行浩浩荡荡下楼。许半夏举起手电好?#30473;?#26597;门铃那一块,见平日脏兮兮没人擦拭,积着薄薄一层浮灰的仪表盘上有新?#20160;?#25325;的痕迹,那周围的浮灰没了,显然是有人动过。便指点着告诉保姆:“你瞧,这东西有人动手脚过。很方便的,只要往里面装一个时间控制设施,再装一只扬声器连到我们的线路上,时间一到,人不在也没关系,它自动会叫,就跟我们的电饭煲一样,叫它什么时候煮饭就什么时候煮,设定好就是,人不必在的。”

保?#26041;?#20449;将疑,虽然听不懂许半夏前面说的是什么意思,但电饭煲理论很深入浅出,她一听就懂,也是啊,电饭煲只要设好时间,又不用去管它,时间一到它自己就跳起来烧饭了,神得很,可能门铃也是差不多那意思,现在人什么做不出来。

许半夏检视着门铃,看不出外挂了什么,正好这时两个保安巡逻过来,看见他们两人一狗形迹可疑,过来“问候?#34180;?#35768;半夏便把事情经过跟他们说一下,其中一个保安说,他记得交接班日志上写着今天有人来小区修电子门,不知会不会就是这一扇门。许半夏想如果是的话,那就难说得很了,可能手脚就是那时做的。那么晚上那个做手脚的又鬼鬼祟祟来干什么呢?想拆回去?

跟着保安去门卫查交接班日志,果然赫然写着其他家的电子门被维修过,而没有她们这幢楼的。许半夏想到报案,但又一想这种装鬼弄神吓?#35828;?#20107;警察也未必会太放在心上,自己又懒得找关系,最近年底了又忙,还是搁一下再说吧。只是吩咐保安叫他们晚上注意着那门,或许会有人来拆里面做着的手脚。又叫他们通知物?#24471;?#22825;检查那门究竟给装了什么进去。

至此,保姆才有点放心。回到家里,许半夏第一件事便是拔掉门铃的电线,又没有什么人不经通知就上门来找,自己反正也呆着钥匙,要这吓?#35828;?#38376;铃干吗。保姆也在身边念叨着还是不要门铃的好。可是等到许半夏一说又要出差两天,保姆还是心惊胆颤地要求别让她一个人呆家里,还是让她回家休息两天。许半夏想着她疑神疑鬼地一个人呆着也是可怜,同意,但叫她带上漂染,否则都不在,漂染怎么办。

安顿好保姆,许半夏着实想不通,究竟会是谁做的好事?修姨应该做不出技术型有点强的坏事,最多也就恐吓电话而已。是东北那人吗?也不会,因为第一次按门铃不语那会儿,她似乎还没与东北那人有冲突。而且那人手段狠毒,威胁人也是明刀明枪地送个轰掉半个头的狍子上门,而不是装鬼弄神,做那阴暗的手脚。会是谁?许半夏一路走来,得罪的人不少,小时候打架?#25918;?#26356;是交恶甚多,近年才收敛一点。可能有人以前吃了亏一直记在心里,打不过她,又犯不着与她交恶,暗中弄些手脚在春节前恶心她一下不是没有可能。这一数,一个巴掌都数不过来。只是这样下去总是不妥,谁能担保做手脚的人眼?#27492;?#26463;手无策,胆子越来越大,做出更大的响动来呢?许半夏决定出差回来立即着手调查这事。

不过思来想去,还是不敢大意,下去把车停进了车库。万一车子给人做了手脚,那就是性命交关了。

才想着,列数着可能的人,童骁骑电话进来,“胖子,那老太婆又失踪了,你注意着点。”

许半夏一惊,心说难道动电子门铃手脚的是修姨?“什么时候失踪的?不是说有人管着她吗?”

?? 落*霞*小*说ww w_l uo x ia_c o m _

童骁骑道:“下午失踪的,那保姆怕事,自己先到处找了,没找到,这才慌了,打电话给野猫爸。我现在跟野猫爸一起在找,这回没动用警察。野猫?#21482;?#24576;疑会不会是绑架,可是至今没有来电话要求我们赎人。刚?#25214;?#29483;爸说那老太婆最恨你,?#24515;?#23567;心着点,给她背后砸一砖也不是好玩的事。”

许半夏喃喃地道:“已经找上我了,今天一晚上我这儿门铃叫得很古怪,把我家保姆吓死。我本来还以为是谁呢。阿骑,你那儿的地址修?#35752;?#36947;吗?最近野猫好像是到预产期了吧,别让那老太婆弄出古怪来。”

童骁骑道:“我们都没告诉那老太婆我们新家在哪里,胖子你忘了吗?还是你提醒我们不说的。”

许半夏笑了声,道:“哦,我每天做出的聪明事情太多了,所以自己也记不得了。既然是这个老太婆做的事,我也不担心了,她能坏到哪里去,又是装鬼弄神而已。阿骑,还是你得当心着点,你们现在是最脆弱时候。你也别找了,还是快点回家陪着野猫去。野猫和小野猫才要紧呢。”

童骁骑笑道:“野猫爸看着呢,一时走不了,野猫那儿有保镖看着。你放心。”

没想到电话被高跃进抢了过去,对许半夏道:“你说有人在你那儿骚扰,你帮我附近找一下看,修姐走不太远。我等你消息。”

许半夏想了下,道:“老太婆刚刚才出现在我家楼下过,好,我去找一下,等我消息。你们也收工吧,估计她不会在住的地方附近。”

高跃进道:“如果是专门去找你的,我干脆叫人过去你那里守株待兔得了。阿骑,我们收队,不找了。闹着玩吗?搞什么脑子。”听得出高跃进这回是不耐烦了,与上回的焦急大有不同。

电话这才又交回到童骁骑手里,许半夏不得不道:“阿骑,我说句难听的,你三天两?#26041;?#24351;兄们为那神经老太婆?#30142;ǎ?#20182;们会怎么想?他们都是有血性的人,老是让他们做那?#21046;牌怕?#22920;的事,你得欠下多少人情?适可而止点。”

童骁骑道:“胖子,我知道的,你放心。”

许半夏还想说什么,张嘴了又合上,忽然想到高跃进正在阿骑身边,他们虽然以前有矛盾,如今怎么都是丈人女婿,她说太多似乎有点不是很合适。好像又是在干涉别人家内政了。即使阿骑不会那么想,但现在当着高跃进的面他也不便有所表示,也只有那么几句话可说。不由觉得郁闷,说了句“那你们等我消息?#20445;?#20415;挂?#35828;?#35805;。带着漂染出门。

外面很冷,又是半夜,许半夏在整个小区晃荡了半天都没见一根人毛,何况是人。直到回到自己的大楼,却见一辆车里走出一个人,正是高跃进。“胖子,你还真是去找了?谢谢你。”

许半夏正满肚子怨气,一见高跃进,来不及吐苦水,先问一句:“放阿骑回家了?这几天还是让阿骑陪着野猫吧,你要动用弟兄,还是来找我。”

高跃进穿得不多,叫许半夏进车里坐下,这才皱着眉头道:“阿骑已经回家了,修姐肯定是脑子有点问题了,好好的日子不过,干什么要做出那么多花样来。看来以后找到?#35828;?#35805;,还得多加一个人管着。胖子,我叫人在这儿守着,?#27492;?#36824;会不会在你这儿出现。给你添麻烦了。”

高跃进态度那么好,许半夏也就没话说了,不过想了想,还是把今晚发生的事与高跃进说了,说完了忍不住问:“修姨有那水平玩电子门铃吗??#19968;?#30097;有点玄啊。”

高跃进?#20102;?#20102;会儿,道:“我感觉她不会,连电灯泡坏了都是叫物业来换的。不过最近几年?#30097;?#24453;她,每月给她的钱不少,可能她手头有点积蓄,她出去花点钱叫别人做不是没有可能。而且这种胆子小,只会装鬼弄神,又不敢直接面对你的风格倒是与她打你电话威胁你的行径比较一致,不是没有可能。”

许半夏道:?#25300;业?#24076;望是她做的,她再怎么也只是个女流之辈,胆子又小,也就骚扰一下我的生活。”

高跃进关切地问:“得罪人了?”

许半夏笑道:“能不得罪人吗?连修姨这种人都会恨我。不过我明天出差,需要出去两天,我的保姆不敢一人呆家里,给吓怕了,我估计你们守在这儿的效果不会好。”

高跃进了然地笑道:“年终还人情债?我也是今天听到修姐失踪消息赶着回来的,我不在,阿骑找人不会尽心。胖子,你那么威风的车子呢?”

许半夏笑笑,心说阿骑能给你支使已经不错了。“我的车子停到车库里面去了,人家?#23478;?#32463;威胁到家,我可是怕有人在我车子下面装个什么拆个什么的。对了,修姨出走前有什么异常吗?”

高跃进道:“听说电话很多,经常管着门一打就是一个多小时。保姆说有次她接到电话,来电是男的打来。”

许半夏不由一笑:“难道是找了个?#20449;?#21451;?此次只是私?#36857;?#22909;了,很晚,我上去睡觉,春节前?#25165;?#19968;个时间给我,我请你吃饭。”

高跃进点点头,微笑道:“上去吧,?#19968;?#21483;秘书通知你见面时间。”

许半夏这才出去,总觉得今天的高跃进和气得很,与以往很不相同,是不是有什么事藏在心里?同样是上市公司的老板,说起来,高跃进要比东北那人容易相处多了。

回去自己的房子,见保姆?#32771;?#36824;亮着灯,心说从来她就早睡早起,今天反常了。过去关注一下,敲门问:“怎么还不睡觉?收拾东西吗?明天也来得及啊。”

保姆在里面立刻跳下来开了门,倒是把许半夏吓了一跳。“睡不着,耳朵里全是鬼叫声。”又迟疑了一下,小心地道:“我到你?#32771;?#25171;地铺好不好?今晚我真害怕。”

许半夏见她紧张得都会不自觉抽动的?#24120;?#24515;下也是可怜她,微笑道:“你过来吧。”看着保姆收?#25353;?#35109;,许半夏想了想,道:“春节也快近了,最近我公司里很忙,干脆你就回家呆到春节后再回来,我就住到厂里去。你明天离开前帮我整理一些换洗?#36335;?#20986;来,叫公司司机过来取,顺便让他送你回?#38686;摇!?

保姆一听有点?#36291;?#24819;了半天才问出一句:“你不会是不要我做了吧?”

许半夏没想到她会误解,不由笑道:“不要你做?#35828;?#35805;,明天也不会叫司机特意送你了。别胡思乱想,你今天太紧张了,早点收拾好睡觉吧。”

这一晚,保姆倒地就睡着,许半夏却是躺在床上难得地想了很久,她想到了太监。这个有比较聪明的?#28304;?#30340;人因为她元旦时候心肠一软,最终没叫阿骑继续关注他究竟离开本城了没有,装鬼弄神的会不会是他?他这人是个外强中干的主儿,其实胆子挺小,是个做不出大事的小白?#24120;?#20570;这种鬼祟事也有可能。可是如果是他的话,修姨失踪又似乎太巧合了一点。难道是他们勾结?这个念头一出来,许半夏自己先否认,这两人似乎打八杆子都碰不到一块儿,除非是跟戏里演的那样巧合了。很不可能。不过春节前既然决定住到公司去,也就没什么可以顾虑的了,那儿地偏人远,一只狗出现都会招人耳目,何况是人。什么事都等忙过春节这一阵再说。

忽然想到,晚上没接到赵垒的电话,自己也忙得忘记给他电话了。将心比心,他最近也一定很忙,忘记也是有的,明天再说吧。

许半夏因为动用的?#24335;?#36234;来越多,现在已经不是老宋可以决策的范围了,半年前就已经直接与老宋公司的老总接触了。这回过去,当然除了对帐之外,还要?#34892;?#20182;们一年来的?#23637;耍?#33258;然,老总又得摆宴?#20889;?#21482;是这回不再是以前礼节性的接见,而是朋友间的觥筹交错了。许半夏当然不会忘记给相关人员带去厚重的心意:人民?#25671;?

每天都是喝得烂醉,没有点逃避的余地。老宋见许半夏攀上了高枝还不忘一直提携他的生意,过年又一点没忘记他,心里很感动,所以一路亲自接送。许半夏本来是?#24613;?#31532;二天晚上就回的,可是在那边酒桌上遇到了另一个类似老宋公司级别的?#26412;?#20844;司来的老总。郎有情,妾有意,两下里因为老宋公司老总的撮合,只要没有?#26579;?#30340;时候都谈得很是愉快。所以第二天晚上,许半夏没有回家,而是跟着?#26412;?#30340;老总一起去了香港。于是,许半夏又有了新的?#24335;?#26469;源。?#24335;?#26469;源分散,不一棵树上吊死,这才比较保险,这种事笨蛋也都知道。

在香港,许半夏看上一只百达翡丽的男表,黑表带,白表面,?#30452;砜牵?#31616;单大方,非常?#19981;叮?#24525;不住下手给赵垒买了一只,作为新年礼物。既然与?#26412;?#30340;那个老总一起出来,自然也送了他一只,是为投资,那是不一样的。这两?#35828;?#19996;西,目前?#24335;?#20877;紧张,许半夏也是要咬咬牙送出的。?#26412;?#30340;老总乃是高干子弟出身,见许半夏送来的不是金光灿灿、钻石?#20102;浮?#19968;看就知价值不菲、害他戴不出去的俗物,而是含蓄高贵的物事,又很知道那价?#25285;?#24515;里?#19981;叮?#33258;然知道投桃报李,后面该怎么做。有些人,?#30473;?#21313;万现金进去还未必能打动得了他的心,可一件与其身份匹配甚至高于其身份的所?#28966;?#26063;礼物,却能彻底换来骄傲的他的认同。只因彼此因此似乎有了身份认同,对上了共振频率。

其实赵垒也是这种人。生意场上,许半夏倒宁?#20184;?#26041;是一捆钞票出?#24535;?#21487;以?#31456;?#30340;俗物。可以少费许多?#36234;睢?

至于生活上,许半夏最?#37070;?#36213;垒,雷打不动。

 

发表评论

足球在线直播免费
网上21点游戏 搜索香港六合彩官方网 象棋世界2019下载 大学羽毛球比赛新闻稿 专业足球比分 时时彩高频彩 围棋培训 qq刮刮乐活动 广东好彩1最高奖多少 14场胜负彩专家预测 安徽时时彩哪里买 波束一波中特 新疆25选7开奖结果是多少 四川快乐12开奖结果56 上海基诺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