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四章 信阳陆军学院,第一眼 · 一

冯唐2018年09月11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后来,小红告诉我,她在信阳陆军学院第一眼见到我,注意到我困惑而游离的眼神,就从心底喜欢上了我。

我没见过自己的眼神。对着楼道里的更衣镜,我看见的总是一个事儿事儿的反革命装逼犯(王大师兄为定义我而铸造的词汇)。我更无法想象,六、七年前在信阳陆军学院,我的眼神是什么样子的。

“我眼神是不是贼兮兮的?”后来,在我和小红烧肉在一起的唯一的两个星期里,我仰望着由于粉尘污染而呈现暗猪血色的北京夜空,问怀里的她。

“不是。很黑,很灵活,毫无顾忌,四处犯坏的样子。隔着眼镜,光还是冒出来。”小红烧肉香在?#19968;?#37324;,闭着眼睛说,猪血色的天空下,她是粉红色的。她的头发蹭着我的右下颌骨和喉结,我闻见她的头发香、奶香和肉香。我痒痒,但是两只手都被用来抱着她,我忍住不挠。

“你喜欢我什么啊?”我问小红烧肉。王大师兄说过,这种事儿逼问题,只有理科生才问。他也问过成为了他老婆的他?#21069;?#30340;班花,班花骂他,没情调,没品味,没文化。可是我想知道,一个没有经过特殊训练的姑娘,如何从几百个同样穿绿军装剃小平头配一条阴·茎两个?#21644;?#19977;千根腿毛的男生中间,一眼挑出那个将来要她伤心泪流日夜惦记的混?#21834;?#27809;有没有原因的爱,没有没有原因的恨,学理的需要知道论证的基础,没有基础,心里不踏实。

“眼神坏坏的,说话很重的北京腔,人又黑又瘦。当时的你,比现在可爱,现在比将来可爱。听说过吗?好好学习,天天向下。说的就是你的一生。当时那个样子,才能让人从心底里喜欢,我现在是拿现在的你充数,试图追忆起对当时那个北京黑瘦坏孩子的感觉,知道不?所以,你是条?#27809;?#33457;鱼。”小红继续香在?#19968;?#37324;,闭着眼睛说。天更红了,人仿佛是在火星。

“那叫滥竽充数,不是?#27809;?#33457;鱼。”

“我从小?#27426;?#20070;,我眼睛不好,我妈不让我读书,说有些知识就好了,千万不要有文化。?#20804;?#35782;,就有饭吃,有了文化,就有了烦恼。?#27809;?#33457;鱼比滥竽好玩。”

“从心底里喜欢是种怎么样的喜欢啊?”我问。

“就是有事儿没事儿就想看见你,听见你的声音,握着你的手。就是你做什么?#24049;茫?#24590;么做都是好。就是想起别人正看着你,听你聊天,握着你的手,就心里难受,就想一刀剁?#22235;?#20010;人,一刀剁?#22235;恪?#23601;是这种感觉,听明白了吧?好好抱着我,哪儿来那么多问题?你这么问,就说明你没有过这种感觉,至少是对我没有过这种感觉。”

“我?#23567;?#25105;只是想印证,我们在这个问题上的感觉像不像。”我说。

我刚考上大学,去信阳军训的那年,一?#35013;?#19968;,一百零六斤。夏天在院子里,知了扯着嗓子拉长声叫唤,我光了上身冲凉,顺便在自己的肋骨上搓洗换下来的袜子和裤头,顺便晾在枣树树枝儿上。当时ELLE?#21448;?#19978;说,有个从非洲逃出来的世界级名模,也是一?#35013;?#19968;,一百零六斤。?#21448;?#19978;没提,那个姑娘胸有多大,我无从比较。我想,一?#35013;?#19968;,一百零六斤,胸能有多大?我一口气能做三十个双杠挺身,胸肌发达,要是名模的乳··房不比我胸肌大许多,我?#37096;梢院?#31216;名模身材了。

因为仁和医学院的预科要和B大生物系的一起上,所以,我们要和B大一起军训。我问我?#19979;琛!?#20026;什么B大和复旦要去军训啊?”

“因为去年夏天那场暴乱。”我?#19979;?#35828;。

“那跟我没关系啊,我当时才上高二。”

在这件事儿上,我当时简直是模范。八九年五月底的一个下午,全学校的狗屁孩子都被校门外的大学生?#28216;?#25307;呼到街上去了,?#20449;?#26434;处浩浩荡荡昂首挺胸急切地冲向天安门,仿佛在天黑前赶到就会被写入几百年后编撰的《中华人民共和国通史》。我怕走长路,而且天也阴了,闷闷的,蝙蝠和燕子?#22836;桑?#35201;下雨。要是去天安门,身上没带?#19968;錚?#21016;京伟怕被白虎庄中学的仇家围起来打,张国栋下了学要去找他女朋友看一个?#23567;?#38713;雳舞》的电影(除了张国栋自己,没人认为那个女孩儿是他女朋友,包括女孩儿自己),我说,傻逼呀,马上要下雨了,桑保疆说,那好,咱们打牌吧,三扣一,?#27426;?#33073;衣服了,刘京伟,你长得跟牲口似的,看了会做噩梦的,看?#22235;?#30340;玩意儿我都不好意思拿出自己的玩意儿撒尿哦。秋水,你长得跟手风琴似的,没什么可看的。咱们?#24700;?#38065;,人民币,但是衣服可以?#24576;?#38065;,不论大小,一件当五毛。生物课老师夹着讲义来上课,教室里只有我们四个人。我们围坐两张课桌对拼成的牌桌,我和刘京伟平平,张国栋输了,桑保疆赢大了,桑保疆正吵吵,再赢下去,张国栋就有借口当掉裤头,光着屁股见他的姑娘了。生物课老师说,你们为什么打牌啊?我说,其他人都去游行了。生物课老师说,别人游?#26657;?#20320;们也不要打牌啊?我说,那,我们也游行去?#21487;?#20445;疆说,那,我们不打牌了,我们打麻将吧。张国栋说,那,老师您上课吧。刘京伟说,你愣着干什么,快?#37096;?#21834;,课本翻到多少页啊,女的和桑保疆到底有什么不同啊。生物课老师没说话,放下生物进化时间表的教学挂图,凑过来看我们打牌。窗外,黑云就挂在杨树梢儿上,街上?#20197;?#31967;的人群以更快的速度向天安门广场移动,仿佛天安门广场有避雨的地方。我瞄了一眼,那张生物进化时间表上是这样描述的:“四十五亿年前,地球形成。十五亿年前,出现最古老的真核细胞生物。一百万年前,新生代,人类繁盛。”街上忽然一阵风,雨点忽然砸下来,溅起地上的?#23601;痢?/p>

“没关系也是有关系。知道不,人民的政权,就是有权对人民做一切事情,人民就是自己人,自己人必须听?#25165;牛?#33258;己人怎么?#24049;冒才擰!?#25105;?#19979;?#35828;。

“哦。但是为什么只选我们和复旦两所学校啊?不公平。”我的理科生天性改不了。

“人民的政权讲究组织决定,强制执?#26657;?#20844;平不公平取决于你看问题的角度。只?#24515;?#20204;这两所大学享受这么好的教学设施,国?#20063;?#25919;拨款和国家给的名气,公平吗?我没遇见你爸的时候比你现在聪明多了,但是旧社会没有给我上学的权利,公平吗?要是我上了大学,我能当部长,比你还牛逼。”我?#19979;?#34987;我长期的提问训练出来了,基本能应付自如。

“那,一年军训有用吗?一年之后,脑子就明白了,不上街了?如果这是标准,我现在就不上街了。”

“再给你讲一条,最后一条,人民的政权讲究先做再看效果,效果不好,不是组织的决定做错了,是没有做好。组织决定要做的事情都是正确的,?#35789;?#26377;失误,也是正确的,也是前进中的问题,?#38498;?#35843;整一下就好了。”

“你为什么让我学医啊?”

“养儿防老。我本来想生四个孩子,一个当售货?#20445;?#19968;个当司机,一个当医生,一个当厂长。这样,生活不愁。你姐姐当售货?#20445;?#19981;用油票和粮?#20445;?#19981;用排队,也能买到花生油和粮?#22330;?#20320;哥当司机,你当大夫,我和你爸有了病,你哥就开?#21040;?#20102;我们,到你的医院去看病,不用挤,不用挂号,不?#27809;?#38065;。你的弟弟当厂长,厂长有权分房子。结果只生?#22235;?#20204;三个,而且你哥和你姐都没有出息,不上进,不听组织决定,不?#20945;?#25105;给他们设计的轨迹成长。就剩你了,你当然要当医生。”

“生四个最好了,可以不拉别人家的小孩儿也能凑够一?#26469;?#29260;了。我哥不当司机,你也有?#24213;?#21834;,他买了一个车。我不当医生,我将来开个医院给你住,给我爸住,进什么科,你们随便挑。”

“小王八羔子,你咒我们得病啊,没良心的东西。你不当医生,你干什么去啊?”

“哦。?#38381;?#20010;问题问住了我。我从来不知道我该干什么。我,刘京伟,张国栋,桑保疆都不知道自己该干什么。刘京伟喜欢牛逼和打架,张国栋热爱?#20061;?#25105;知道我一定不能学的专业,比如中文,那还用学啊,不就是把中国字从左边码到右边,切吧切吧,搓搓,长短不一,跟你?#19979;?#21809;唱反调,跟你单位领导唱唱反调,跟街上卖的报纸?#21448;?#21809;唱反调,就是小说。?#19968;?#30693;道我学不会的,比如数学,我真不会啊。我吃了一根冰棍,我又吃了一根冰棍,我一共吃了两根冰棍,这种逻辑我懂。但是1+1=2,我就不能从心底认同。桑保疆更惨,他的逻辑是,我吃了一根冰棍,我又吃了一根冰棍,我吃了一顿冰棍,爽啊。高考过后,桑保疆苦着脸找到我说,他蒙对了好几?#26469;?#39064;,考过了重点线。我说,?#20882;。?#24685;喜啊。桑保疆说,好你妈,分数太低,报的重点学校都没考上,被分配到?#22235;?#24320;大学数学系,陈省身是名誉主任,?#36947;?#30340;介绍材料说,这个系是培养数学大师的。我从来没有乐得那么开心过,恶有恶报,天理昭?#36873;?/p>

?? 落|霞|小|说|w w w | l u ox i a | co m|

?#26263;?#21307;生好,没谁的饭吃,只要还有人,就有医生这个职业,就有医生的饭吃。”我?#19979;?#25509;着说。后来,我发现,我?#19979;?#25226;她遇事探最底线的毛病一点不剩都传给了我。我坐到麻将桌上,就做好?#24613;福?#25226;?#36947;?#30340;钱都输光。我在东单大街上看见从垃圾筒里掏出半张烙饼就往牙里塞掏出半罐可乐就往嘴里灌的大爷,就?#32842;ィ一?#19981;会有一天也沦落到这个地步,然后想,果真如此,我要用什么?#34903;?#37325;出江湖?

“那干吗要上仁和医大啊?还?#24515;?#20040;多其他医学院呢?”我问。

“废话,哪儿那么多废?#21834;?#36825;还用说吗,你上学,国家出钱,仁和?#22235;?#19968;贯制,你读得越多,赚的越多,出来给博士。而且,学得越长,说明本事越大,就像价钱越贵,东西越好一样。傻啊,儿子。”

总之,我上了仁和,跟着B大理科生在信阳陆军学院军训一年,这一年军训救了我,我从一百零六斤吃到一百四十斤,从一个三年不窥园的董仲舒,?#22303;?#25104;为一个会打三种枪,会利用墙角和窗户射击,会指挥巷战,服从命令爱护兄弟的预备役军官。

在信阳陆军学院,我第一眼看到小红的时候,她和其他所?#20449;?#29983;一样,早饭吃两个大馒头,穿?#24179;?#22609;料扣子的绿军装,遮住全部身?#27169;?#21098;刘胡兰一样的齐耳短发,露出一张大脸,脸上像刚出锅的白面大寿桃一样,白里透红,热气腾腾,没有一点点褶子。第一眼,我不知道小红的奶大不大,腰窄不窄,喜不喜欢我拉着她的手,听我胡说?#35828;饋?#23567;红对这一点耿耿于怀,她说她会记恨我一辈子。

后来,那两个星期,小红烧肉对我说:“你不是对我一见钟情,不是第一眼见到我就从心底喜欢上了我,这样对我不公平,你永远都欠我的,这样我们就不是绝配,既然不是绝配,和谁配也就无所谓了。”

“你为什么对这个这么在意?我和你上床的时候,已经不是处男了,我和你上床的那?#38382;?#38388;里,也和其他人上床,这些你都不在意?”

“不在意,那些不重要,那些都有无可奈何或者无可无不可。但是,你不是看我第一眼就喜欢上我的,这个不可以原谅。”

“我有过第一眼就喜欢上?#35828;?#22993;娘,那个姑娘也在第一眼就喜欢上了我,那时候,我除了看毛片自摸、晚上梦见女特务湿裤裆之外,还真是处男,那个姑娘?#21307;?#22909;,不看毛片,不自摸,梦里基本不湿,那时候一定还是处女,但是那又怎么样?你是学理的,假设是可以被?#21697;?#30340;,时间是可以?#27809;?#23398;物?#20160;?#29983;?#20174;Α?#28982;后让?#20174;?#20572;止的,变化是永恒的。现在,那个姑娘抱着别?#35828;难?#29616;在,我抱着你。事情的关键是,我现在喜欢你,现在。”

“我知道那个姑娘是谁,我?#20992;?#22905;,每一?#31181;櫻?#27599;一秒。秋水,你知道吗,心里有一个部分,是永远不能改变的。”

“你第一眼见辛夷是什么感觉?是不是也立刻喜欢上了他?那时候,他也是眼神坏坏的,说话很重的北京腔,人又黑又瘦。不要看他现在,现在是胖了些,可军?#30340;?#26102;候很瘦的。”

“我对他没有感觉,没有感觉就是没有感觉,和其他事情没有关系,也没有道理。我知道那个姑娘是谁,给我把剪刀,我剪碎了她,每一?#31181;櫻?#27599;一秒。”

 

发表评论

足球在线直播免费
广西快乐双彩中奖详情 涂山赌博棋牌 香港特码062开奖结果 五百万彩票网 赌博的百人牛牛 香港赛马会正版挂牌 近100期3d开机号试机号开奖结果 6十开奖结果查询 广西快乐十分官网app 江苏11选5开奖历史记录 龙江风采22选5开奖 金多宝四肖中特 2019年双色球最新杀红公式 金狐真钱诈金花 21点规则入口